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都市異聞

正文 第30章叔嬸

書名:都市異聞 作者:一隻小腦斧 本章字數:358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5:30


女人話還沒有說完,夏越一拳就砸在碗上。她的拳頭被刮破,血順著鏡子的縫隙向下淌。女人的臉已經消失了。

我長籲一口氣,看到夏越手受傷了,我忙站起來,“你流血了,我去給你包紮。”

夏越一把拉住我,我腦子裡全是女鬼跟我講的話。

“女鬼說,你心情不好是因為見到她而得不到她,她是你什麼人?”反正她能感應我的內心,我也就實話實說了。但馬上我反應過來不對勁,如果她能感應到,還問我做什麼!

“有一種鬼叫魅鬼,魅惑人心,引誘人自殺。跟吊死鬼一樣,她們在找替身。”

夏越悠悠的說道。

我給自己兩個耳光的心都有了,鬼話我竟然都信!愛情會讓人智商為零,我算是見識到了,與夏越有關的事情,總能讓我失去分寸。

夏越的俏臉在我面前停留幾秒,便滑到我的耳畔,聲音魅惑的道,“我們繼續。”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夏越安靜的躺在我懷裡,頭枕著我的手臂,我抬頭看她,她已經醒了。

“手臂麻嗎?”

不麻。

我利索的說道。

夏越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抖動了幾下,嘴唇微動,剛想說話,手機突然響了。我跑下去接電話,夏越起身開始穿衣服。

電話是村長打聽來的,他叮囑我明後天找時間去隔壁村的叔叔嬸嬸家去看看,說叔叔嬸嬸前幾天來找過我,好像是那邊誰過世了。

“要去?”

我回頭示意的看著夏越。

夏越微微點了點頭。

說實話讓我去找叔叔嬸嬸我就覺得沒有好事,所以第一時間問夏越的意思,見她沒意見後,我才對爺爺說

“昨晚的魅鬼沒有得逞,還會來的。她盯上了你,就記住了你的氣味。你叔叔嬸嬸身上也有你的氣味,她很有可能去找你一些秦祁。這幾天我們要多跟你秦祁在一起。”夏越剛抬頭就看到一臉恐懼表情的我,“昨天我傳了鬼氣給你,鬼是找不到你的。不用怕。”

不是我怕,而是這事不科學啊,之所以叫我叔叔嬸嬸,但實際上他們根本和我沒有血緣關係!只是一家比較好心的人家而已,看著我可憐,收養了一陣!但現在居然都扯上他們了,這簡直太可怕了。

我緊張的拉住夏越,“那我們趕緊回去!”

瞧我都要六神無主了,夏越唇在我額頭點了一下,“不用太擔心,昨天在你家,我釋放了些鬼氣,魅鬼不敢進入你家裡,但你那個叔叔嬸嬸要出門,我們還是跟著比較好。”

我立馬點頭,麻溜的去穿衣服,跟著夏越出門。

去的路上,我又給叔叔嬸嬸打了電話,確定她們在我們到之前,決不會先離開家。週末堵車,在路上我都要急死了,恨不得要夏越用鬼氣讓車飛起來。

夏越見我著急,拉住我的手安撫了幾句,說她散出去的鬼氣穩定,可以感覺到二老並沒有離開家。就在我倆快要到家的時候,夏越平整的眉頭蹙了起來。

我緊張的問是不是他們出門了?

夏越點點頭。

我急的都要哭了,拿出手機給他們打電話,電話那頭是盲音,無人接聽!

我腦子裡胡思亂想了一堆意外,但又不敢想,不斷的冒出念頭再否定念頭。十分鐘的路程,我覺得過了幾個小時一樣!到社區的時候,身上的衣服都已經被冷汗打透了。

夏越直接把車開進社區。在車裡我看到我家樓門前,他們正在跟人說話。我的心瞬間就放下了,一路噙著的眼淚也湧了出來,我抹了把眼淚,下車疾走到他們身前。

“不是告訴你們,別出來嗎!幹嘛自己出來!”

我怒氣衝衝的吼道。

不怪我生氣,而是這倆等於是我世上最近的親人了。

我胡亂發脾氣,嬸嬸被罵的一愣,稍後尷尬的對著跟她講話的那個人笑笑,“這不,他就是小純,這一陣子心情也不好,你說的這事,我會讓他考慮考慮的。”

我剛剛把注意力全放在了叔叔嬸嬸身上,聽到嬸嬸說夏越,我才轉回身看跟他們聊天的人,是一個不認識的女人。她紅著眼眶,看到我尷尬的點了點頭。

我真她媽想知道,這女人腦子到底是誰?居然讓叔叔叔嬸嬸直接出來了,而且聽嬸嬸話裡的意思,還有事找我幫忙唄?!

“有什麼要我幫忙的,找我就行,不用勞煩我媽傳話。”

聽我說話不客氣,女人跟嬸嬸講了幾句客套話,就說自己有事就離開了。

女人走後,嬸嬸開始嘮叨我,不過我完全沒在乎,但我倒是關心,那個女人說的夏越,該不會是豆叔身邊那個吧?。

夏越聽嬸嬸說我後,倒是輕哼了一聲。

我回頭見她竟破天荒的聽到夏越的名字沒有生氣!

“你今天心情好?”

夏越瞥見我驚愕的表情,紅唇輕笑,“想到了一個好笑的笑話。”

叔叔倒是好奇,過來問夏越想到了什麼笑話。

“一個關於罪有應得的故事。”夏越後面還真講了一個故事。

故事說的是古代的事情,也不知是不是真事,老爸聽得津津有味。我一個字沒聽進去,總覺得,夏越說的罪有應得在暗諷那個在豆叔身邊的夏越。

說實話這兩個夏越可以說是各有特點,眼前這個就是個大女人,而豆叔身邊那個則是小鳥依人。

我趁著叔叔沒主意,偷偷問夏越,“那個夏越跟你有仇嗎?”

“哼!搶我男人,該死!”

“她和你搶過男人?!”

我有些驚奇的問道。

“某人不是差點上了那傢伙嘛!”夏越垂下眼眸看著我。眼神逐漸冰冷,似是想到了曾經我和那個夏越的事情。

我趕忙低下頭,心虛的不敢去看她。也不敢再追問她倆有什麼仇,不過根據之前豆叔說的,同名同姓,肯定不是小淵源。

夏越不想回答的問題,估計我十個腦子加起來。都別想從她嘴裡套出來。都說活到老學到老。閱歷多了,人也就變聰明了。夏越活了一千年。絕對是人精了!不,鬼精!

村裡閉塞落後。村裡的青壯年都出去打工了,留守在村裡的都是些老人婦女兒童。道都是土路,每一戶都有自家的大院子,大門就用幹樹枝紮一個籬笆。幾乎家家養狗。剛一進村就能聽到一陣一陣的狗吠,但我們車開進來之後。狗吠一下子就停了。

叔叔小時候被狗咬過,最怕狗。聽到都安靜了,高興的說這是狗都在歡迎我們。

狗通靈。能看到人眼看不到的東西,尤其是黑狗更是破煞驅邪的寶貝。可夏越明明都進村了。狗卻一條都不敢叫了。我想跟夏越和好,趁機挽上夏越的胳膊,問她是不是現在的狗都退化了?

夏越瞥我一眼,估計是怕我一直問這麼白癡的問題,目露鄙夷卻依舊回答我,“它們是不敢。”

貧瘠的地方,十幾年都沒變過。剛一回來我就有一種熟悉的感覺,路上,夏越向著村東頭看了幾眼,那是經常發生山體滑坡的方向。

“一會兒去看看?”

我試探的問道。

夏越點頭。

“你老公是不是超級善解人意?”為了讓夏越完全忘掉我跟夏越的事情,我也是豁出去了臉皮,拼了!

我剛說完,夏越還沒說話,叔叔受不了了,打了個惡寒走到了我們前面,嬸嬸笑眯眯的瞪我一眼,“都到長輩家了,小可不許這樣!”

我不以為然的摟住夏越的腰,“我就是喜歡她。”

夏越拉著我故意放慢了腳步,與深深拉開距離後,手指勾起我的下巴,她垂眸看著我,“你可想好哦,回家以後要聽我的。”

這話說的,我臉咻的就紅了,想到找青淺的時候,山裡野戰的那一次。頓時覺得自己沒臉見人。

“小純回來啦!”叔叔的媽,等於是我奶奶的老太太站在家門口,看到我們到了,歡喜的叫我。

見到年邁的奶奶,我眼眶一下紅了,忙於工作,而且畢竟不是親人,所以連家都很少回,更別說老家的親人了。她在我記憶裡還是個健壯可以務農的老人,現在卻變成頭髮花白,連走路都要拄拐的老太太了。

我趴在奶奶肩頭說想她。奶奶笑呵呵對我說,想她就多回來看看她。

夏越過來打招呼,奶奶高興的拉過夏越的手,直誇她長的俊俏,又說我眼光好。

我們在門口正高興的說著,叔叔的大哥從屋裡出來。

“咋不來屋子裡坐,快進屋。俺去大棚裡摘點新鮮的菜回來。”

奶奶在老家是和叔叔嬸嬸,大伯大嬸一起住。大伯兩口子是菜農,聽說我們今天要回來,連菜都沒出去賣,一早就開始在家張羅飯菜。

聽到大伯要去大棚,叔叔也說要跟著去。大伯經過夏越身旁時,愣了一下,臉上的笑都僵住了,上下打量著夏越,問,“這是小純的物件?”

“是。”

聽到我承認,大伯憨厚的笑笑,“長得真漂亮。沒下過地吧,跟大伯去地裡看看。”

夏越的身體有太多禁忌,我擔心她會出什麼事,也想跟著一起去,卻被嬸嬸攔住了。

“小純,那個女孩子有點問題,你先跟我進屋,我有事跟你說。”

我見狀趕忙回來看向夏越。

她微笑的說好,跟著大伯就走了出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