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都市異聞

正文 第27章 鬼魂

書名:都市異聞 作者:一隻小腦斧 本章字數:347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3:28


我嚇得魂都要飛了,四面全是鬼,什麼樣的都有,好看一點的皮膚煞白,臉色鐵青,一雙眼睛凸起。難看一點的,七竅流血,皮膚潰爛,甚至還有頂著半個腦袋,白色的腦漿一邊走一邊向下淌的。

夏越把我從半空拉下來,身體釋放鬼氣,如墨的黑氣縈繞在她周圍,讓她看上去如陰兵鬼將,嗜血且不容侵犯。

周圍的鬼畏懼夏越的強大鬼氣,一個個面露畏色,卻又捨不得離開。一時僵在了原地。

“滾!”

夏越橫眉立目的威喝一聲。

別說,夏越橫眉的樣子十分可愛。

“散了吧,散了吧,這鬼氣盛,男的三盞火都亮著,給咱們吃咱們也吃不了。哎,等了三十年才遇到倆活人進來,第一個差點把咱打死,第二個只能看不能吃。做鬼也好難呐!”說話的是個女鬼,算好看那一夥的。面色鐵青,雙眼凸出,臉上還是死時痛苦的表情,舌頭伸在外面,是個吊死鬼。

自殺的人魂魄不入輪回,過不了奈何橋。只有找到替死鬼才能解脫,否則每七天就要重複一次死時的痛苦。

我注意看了擋在前面的鬼,大多都是自殺死的,還有一些是新死過來看熱鬧的。這些鬼聽到吊死鬼這麼說,一個個從興奮變成了沮喪,三三兩兩的開始散開了。

看到這些鬼要放過我們了,我長籲一口氣。

夏越散出鬼氣包裹住我,“再向前,你身上的陽氣就會引來惡鬼,這些鬼氣能掩蓋你身上的陽氣。”

她目露擔憂,神色不悅。我知道她不想我為了其她人犯險,但她沒開口勸我回去,那便是對我最大的支持了。我拉住她的手,十指相扣。

別說這是黃泉路,有她陪著我,就是閻王殿我也敢闖!

眼角掃過退去的鬼群,一個熟悉的身影突然一晃而過,一身樸素的長裙,是那個夏越!

我趕忙追著身影轉回頭去,左肩頭一盞燈瞬間滅了。

身後是一大片要離開的鬼,看到我轉頭了,一個個露出貪婪的笑,有一些甚至口水都流出來了,看著我的眼神好像看著一盤美味的肉。

夏越一把把我拉回來,眼底騰起怒火,“你剛剛看到誰了?

我心虛的不敢看她,總感覺發怒的她比這成百上千隻鬼還要可怕!

“回去後,跟我好好解釋!你跟那個假夏越到底怎麼回事?”

她肯定感應到我心裡在想那個夏越。夏越聲音帶著怒氣,四周沖上來的鬼都被她當做了出氣的工具,出手兇狠,碰到即灰飛煙滅。

其她鬼見夏越這麼可怕,也不敢打我的主意了,喊著救命就跑了。

我也想喊救命逃跑!你們鬼都怕她,我更怕呀!

我趕忙活動活動胳膊腿。一動渾身酸疼。疼得我呲牙咧嘴的,但心裡高興啊,還疼說明我沒死。

我問文采兒為什麼哭。文采兒一個勁的搖頭,就說沒什麼。我瞧問不出什麼來。也就不問了。估計是青淺交待了。有什麼不能跟我說。

想到這,我心頭一顫。不會是夏越出了什麼事,青淺要瞞著我吧!

我著急下床。雙腿根本沒有力氣,直接栽到了地上,文采兒過來扶我,我一把抓住她。“是夏越出事了嗎?她的傷,蘇木也沒辦法?”

文采兒只是哭著搖頭。什麼都不說。這把我急的,站起身踉踉蹌蹌的就向外走。

酒店的套房,出了臥室就是會客廳。

青淺正低著頭在桌子上畫符。滿地都是散落的黃符,一堆法器堆在她腳邊。她臉色蒼白如紙。額頭上的汗滴滴在黃符上,暈染開朱砂,髒了整張的黃紙,惹得她一陣煩躁,將黃符團起來扔到一邊。

她抬手扔黃符的時候,我注意到,她的手指咬出無數個小口子,黃紙上暈開的不是朱砂,而是她的血。她是在用血畫符。怪不得她臉色那麼難看!

我沒見青淺這樣著急過,心底的不安徒然放大,“到底怎麼了?”

青淺瞧見我被文采兒扶出來,責備的瞪了文采兒一眼,稍後才看向我,“沒事,彩兒就是擔心我的。”

瞧我不信,青淺面露尷尬,憋了半天又說,“我就是受刺激了。蘇木那傢伙竟然那麼強,我在學畫請神符,待我學會了,去找他打一架!真是嗶了狗了,幹嘛非讓我說出他比我強這件事啊!”

青淺慪氣的坐在沙發上,像是自尊心受傷了。看到她這副樣子,我才放心下來,但還是覺得文采兒的反應怪怪的,只是擔心青淺,這個反應似乎太過激了!

沒看到陸偉才,我又

問陸偉才去哪了。青淺告訴我,我睡了兩天,昨天陸偉才她媽打來電話,好像有什麼事情,把陸偉才叫回去了。

聽到陸偉才回家,我心裡也泛起了酸楚,我也好久沒看到爺爺了。想著是時候回去看看了,但就這樣走,我又放不下夏越,沒看到她傷勢痊癒,我心裡總是七上八下的,滿腦子胡思亂想。

聽到我說要去找夏越,青淺臉上就寫了三字,不樂意!

“在我能打過蘇木之前,我再也不想去見她了!”

說的我好像多愛見她似的!

沒有青淺陪著,單獨去見蘇木,我雙腿是真哆嗦啊,誰知道會不會被抓起來弄死煉鬼。我開始軟磨硬泡,最後也不知是不是被我整煩了,青淺竟答應去,不過有個條件就是進了國卿後苑,要先去找王逸軒。

她能跟我去我就開心了,愛找誰找誰。我睡了兩天沒吃飯,這事敲定後,我才反應過來,自己要餓死了!餐廳零點已經關門。現在淩晨一點半,我找了客房服務,要了三桶泡面。聞見泡面的味就受不了,還沒泡好就打開吃起來。

我邊吃邊問她,“找王逸軒做什麼?”說著同時,腦子裡浮現出王逸軒的長相,斯斯文文的,像個沒長大的少年,難道青淺不喜歡蘇木那樣的,而是喜歡王逸軒這樣的?

“王逸軒是陰童子,把她帶在身邊有用。”

這是要雙修?這句話我沒敢問,換了一個青淺一定能回答的,“什麼是陰童子?”

“陰童子就是陰年陰月陰時出生的孩子,這些孩子大多都是女孩,王逸軒是個男孩,只這點來說就是千年不遇。陰童子對修煉邪法的人有極大幫助。

而且從小陰陽眼,體質也非常容易招鬼。男子屬陽,陰童子陰氣聚體,所以男孩子一般都活不過十三歲,而王逸軒雖然身體瘦弱,但都二十一歲了。我懷疑王逸軒的背後有人幫她在延長壽命。閻王叫你三更死,哪個敢留到五更。能幫人延長壽命,是行逆天改命之事,本事通天。我只要找到王逸軒背後那個人,拜她為師,修為肯定能強過蘇木!”

說到底還是為了蘇木。我看著青淺提到蘇木就一副爭強好勝,恨不能立馬將蘇木打趴在地上的樣子,我也有點懵了,“你到底喜不喜歡蘇木?”

青淺臉一下子就紅了,瞪大眼睛怒視著我,“……什麼鬼!我才不會喜歡!我不跟你去了。”

我給自己兩個耳光的心都有了,嘴賤什麼呀!面也顧不著吃了,又哄了青淺半天。好不容易她又答應下來,我生怕她反悔,拉著她就出了酒店。

去找蘇木的路上,青淺一會兒興奮,一會兒害羞,一會兒整理整理頭髮,一會兒問穿的衣服好不好看。我實在看不下去了,把頭扭到一邊,無聊的數起路邊飛逝的路燈。

出租司機看到青淺小媳婦見公婆的模樣,開玩笑說,“這是要去見物件?大晚上的還去見她,小倆口感情挺深。”

我一聽完這話,心說完了。趕忙轉頭看向青淺,青淺一臉的憤怒,佈滿血絲的大眼睛死死盯著計程車司機,“見你妹,我去見你妹!滾蛋,好好開你的車,廢什麼話!”

司機都被罵懵了,但好在國都人的素質好,只是從後視鏡看精神病似的看著青淺。

我笑臉解釋,“她這有點不好使,別介意。”

“不好使就在醫院待著,嚇跑什麼!”司機嘀咕一句。

青淺本來就面薄,被人說喜歡別人就已經惱羞成怒了,現在有人說她是精神病,一下子就火了,“知道我是精神病就快點開車,要不一會兒我犯病,什麼都做得出來!”

青淺做出一副兇悍的模樣,她兩天沒合眼了,黑眼圈跟熊狗似的,臉色蒼白。加上她這樣癲瘋的狀態,真像是從精神病院剛跑出來的。

司機嚇得冷汗都下來了,連連點頭,一腳油門踩下去,一路狂飆。幸好淩晨兩點路上車不多。我看著盛怒的青淺,心裡覺得有點對不住司機。大晚上的拉活,不容易啊!

我還在同情著司機,就見車子飛快的駛過後苑的大門。

我一愣,“停車!”

司機刹車馬踩到底,我跟青淺坐在後排,強大的慣性直接將我倆拋了起來,我頭撞在司機前座的後背上,青淺直接飛出去,砸到了前擋風玻璃上。

司機就是這麼打算的,見我倆摔的一時起不來,麻溜的解開安全帶下了車。

後苑住的都是國家高層領導人,兩側都有駐守的武警。司機跑過去神情慌亂的對著車裡亂指了一通。六個武警就圍了過來,拿槍對準了我跟青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