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都市異聞

正文 第24章面具

書名:都市異聞 作者:一隻小腦斧 本章字數:347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5:30


我還沒明白這句話的意思,王逸軒身體突然綻開一道金光,在他身後的一片金色中,白雲如翻滾的巨浪,一位身穿金盔金甲,面無表情的高大男人踏著白雲向這邊走過來。高大男人每走一步,空氣都跟著震動一下,強大的陽氣鋪天蓋地的襲來,將整個屋子都映照在一片金色之中。

金光初綻之時,夏越就受了重創,她被強大的陽氣擊飛出去,身體砸在牆上再摔落在地上,緊咬著雙唇,黑血順著嘴角一滴滴的滴在地板上。

夏越在強大的陽氣下連起身都做不到,更別說反抗了!天神每靠近一步,夏越身上的鬼氣就湮滅一層。我真怕天神還沒走出來,夏越就會陽氣逼得魂飛魄散了!

我整個人都嚇傻了!誰能想到蘇木竟是上茅的修為,連天神都被他請了過來。

顧不得身體疼痛,我身體向前撲到,抱住王逸軒的腿,大叫,“姓蘇的,你要是殺了他,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王逸軒垂下眼皮看我,一副蔑視的模樣。突然他的身體猛烈顫動一下,似是站不穩了一樣,眼神出現恐慌的神色,“你要去了,會灰飛煙滅的!”

這話明顯不是吼給我們聽的!

我心底一喜,應該是夏越發現了蘇木做法,去阻止了。

我聽不到夏越說了什麼,只能看到蘇木控制的王逸軒看著夏越咬了咬牙,最後十分不甘心的收了法。金光幻滅,夏越身上的鬼氣已經弱小到近乎看不到了。

瞧見我在看她,夏越艱難的扯出一個微笑,但臉上戴著面具卻只能看到她嘴角在動,溫柔的說道,“你沒事,太好了。”

這個瘋女人。

我趴在地上,眼淚瞬間就下來了,“讓我看看你的臉。”以夏越的容貌,她沒必要戴面具示人。她這樣多此一舉的舉動,讓我不安心,不知她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她虛弱的對我笑一笑,搖頭拒絕。

我想開口問為什麼,就聽身後傳來青淺的喊聲。

“真是日了狗了!姑奶奶離開這麼一會兒,小鬼就敢來做妖!”

夏越聽到青淺喊聲,像是了了什麼心願,長籲一口氣,身體化成一團鬼氣不見了。

我看著夏越在我眼前消失,心裡突然像被挖空了一塊,好多話想問她,至少想知道,她身上的傷怎麼樣了。

青淺一路罵著。手裡舉著一張黃符,飛快的跑向王逸軒,在王逸軒還沒做出任何反應的時候。青淺一掌打在了王逸軒的心口,用法咒將黃符貼在了王逸軒眉心。

接著抽出一根銀針。刺進王逸軒的左手中指上。鮮紅的血滴出。青淺沾了王逸軒的血,抬手抹在了王逸軒的額頭上。畫出一個橫道子,貫穿整張黃符。

王逸軒被貼了符。身體不能動了,但眼神還是兇狠的。但血抹上去之後,王逸軒的身體就像被抽空了力氣一般,白眼一翻就暈了過去。

我看了一眼黃符。是定魂符。青淺將蘇木從王逸軒身體裡逼出去了,又將王逸軒的魂定在了身體裡。

做完這些。青淺雙腿一軟就癱在了地上,她本就是全身軟組織挫傷,連動一下身體都疼的要死。現在為了救我又是狂奔又是運氣的,身體受到的疼痛。可以想像。

我看著她,感激的說,“我欠你一條命。”

“別跟我來感激這一套,要謝就謝那只鬼吧!真有不怕死的鬼,找道士去救人。我差點把他打得現不了人形,明明身上有傷,還到處亂跑,真不怕魂飛魄散了!你說怎麼有這麼傻……”

青淺說到後面,終於注意到了淚流滿面的我。

她說的鬼是夏越,夏越知道打不過蘇木,先去找了她。所以夏越在這裡阻攔蘇木的時候,說只要保證我不死就可以了。她原本就沒打算跟蘇木打。

還有她身上有傷……

“她會有事嗎?”

我問道。

“不會不會,她背後有高人保命。都傷那麼重了,有事早有事了!”青淺不會安慰人,看到我哭得鼻涕眼淚了,煩躁的把頭轉向了王軍鐵,連吹牛逼帶嚇唬的,敲詐了王軍鐵三十多萬。

不過我還是覺得青淺太仁慈了,要是夏越在這,三十多萬哪打的住!

拿了報酬,出了王軍鐵家的別墅。青淺叫囂著就要去找蘇木算帳。

我被狐小妹吸了太多血,此時渾身軟綿綿的,青淺也是渾身酸疼,走一步都要倒吸一口涼氣。這種身子還找人算帳呢?分分鐘讓人掐死好嗎!

我拉著青淺出了社區,打車去找陸偉才。計程車上,青淺把珠子給我,

“這是狐小妹修煉時棲息的鳳棲木,有人把她的家砍了,她才會纏上王逸軒,但是仙家的家等於他們的窩,貫穿著他們的仙氣,所以狐小妹只能沒事時候變成男的,需要的時候才恢復真身。這顆柱子上有狐小妹的妖氣,還有她修煉時的仙氣,你帶在身上,小鬼都不敢靠近你。”

我趕忙把珠子收好,這也算多了一個護身符了。

房間號陸偉才發短信告訴我了。我站在房門前敲了半天的門,毫無動靜。都以為裡面人猝死了,要找服務員過來的時候,房門才打開。

開門的是一個漂亮的女鬼,穿著六七十年代的素色旗袍,將美妙的身體線條完美呈現。看年紀也就二十出頭,黑髮披在背後,垂直到腰。巴掌小臉,丹鳳眼略帶嬌羞,肌.膚白皙,身上透著那個年代女人獨有的氣質,溫婉賢淑,別有一番韻味。

我先是愣了一下,稍後立馬道歉,“不好意思,我走錯房間了。”

青淺也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女鬼,稍後哈哈一笑,“文姐,怎麼個情況?”

我還沒回神過來,青淺就勾著女鬼的肩進了屋。文姐?那個一臉青色血管暴露的女鬼?

跟著進去才發現,陸偉才開的竟然是套房,外面是客廳,裡面是臥室,用一道古香古色的屏風隔開。透過屏風還能看到陸偉才四仰八叉的躺在大床上睡覺。

屋子裡彌漫著一股刺鼻的酒味。客廳的茶几上倒著幾個紅酒瓶子,還有十幾聽已經喝完了的啤酒。

“這是喝了多少,陸偉才呢?”青淺往沙發裡一躺,渾身都疼,她是能不動就不動了。

聽到青淺問,文姐瞥了床上一眼,小臉暫態就紅了。

我八卦的問發生了什麼?

文姐羞紅著臉,垂著頭跟小媳婦見公婆似的,柔聲講起了事情經過。

原來國都大酒店鬧鬼,夏越讓蘇木給陸偉才介紹的這單生意。估計是為了把陸偉才從我身邊支開。

陸偉才來了之後,故意拖著沒解決鬼,又吹牛逼帶嚇唬的告訴國都大酒店的人,這鬼多麼多麼厲害。在這裡白吃白喝了好幾天。

一直到我們來,陸偉才才把鬼解決掉。文姐也幫了陸偉才的忙,陸偉才拿了報酬又去前臺開了五瓶價值不菲的紅酒,答謝文姐。

陸偉才性子好爽,文姐內斂安靜,但倆人卻好像有說不完的話,一邊喝酒一邊聊天,竟然就都喝多了。

我感興趣的是喝多之後的事情,結果文姐不講了。

文姐告訴我,“之前的模樣也是沒辦法,如果不凶一點,鎮不住梅嶺山村的那些野鬼。可現在不一樣了……”說著,她低頭瞥了陸偉才一眼,臉紅得跟番茄似的。

“我……”陸偉才翻了個身,說了一句夢話,含糊不清的聽不出到底說了什麼。

我看到文姐的臉一下陰沉下來,生怕她變臉再變成那個恐怖的模樣,忙解釋,“文姐,我……”

“叫我彩兒吧,我叫文采兒。你們是一起長大的,情誼比我深,我懂。”文采兒目光投向臥室,雙眸明媚,情思閃動。

我嗯了聲點了點頭,心道這樣也挺好,有個鬼陪著偉才也不錯。

我忽然覺得,夏越看我時候時也該是這樣的眼神。想到夏越,我就想到了雙修的事情,青淺就算不懂男女之事,雙修是怎麼回事應該明白吧。我轉過頭去想問她,卻見她已經打坐入定了。

她盤膝坐在沙發上,手結蘭花指放於雙膝,雙眸微瞌,呼吸平穩。打坐入定即是休息又是療傷。

我現在也是茅山門下弟子了,學著青淺的樣子擺好姿勢,也不知這能不能把我被吸的血補回來,不過眼下還是死馬當活馬醫吧。

剛坐沒多一會兒,我就覺得腰酸背痛,眼睛也困的不想睜開。懷裡鑽進來一個毛茸茸的東西,我用手揉了揉應該是小男孩。我抱著他直接倒在了沙發裡補覺。

躺下了卻如何都睡不著,滿腦子都是夏越,後來迷迷糊糊的好不容易睡著了,還沒睡多一會兒,就被陸偉才和青淺的吵架聲吵醒了。

我心裡那個氣啊,閉著眼睛吼了一聲,“他媽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你閉嘴!”

“閉嘴!”

兩個人幾乎是異口同聲,嚇得我一下子就清醒過來了。陸偉才和青淺在房間對峙,陸偉才手裡握著銅錢劍,青淺手裡舉著兩張黃符。用來對付鬼的招式都用來對付人了,這倆人可見是真急了眼。

“你他媽娶不娶?”

“不娶!我是道士,她是鬼,我沒收了她就是仁慈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