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都市異聞

正文 第22章狐仙來襲

書名:都市異聞 作者:一隻小腦斧 本章字數:354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5:30


他的聲音柔媚,似男似女,聽到人耳朵裡就像是小狗爪子在撓一般,弄的人心都癢癢的。都說狐族魅惑人心,看來真是不假。

“與本尊雙修可好?”王逸軒壓在我身上,猩紅色的眸子猶如一顆紅寶石,閃爍迷人光澤。

雙你妹,我怒駡了一聲,抬手就準備給這貨一巴掌。

手剛剛抬起,就聽青淺一聲大喊,“妖孽,受死!”

青淺手握著降魔杵,一下子就跳到了王逸軒後背上。我趁機將王逸軒死死的抱住,不讓他逃開。降魔杵在青淺手裡閃著金色光亮,狠狠的打在王逸軒的後背上。

王逸軒畢竟是人,青淺不敢打要害,只能打在後背肉多的地方。這一下打下去,王逸軒慘叫一聲,後背被刺出一個血洞,鮮紅的血順著身子就向下淌。

血濺了青淺一臉,讓青淺看上去十分兇惡,“妖孽,再不出來,姑奶奶就再給你一下!”

一道銀光從王逸軒體內飛出,在地上幻成.人形,是個體型修長高大的男人,身穿老式的銀白色長衫,袖口和邊角都用紅線繡著火雲圖案。皮膚白皙,面容精緻立體,一雙狹長的魅眼帶了絲溫怒,高傲的看著我們。

實打實的美男子,如果不是頭頂上一雙毛茸茸的狐狸耳朵,還有身後雪白的狐狸尾巴,我幾乎要對著他流口水了。

他的手掌受了傷,紅色的血液滴在地板上,炸出一朵朵猩紅的花。

我看呆了,“他的血是紅色的,他不是鬼?”

“廢話,你也說他是妖了!”看到原形,青淺已知道這妖不好對付,她後退了一步,把我推到前面,“我要請師上身對付他,你先抵擋一下。”

說完,她也不管我什麼反應,手結法印,開始念誦法咒,“茅山第四百零八代弟子青淺,赦令師尊前來驅邪,急急如律令!”

狐狸男也看出青淺做法,邪魅的雙眸閃過一絲精光,我嚇得一顫,強撐著發軟的雙腿,擋在青淺前面。心裡罵娘啊,青淺也不看看我什麼修為,我能擋得住他嗎!

狐狸男對著我輕點了一下手指。一股旋風就將我身體托了起來,他發出輕笑,“本尊是仙。你們能奈我何!”

旋風用力一甩,又將我拋到了大床上。狐狸男看都沒看青淺一眼。直接撲了過來。“與本尊雙修,助本尊成仙。是你的榮幸!”

他的魅眼閃過一絲不耐的躁動,伸手就要脫我的衣服。

看著狐狸的動作,我都絕望了,靠,這叫什麼事?老子又不是同性戀,這要是被夏越知道,我估計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了。

這時青淺白眼一翻。醒了過來,目光深沉渾然已是老太太的眼神。但是她這次的動作極快,手快速結出法咒,口中念誦驅邪令。掌帶風聲打向狐狸男。

這修為都趕上豆叔了。

青淺打過來,狐狸男卻毫無驚慌之色。輕飄飄的抬起一隻手掌,對上了青淺襲過來的手掌。

兩隻手掌相碰,兩股氣壓暫態炸開。房間裡的擺設全被這股氣流擊飛出去。我在這股氣流的中心,感受強大氣壓。近乎窒息,覺得身體都要被壓扁了,胸口壓著一股氣,咽喉一甘,一口血就噴了出來。腦袋昏沉沉的,似隨時都會昏厥過去。

狐狸男瞥了我一眼,開口道,“收手吧,她會受不了的。”

“有幸與仙家較量,不盡全力怎行!”青淺開口竟然是蒼老的聲音。

隨著話落,青淺體內迸發出更大的氣團,被卷在空中飛舞的紙張觸碰到這股氣團暫態炸裂成碎片。我的身體在這股氣團下變得燥熱難耐,手臂炸裂般的疼著,好像要從骨頭向外炸開,皮肉翻飛的痛,讓我大口大口的吸著冷氣。

狐狸男眉峰一抖,猛然將手臂收了回來。沒了阻礙,青淺一掌就打在了狐狸男身上,將狐狸男打翻在地。

這青淺用的是正宗茅山派的驅邪令,威力強大,狐狸男倒地之後,一口血噴出,臉色煞白,額上冷汗都冒了出來。

青淺停步在狐狸男身前,“你乃靈狐一族,可修煉成仙,又何苦於此,為自己製造孽障。”

狐狸男輕蔑的看著青淺,“一個小小的陰差也敢來管本尊的事情。”

“不敢,只是想提一個建議。”青淺突然用手指著我,“她是陰陽共用的身子,能助你得道成仙。你可收他當出馬弟子,接受他的供奉,每逢十五,食之氣血。直到供你修得圓滿,如何?而且就算你強行取後效果也不會用,畢竟你是妖,他是人,對於男男這種事,你覺得他能心甘情願嗎?”

狐狸男掃了我一眼,似是在考慮這個方法的可行性。對他來說,殺了青淺也不是難事,殺

了青淺再強行得到我才是最簡單最快捷的方法。

他的魅眼閃過一絲狡黠的光,狐狸狡猾,我立馬警惕的說,“如果你不同意,我現在就自殺,你得不到我的!”

“好,”他站起身,嘴角勾勒一抹魅人的淺笑,“本尊收你當出馬弟子,以後見了本尊叫狐小妹。”

我呸,我暗自的吐了一聲,明明就是個男的,居然還叫小妹,真是變態,不過我現在這會還是老實的聽話比較好。

我連滾帶爬的下來,磕了頭。狐小妹解下身上的玉帶,在我手環上化成了一條七彩石的手串。

“得了,這月十五已過,下個月十五本尊來找你。還有,沒事別請本尊,除非你想獻身了。”

他的手指頭頂輕輕勾了一下,冰涼的觸感讓我渾身打了個寒戰。

狐小妹走後,青淺一口血就噴了出來,身子像是被抽空了力氣,向前栽了下去。

我趕忙扶住她,不確定現在的是青淺還是江白蕊。

“小純剛剛我傷到了元神,這一段時間都不能上來了,這個狐狸有些道行,而且本性屬陰,之所以變化男身,應該是有什麼目的。還有,我用的力量超過了這個孩子的承受,她現在有生命危險,快送醫院。”

狐小妹是個散仙,而且竟然還是個母的?

我大吃一驚,方才是與仙家對抗,師尊是豁出了元神俱滅才騙過了狐小妹。一陣陰風後,估計已經回了地府,青淺昏死在了我懷裡。我叫來了王軍鐵的人。王逸軒背後有個血窟窿在不斷的往外淌血,被送進醫院急救。

我告訴王軍鐵,青淺是為了保護他兒子才受傷昏迷的,王軍鐵也是個極講義氣的人,立馬送青淺去了最好的醫院搶救。

我魂不守舍的守在手術室門口,夏越被推進手術室的樣子不斷在我腦中閃現,我生怕青淺也和夏越一樣。越想越傷心,就在眼淚要掉下來的時候,手術室的門開了。

剛剛推進去不到兩分鐘,難道搶救失敗了?

我撲過去,抓住醫生的衣領,“怎麼樣?”

醫生被我嚇得向後退了一步,看精神病似的看著我,“什麼病都沒有送什麼急救室,貧血而已,身上軟組織挫傷,養幾天就好了。”

青淺被推出來,看到我想起身,結果牽扯到身上的傷,疼的呲牙咧嘴的躺下,“怎麼樣了,解決完了嗎?”

請師上身後,師尊用的功法太過強大,青淺沒清醒多久就昏過去了。我跟她講事情經過。

聽我說完全過程,她嘿嘿一笑,“我的珠子呢?”

我不知是該笑還是該哭!你都要死了,我哪有心情拿珠子!

青淺一聽我沒拿,立馬就火了,讓我立即回去拿,怕王軍鐵反悔。

我強不過她,幸好有王軍鐵的護衛跟著,我讓護衛送我回去。到王軍鐵家的時候,天已經黑了,王逸軒包紮完傷口回來,正坐在客廳裡看書。因為失血過多,他的臉色有些蒼白,長而濃密的睫毛在下眼瞼垂下一道陰影,他安靜的翻著書,像極了學生時代心目中男神的模樣。

我不由多看了他兩眼,被他發覺,他輕抬眼皮掃了我一下,對我微微點頭,“謝謝。”

“你知道是我救了你?”

“聽我父親說了,你是來拿珠子的吧,已經給你準備好了。不過,我父親不在家,拿完就請離開。”

說著話,他抬了抬手,一個穿黑西裝的保鏢遞過來一個盒子,打開盒子裡面就放著那顆詭異的珠子。我接過盒子,瞪了他一眼。他雖然長得斯文,說話也客氣,但從內到外都透著瞧不起人的架勢,還有話裡話外的拿完就滾,實在讓人不爽。

“早知道是這樣的人,就他媽不救你了!”我小心嘀咕了一句,猛然想起還有事情要問,便又停下來,轉頭看向他,“我想打聽一個人,蘇木。”

“軍事大臣?是我父親答應告訴你的?”

我趕忙點頭,這時候就算不是也得說是啊!

王逸軒猶豫了一會兒,“反正也不是什麼秘密。”

蘇無意是上一屆的軍事大臣,但十幾年前就死了,死的時候。蘇無意唯一的兒子蘇木還不到十歲,又一直在國外。軍事就被秘書長攥在了手裡,這兩年蘇木突然回國,因為是世襲的位子,大總統任命蘇木繼承軍事大臣的位子,但對軍隊的實際權力卻還是秘書長掌控著。這幾年蘇木也做了不少努力想奪回實權,結果都不甚理想。

還有一個關於蘇家的傳言,說是活不過三十五,且都是一脈單傳。這個是傳言,就不知可不可信了。

前面官場的東西我不懂,但最後這個傳言,我卻格外感興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