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都市異聞

正文 第28章真傢伙

書名:都市異聞 作者:一隻小腦斧 本章字數:352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5:30


我去你大爺的,真拿我倆當精神病了!

青淺撞破了頭,血流了一臉,頭髮披散下來,比起精神病更像了幾分鬼。她抬起頭看了四周一圈,嚇得六個武警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我艸你大爺!”青淺罵了一聲,想打開車門去找司機算帳,就被六杆槍齊刷刷的對準了。嚇得青淺身子一軟,就坐在了副駕駛,一動也不敢動。

“當初王軍鐵都沒見你怕,現在怎麼慫了?”

“閻王好見小鬼難纏,有王軍鐵在,那些人不敢開槍,搞定王軍鐵一個就行了,現在這幫生瓜蛋子,是真敢開槍!”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青淺,突然很想認識的其他鬼,到底都是些什麼鬼呀,把青淺教的猴精猴精的!

司機跑過來,指著我倆,“一看就是剛從精神病院跑出來的,上車就說來後苑,肯定是要對領導人不利!我是國家好公民,保護領導人人也有責!”

“有責你個狗蛋!”青淺大罵,“我們是來找蘇木的,快給我們放行!”

我頭撞的發暈,提不起精神去罵她,把手放到口袋裡,想掏手機,六杆槍又唰唰唰的對準我。

“把手拿出來!”

我趕忙把手舉過頭頂,晃了晃手裡的手機,“打電話,這是誤會,我們不是精神病。”

“哪有精神病說自己精神病的!”司機又說話了。

我真有一種讓文采兒去掐死她的衝動,但這是在國卿後苑的門口,讓這幫人放行是最好的,要不就算青淺用了隱身法,我們也進不去大門。

“你們可以打電話確認,我們真的是來找軍事大臣蘇木的,我們有重要的事情找他。”

“淩晨兩點半,你讓我們打電話去找軍事大臣,說有倆可疑分子找他?”一個武警呵了一聲,大有你真當我們傻呢的意思。

青淺不放棄,“你們打電話去問問,我們真的是他很重要的客人,要是耽誤了,你們也沒好果子吃。就算打電話不是,你們也是盡職盡責!”

武警有點被說動了,幾個人商量了一下,決定去打電話。電話開的免提,打的是蘇木書房的座機。

“喂?”蘇木聲音低沉,透著強烈的不滿。這傢伙的起床氣太大了。

拿著電話的武警立馬站直了身子,軍姿挺著,“報告長官,有人找您,自稱是……”

“呵,我不認識。”

不等武警說完,蘇木就掛斷了電話。

你妹的,什麼都不聽就說不認識了?

打電話的武警臉都黑了。也不聽我們解釋,用槍指著我們,“押下去!”

“我去你大爺的蘇木!”青淺大罵著被拽下車。

文采兒手臂已化成了厲鬼的樣子。指甲鋒利隨時準備出手。我向她搖了搖頭,這些人也是職責所在。都是無辜的人。小男孩被吵鬧聲吵醒。揉揉睡眼惺忪的大眼睛,看到我被人抓了。立馬就要撲上來。

“去找夏越。”文采兒是鬼,要是碰到蘇木。蘇木一個不高興就能把她打得魂飛魄散。可小男孩是妖靈,應該有辦法從蘇木手裡逃生。我也是沒辦法了,只能讓小男孩去試試。

小男孩剛走,一輛豪車就停在了大門前。武警一個個挺拔了身姿。對著豪車敬禮。

車窗降下來,露出一張文靜清秀的臉。是王逸軒。

“怎麼了?”王逸軒指著我倆問。

“報告,是兩名可疑分子。”

“可疑分子?”王逸軒嘴角揚起一抹邪魅的笑,“把他們倆送去我的宅子。我要親自審問。”

那抹笑稍縱即逝,但卻讓我覺得十分彆扭。就像另一個人的臉重疊在了王逸軒臉上,那個表情不是王逸軒可以做出來的。我看了青淺一眼,她也是一副疑惑的表情。

我們終於進入了後苑,雖然是被綁著的。我倆被武警直接被帶進王鐵軍家的地下室,說是地下室,實際跟個審問室差不多,兩個房間,用鐵門隔開,中間有個小窗可以看到另一間房的情景。我們進去的是外間,一把鐵椅子,一張鐵桌子,鐵桌子上有手能鑽進去的兩個鐵孔,鐵椅子上有腳鐐。上面有未洗淨的血,不知有多少人在這裡坐過了。

經過的時候,我看了一眼另一間房,這一看就把自己嚇得雙腿發軟,房間裡擺滿了各種各樣的刑具。十字木樁上還綁著一個光著身子的女人,身上都是鞭傷,頭垂著,不知是活著還是死了。我嚇得頭皮發麻,身上的寒毛都立起來了。

青淺也看了一眼,罵了一句變態,“等這些人走了,就讓彩兒把咱倆救出去。”

武警退出去後,王逸軒才進來。她換了一身皮衣

,手裡握著一把皮鞭,嘴角的笑咧開顯得有些猥瑣。我這一瞬幾乎可以確定,這個人不是王逸軒了。

青淺向文采兒遞了個眼色,文采兒領會,飛身向著王逸軒就撲了過去。

就在文采兒的手要打在王逸軒後脖頸的時候,王逸軒手中皮鞭一揮,啪的一聲,鞭子就抽在了文采兒的胳膊上,炸開的皮肉向外翻著,露著猩紅血色。

文采兒吃痛的後退了幾步,不敢再貿然沖上去。

“果然又被上身了!”青淺罵了一句,口中誦咒,綁在她身上的鐵鍊就開了。她揉著被勒紅的手腕,對著王逸軒說,“想活命趕緊離開她的身子,否則姑奶奶不客氣!”

“我就喜歡不客氣的!”王逸軒的舌頭在唇上舔了舔,模樣猥瑣至極。

青淺打了個惡寒,“真她媽噁心!”

她的背包被武警搜走了,現在沒有法器,只能空手和王逸軒鬥。王逸軒手中皮鞭舞得啪啪作響,幾次險些傷到青淺。青淺手結驅邪法印,沒有法器,對付惡鬼她也有些吃力。王逸軒手上又有皮鞭,青淺想近身攻擊都不行。

兩人鬥在一處,青淺沒有法器很吃虧,處於下風。

文采兒趁機幫我解開鐵鍊。我拿著鐵鍊的一頭,文采兒拿著另一頭,在青淺將王逸軒逼到一個角落的時候,我倆一擁而上,用鐵鍊將王逸軒捆住了。

被捆住的王逸軒動彈不得,青淺手結驅邪法印一掌打在王逸軒的心口。王逸軒身體抽搐似的抖了抖就暈倒在了地上,一團黑氣就從王逸軒後背湧出,落在地上,化成.人形。

是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人,身上只披著一件長衫,除此之外一絲不掛。長衫的腰帶也沒系,臉上一副猥瑣的表情看著我們,猥瑣中還透露著貪婪。

不用說肯定是看重我的身體了,老子也是服了,我這身體到底有什麼好的,怎麼不管男鬼女鬼看了都走不動路呢,非要和我那啥不可。

忽然我想起青淺,趕忙回頭看過去!

青淺已經渾身癱軟的坐在地上了,臉紅的跟能滴出血來似的,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猥瑣男的那裡,看樣子大腦已經死機了。

我都要瘋了!看到猥瑣男就死機,該給青淺多看點片兒再出來!

猥瑣男嘿嘿陰笑著,露出一口的大黃牙,臉上肥肉橫飛,大肚子隨著她每走一步,都上下顫著。她似是很享受青淺和文采兒給她的反應,得意的晃晃身子,身下一物就左右搖搖。

我大叫青淺,“青淺,你快醒醒!這種貨色你也看得到眼裡!”

猥瑣男聽到我的吼聲,一臉壞笑的看著我,“我就喜歡不聽話的!小崽子,等我先解決你,再再收拾她們,嘿嘿,吸了你,老子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出去了!”

他一伸手,地上的皮鞭就飛到了他的手裡,空中揮舞,發出清脆的鞭撻聲。

我被郎飛都打怕了,聽到鞭聲就雙腿發軟。猥瑣男很滿意我的反應,嘿嘿笑著,揚起手中的皮鞭就向我抽了過來。

手在半空還沒落下,猥瑣男就僵在了原地。地下室的鐵門咣當一聲打開,修長的身影站在門外,待塵土落下。蘇木才信步走進來,趴在蘇木肩頭的小男孩看到我倒在地上,跳下來扶我。

我看到小男孩竟然能趴在蘇木肩頭,我腦子整整空白了兩秒!讓他去找夏越,他竟然把蘇木找了過來。轉念一想也對,夏越應該是傷勢未愈,才要蘇木來的。想到夏越還受著傷,我心裡就一陣難過。

王軍鐵跟在蘇木身後,看到王逸軒被鐵鍊綁著躺在地上,立馬心疼的要衝過來,但又畏懼蘇木,走了兩步還是忍住了。

蘇木掃了一眼青淺,又看了看我,最後冰冷的目光落在猥瑣男身上,猥瑣男身體被定住了,一動也不能動,面露懼色看著蘇木。

我也驚奇的看著蘇木,他手裡沒拿法器,就聯手都是插在褲兜裡的,他是如何控制住猥瑣男的?

猥瑣男的嘴上下動動,似要開口求饒。

蘇木冷哼了一聲,口中快速低念著什麼,一群小蝌蚪一樣的梵文,從蘇木腳邊爬向猥瑣男,很快就將猥瑣男包裹了起來。接著就聽到啃噬皮肉的聲音,猥瑣男感受劇痛卻又叫不出聲,只能突兀的瞪大雙眼,表情恐怖扭曲。

在黃泉路上對付陰差,蘇木也是用的是這一招。等再見到陸偉才姥姥,一定要問問,這到底是什麼修法,這麼厲害。

猥瑣男很快被啃噬乾淨,小蝌蚪重新爬回蘇木腳邊,消失了。蘇木平整的眉蹙起,臉色變得有些蒼白,神態疲憊。她長籲了一口氣,對著王軍鐵道,“這幾日跟我唱反調,是因為你兒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