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都市異聞

正文 第23章爭鬥

書名:都市異聞 作者:一隻小腦斧 本章字數:352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3:28


想到蘇家與夏越簽訂的契約,估計要想享永生永世的富貴,是要付出代價的!而蘇木已經三十了,他還沒結婚,更別說孩子了。我去,蘇家不會斷後吧!

王逸軒懂這麼多,又這麼好騙。我突然還想問問關於夏越的事情,“你知道夏家的事情嗎?他是不是有個孫女叫夏越?”

聽見我問夏,王逸軒饒有興致的打量著我,“夏家和蘇家不和,你打聽了蘇木又打聽夏家,你究竟是哪邊的?或者你是萬里的人?”

萬里又是誰?

我完全暈了,政治太複雜,我這種腦子註定是涉足不了政治了。

我也不敢再問下去,生怕又被懷疑是哪裡派來的奸細,道了謝,剛想要轉身離開。王逸軒突然站了起來,擋住我的去路。

他低著頭,身體像是在拼命的抑制著什麼,微微顫著,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快跑!”

我一愣,還沒反應過來他說的快跑是什麼意思,王逸軒的一雙手就掐了過來。他掐住我的喉嚨,把我提起來,頭緩緩的抬起,一雙眼睛瞪著我,眼神陰冷如刀。

客廳裡的保鏢看到了,雖一個個驚愕不已,但卻沒人過來幫我。

我用力的抓住王逸軒的手,掙扎著。這個眼神我太熟悉了,是蘇木!他為復活夏越,遲早都會對我下手,只是我沒想到,他會如此迫不及待!

蘇木控制了王逸軒的身體,王逸軒手臂的力量超乎尋常。很快,我就覺得大腦缺氧,腦袋昏昏沉沉的了。

“過……來……拉開他!”我從牙縫裡艱難的擠出幾個字。這群保鏢,總不能眼睜睜看著王逸軒殺人吧!

保鏢還是沒動,但王軍鐵回來了。他看到王逸軒掐著我的脖子把我提在空中,大喝了一聲,“拉開少爺!”

客廳的保鏢一擁而上,試圖將王逸軒拉開。但王逸軒被蘇木控制,力大無比,幾個保鏢上來根本就拉不開他。三個保鏢抱左胳膊,三個保鏢抱右胳膊,還有幾個抱住他的身子,他的腳就像長在了地上一樣,連地方都沒動一下。

保鏢喊著一二三的號子齊齊用力,他掐著我脖子的手被輕微的拽開了一絲縫隙。我大口吸了一口氣,眼下生死存亡之際了,請狐小妹應該不算沒事請來了吧!

“神火無極諸仙歸體,弟子慕小純請狐小妹,助吾神通,有如合一!急急如律令,赦令!”

我怕請不來狐小妹,還在最後加了一個赦令,這就是強請了,不管他願不願意來,都必須得來。

口令剛念完。我就看到一股銀光迎面飛來,射入我的體內。接著,我的意識開始模糊。好像飄蕩在了一個虛無的半空,周圍是黑暗的。但遠處有光亮。可以清楚看到外界的事情。

這應該就是狐小妹上我的身了,現在我的身體被他控制。而我的意識則被他趕到了一個角落裡。

狐小妹打了個哈欠,手在王逸軒的手臂上輕輕一打。王逸軒的手臂就似骨折了似了,垂了下去。

“你這崽子,非神非鬼的一個毛頭小兒也把本尊請來。看來,你是不知道請本尊來的代價。”狐小妹聲音柔媚。上挑的狐狸眼閃過一抹精光。

她附體在我身上,這樣柔媚的表情表現在我臉上。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心道媽蛋,自己怎麼會這麼娘!

“我也不想打擾您。我是沒辦法了,我差點被掐死。”

“本尊都捨不得你死。誰敢殺你!”話音剛落,一股強大妖氣從狐小妹體內迸發出來。

這要是不加收斂,這一屋子的人都得死!我是想保命,不是想當殺人犯啊!

“別殺人!”

我話剛出口,就聽齊刷刷子彈上膛的聲音,客廳裡十幾杆槍,同時對準了我。狐小妹是妖不會死,但我是人啊,活生生的人,這要是開槍,我立馬就成螞蜂窩。

“狐小妹,送走王逸軒身上的小鬼就行了,別傷人。”我聲音都帶著哭腔。

王軍鐵看出王逸軒異常,也看出我請了東西上自己的身。王逸軒即使被附體也是他的兒子,他要保證王逸軒不會被我打死,所以當看到王逸軒不是我對手的時候,他立馬吩咐手下拿槍對準了我。

狐小妹不屑的冷哼一聲,“本尊會怕這些?放心,本尊保你沒事!”

聽他這話裡的意思,是要硬拼了。他能保我沒事,但他不能保我不當殺人犯啊!不能再任由狐小妹隨心所欲下去,我決定送神。

“吾送諸仙歸洞府,來日再續師徒緣。各歸其位,退弟子起身!玄玄如律令,赦!”

強請強送,狐小妹臉色瞬間就冷了下來。我感覺到他的氣場在我體內晃

動了一下,卻沒有被我送出去,而是強硬的留在了我身體裡。

我身體周圍的黑暗中出現一雙巨大的狐狸眼,上挑的魅眼,猩紅的眸子,顯露殺機。眼睛下的黑暗中,似是隱藏著一張血盆大口,隨時都會撲過來,將我一口吞下。

我現在是靈魂狀態,如果被吞了,就等於被奪舍了,這具身體就不是我的了。

我心砰砰狂跳著,咬破自己的手指,在手掌上畫了一道赦令符。這是陸偉才姥姥小手冊上畫的,畫在東北五大仙那一塊,我猜想應該是用來對付請來的散仙的吧。

狐狸眼越來越近,我抬起手掌,緊張的渾身緊繃著,成敗在此一舉。在我將要把赦令符打出去的時候,狐狸眼突然不見了。我覺得身體一沉,身體竟恢復了控制。

狐小妹幻化成形將我困在他懷裡,上挑的魅眼俯視著我,“既要送本尊走,本尊走便是。不過,謝禮本尊還是要拿的。”

說完話,她的頭埋在了我的頸間,尖銳的牙齒刺進我的皮肉裡,貪婪的吸起血來。

我只覺得脖頸處一陣刺痛,接著冰涼的唇就覆蓋了下來。我以為她只吸一點就可以了,結果吸得我頭暈眼花她還沒有要放開我的意思。

我軟綿綿的推著她,再他媽吸下去,我就失血過多而死了!

狐小妹終於意識到了這個問題,舌在我傷口上輕輕舔舐,直到沒有血再流出來,她才抬起頭。我已渾身發軟,近乎癱在她的懷裡。

她把我放到沙發上,意猶未盡的舔了舔猩紅的唇,“好好養身體,下次要再多些。”

沒有下次了!我寧願去死也不找你了!

狐小妹似是看穿我的心思,垂下魅惑的眸子,看著我輕蔑的笑一下,化成一縷銀光飛去了。

我癱在沙發上,想說送我去醫院輸血,但抬眼就看到了站在我身前的王逸軒。我心頭一顫,該死的狐狸,這只傢伙你還沒解決呢!

王逸軒陰狠的看著我,他的兩條胳膊已經被狐小妹打骨折了,垂在身體兩側,憤恨的目光似是在考慮該怎麼殺我。

“殺了這個小崽子。”王逸軒突然開口。

王軍鐵怒視著王逸軒,厲聲問道,“你究竟是誰?”

不愧是大將,臨危不亂。我都想向王軍鐵求救了,可還沒開口,該死蘇木就堵住了我這條路!

“殺了他,我就放過你兒子。”

王軍鐵目光閃爍,明顯是動心了。一個不相干的人和自己的親生兒子,這個選擇不算太難。

“姓蘇的,你別太過分!”我故作鎮定,心裡大叫夏越的名字。都在國卿後苑,他就算虛弱也應該可以過來的。

一團黑氣憑空出現,擋在我的身前。

我心底一喜。夏越……

名字還沒叫出口,黑氣化作人形已擋在了我身前。她一頭長髮,披著一件黑色斗篷,包裹住了整個身體。黑氣不斷的從斗篷裡向外溢出,仿佛斗篷裡沒有人,只有一團黑氣而已。他微微昂首,狂傲的態度,桀驁的氣焰鎮住了大廳裡所有的人。

包括王軍鐵在內都是第一次見鬼,一個個嚇的雙腿發軟,膽小的直接暈過去了,膽大的槍也握不住了,雙腿打著哆嗦強撐著。

“夏越?!”我叫了一聲。

黑色斗篷微微側目,翻滾的鬼煙遮擋了她的臉,我甚至連側臉都沒看清。

“你還敢出來!”蘇木控制的王逸軒大吼了一聲。

“現在該怕的是你!”是夏越的聲音,真的是她,“現在走還來得及,你也不想讓人知道你的真實身份吧!”

蘇木是剛上任的軍事大臣,他會巫術這些事情,的的確確不能讓別人知道。我以為蘇木會接受威脅離開,可我還是低估了這個男人。

王逸軒陰笑著,口中突然快速念咒。咒語對我沒用,所以蘇木開始並沒有使用,但對夏越來講就不一樣了。蘇木的厲害我是見過的,能跟豆叔打成平手,他一出手,夏越還能有活路嗎!

我起身想攔下念咒的王逸軒,可狐小妹吸了我太多血了,猛地站起來眼前一黑,雙腿一軟身體就向前栽了下去。夏越移到我身前,一把將我拉到她身邊。

斗篷下是滾滾的黑煙,只露出她的下半張臉。

斗篷微微向下彎了彎,似是夏越在看我。我鼻頭一酸,水霧就漫上了我的雙眼。

“你快跑,你打不過他的!”

我沖著夏越大喊著,這個時候我才意識到,自己真的錯了,一個大男人,竟然這麼無能。

夏越唇角輕輕上揚,彎出一個好看的弧度,“只要能保護你就夠了,我不需要打過他。”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