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都市異聞

正文 第29章上當與代價

書名:都市異聞 作者:一隻小腦斧 本章字數:367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5:30


蘇木年紀不大,但言語間帶著的威勢和壓迫感卻不輸給任何年邁的領導,這讓王軍鐵從心底不敢小瞧這位新上任的軍事大臣。

“我也是受人威脅,迫於無奈,”說著,王軍鐵噗通一聲跪下,“求先生給我王家一條活路。”

“你幫人的時候,就該想到在我這裡,沒你的活路走了。”蘇木瞅都沒瞅王軍一眼,而是把目光直接投在了王逸軒身上,“你兒子我帶走了。”

王軍鐵就這一個寶貝兒子,聽到蘇木要將他帶走,臉色一下子就變了,但稍後似是釋然了一般,嘴角揚起苦笑,重重的對著蘇木磕了幾個頭,“謝先生為我王家留下一條血脈。”

蘇木沒再說話,她出去之後,進來了一幫穿黑西裝的保鏢,把王逸軒和我們一塊帶了出去。出去前,我回頭看了一眼王軍鐵,那個威武的大將好像在一瞬就衰老下來了,他頹廢的坐在地上,肩膀抽搐。

政治上的事情我不懂,但從對話也能分析出來這裡跟肯定有什麼世仇之類的事情。

一直到了蘇木家,青淺才回過神來,她長吸了一個氣,發出嗝的一聲,我怕她吸氣把自己噎死,猛拍她的後背。

“咳咳咳咳……”青淺咳的上氣不接下氣,我去給她倒水,她抬頭的時候正好看到蘇木站在她身前,筆直的西裝褲,她的眼睛對準那個位置。臉一下子就紅到了脖子根,耳朵都向外冒煙了。

蘇木眉頭一抖,快走幾步避開了青淺。

“夏越在樓上。”蘇木突然說。

我愣了一下,以為自己聽錯了。驚愕的看向蘇木,蘇木蹙著眉頭看著我,冷冰冰又說一句,“你來不就是為了見她,她就在樓上。”

我強烈懷疑蘇木哪根筋搭錯了,但管他呢!他竟然讓我去見夏越!我屁顛屁顛的就上樓了。

還是那個房間。剛到房門口,我就聽到房間裡傳來一聲悶哼,似是一個人在忍受著強烈的痛苦。我心頭一顫,想到夏越為我受傷的樣子,我又內疚又心疼。

打開.房門,屋裡漆黑一片。屋裡人察覺到有人來了,猛地撲了過來。我被她死死的抱住,冷得我打了個寒戰,像是被一坨冰抱住了一樣。手碰到她的身軀,沒有符咒,身體冷的像在冰箱裡凍過的。

手貼上去,碰到一層冰涼黏黏的液體。

我愣了一下——是血?

這是夏越的本體,魂魄受傷了,本體怎麼會都是血?

我試圖溫柔的去觸碰她,可她就像發瘋了一樣,死死的把我按倒在床上,她的瘋狂讓我害怕,我猛然想到如果任她吸下去,明天我就是一具乾屍了!

我被嚇著了。伸手想推開她。她卻反手抱住我,聲音疲憊的說道,“你來了。該死的蘇木,怎麼這時候放你上來!”

是啊。該死的蘇木,就故意這時候放我上來的!

我就說蘇木不是什麼好東西,真想扇自己兩個大耳光,讓自己蠢到信了他!

被吸了陽氣。好多話還沒問出口,我就迷迷糊糊睡著了。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夏越躺在我身側,黃符已經撕去了,身體從寒冷中回溫。變得溫熱。臉上和身上有褐色的斑點,我仔細瞧了瞧。把自己嚇得半死,是屍斑!

夏越被我弄醒,原本漆黑明亮的眸子略顯渾濁,像是一位上了年紀的老人。

她這副樣子讓我害怕,問她到底怎麼回事?

“魂魄受傷,無法支撐這副身軀,造成了反噬。”夏越縮在我懷裡小聲說道,“現在沒事了。”

以她的脾氣即使有事也不會告訴我的。我也沒有追問,想著還是找時間問問青淺比較靠譜。

樓下客廳裡,青淺窩在沙發裡,嘟著嘴像是生悶氣。蘇木坐在書桌後面,還是昨晚的穿著,跟一宿沒睡似的。

瞧見我和夏越下來,青淺跑過來拉我,“我們快走吧。”

“去哪?”

“離開這!你現在對夏越就是食物,她的身體開始反噬魂魄了,只能靠雙……”說到雙修,青淺臉紅的說不下去了,磕巴了一下,繼續說,“只能吸你的陽氣才能遏制身體反噬魂魄。你遲早要被她吸光陽氣,變成乾屍的。蘇木昨天都告訴我了,你不能再跟她在一起了。”

你們要做什麼?

是蘇木。

青淺拉著我就要向外走,蘇木合起手上的資料夾,對著我說,“帶走夏越。”

什麼?

我幾乎以為自己幻聽了,轉頭看著他。

“在我找到治好夏越的方法之前,夏越和你在一起,對了找個安全的地方。”

聽到蘇木這麼講,我覺得整個人生都圓滿了。

安全的地方好辦,直接回老家農村躲一陣就行了。

青淺看著我傻笑,罵了一句,“你她媽醒醒,蘇木讓夏越跟你在一起,是為了吸你的陽氣,你還要

不要命了?!”

我掙脫開青淺的手,跑過去抱住夏越的腰,“我要命,也要她!”

青淺對我又是苦口婆心的勸,但我好不容易能和夏越在一起不分開了,別說她吸我陽氣,就算吸我血,我也樂意。

“你遲早死她手裡!”青淺見勸不動我,給了我一張請神符,又拿出一個小瓷瓶遞給我,告訴我,要是有一天夏越失控想殺我,就用請神符請天兵天將來收了她,小瓷瓶裡裝了補氣的藥碗,都是郎飛留下來她捨不得吃的。

這麼珍貴的東西,我實在不能收。推諉了半天,都要打起來了。最後我拿了一張請神符,小瓷瓶還給了青淺。

最後青淺又紅著臉告訴我,雙修不可以次數太多,必須確保自己陽氣充沛才可以雙修。

她跟我講完這些,我才回過神來,“你不跟我一起了嗎?”

青淺紅著臉看了看蘇木,聲音小小的,“我跟蘇木去找王逸軒背後的高人。是為了救夏越的!”

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解釋,我心領神會。雖然蘇木好幾次都差點要了我的命,但她都是為了夏越。說不恨是假的,但卻也沒恨到希望她不得好死。我本就看好青淺和蘇木,她倆這一去,擦點小火花出來,再造個小孩,人生也就圓滿了。

想到這,我猛地想起關於蘇家的傳言,心裡有些為青淺擔憂。

出了後苑。夏越走在前面,我悶悶不樂的跟在後面。她注意到我情緒不高,停下腳步側身等我。

坐上回縣城的火車,躺在軟臥上,青淺和蘇木的事情又爬上了心頭,我心煩意亂的在上鋪來回翻動。

“有心事?”

我探下頭,夏越靠在下鋪床頭坐著,正微抬頭看著我。我想了想問,“關於蘇家的傳言,是不是真的?”青淺從小跟鬼長大,現在好不容易有了一個喜歡的人,如果還早死,那她的命也太苦了。

夏越平整的眉頭微微皺起,看著我的目光冷了幾分,“是。”

“所以蘇木活不過三十五?!”

“做任何事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永享富貴的代價就是一脈單傳,且家族人活不過三十五。那永保肉.體不滅,靈魂不死的代價又是什麼?我問夏越,夏越卻不說話了。

我總覺得她有太多的秘密在瞞著我了,這讓我心裡非常的不爽。自己鬱悶了半宿也睡不著,乾脆爬到下鋪,和她鑽到了一個被窩裡。

夏越像是睡著了,被我弄醒,不滿的半眯起眼睛。

“你永遠留在陽世,需要付出什麼代價。告訴我吧,情侶之間應該坦誠相待。”我做出一副真誠的模樣,希望能打動她,哪怕讓她再多說一點都是好的。

下了車剛進村子,就看見隔壁一戶人家有人在慘叫。

我把頭探出車窗才看到,原來是那家鄰居家養的黑背,突然發瘋了一樣,咬在了主人屁股上,看樣子是撕下來了一塊肉。男主人倒在地上,滿手是血的捂著屁股打滾。黑背咬了它的主人後就安靜下來了,坐在一邊,嗚嗚嗚的叫著,像是在解釋這不是自己幹的。

不過夏越卻低聲沖我說道,“別管閒事。”

但眼神裡滿是憤怒,我估計八成這事是她做的,至於為什麼,我是老早就聽村裡說過,這戶人家的男主人經常虐待她老婆。

我看了一眼夏越,夏越依舊是一副冰冷的樣子。我決定以後再也不惹夏越了,要不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回到村裡的時候,我之前住再村裡的那家老宅已經被鄰居借用了,見我突然回來後,人家也是很驚訝,不過聽我一說只住一段時間,就樂呵呵的去幫忙做菜了,端上去後,喊著夏越吃飯。

但夏越眉頭緊鎖,似是在想什麼。臉色依舊難看,吸食陽氣隱下去的屍斑又逐漸浮現出來。我心裡愧疚極了。

耳邊突然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柔媚動人,“呵呵……你並不瞭解她。”

我一怔,眼前的碗裡開始逐漸變幻,變成一個陌生女人的模樣,巴掌小臉,皮膚白皙,一雙美眸,轉目之間就有萬種風情。絕代佳人,一個動作一個神情,似是就能挑起男性潛藏的熱情。

就算再漂亮,也是鬼,而且是從我的飯碗裡!我剛想跑,女人就又開口了,“不想知道我是誰麼,不想知道夏越為什麼以那種眼神看你?不想瞭解她的過去?”

我心動了,又坐好看著她。

女人莞爾一笑,我心都跟著一蕩。

“你活著還有什麼意思,連自己的女人都看不住。她和你在一起只是為了吸你的陽氣,她的心還在我身上的,你就是一個無能的人,去死吧……”

女人話還沒說完,我騰的一下就站起身,指著女人怒駡道,“放屁,你是幹嘛的,你……”

可我話音沒說就聽啪的一聲。

飯碗炸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