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都市異聞

正文 第31章五帝銅錢

書名:都市異聞 作者:一隻小腦斧 本章字數:358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7日 15:30


村裡的房子都是自家蓋的,分主屋和廂房。主屋裡已經擺上桌子了。

嬸嬸把我拉到廂房裡,關上門。屋裡一下就暗了下來,我眼睛還沒適應黑暗,一時看不清屋裡的擺設,摸瞎似的找燈的開關。

“小純啊,有件事,嬸嬸想跟你商量。”

嬸嬸從沒用過這樣的口氣跟我說話,好像是有事相求似的。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那個女人,我問她,“是不是那個女人有事托你求我?”

燈的開關沒找到,我眼睛卻適應屋裡的昏暗了。嬸嬸皺著眉頭,一臉的為難,“是你那個女人,她是夏越的母親,夏越走後,她天天以淚洗面,哪怕是夢裡都希望能夢到夏越,可夏越卻一次夢都給給她托過。這次她來找我,是因為夏越給她托夢了,夏越在夢裡說是真的特別喜歡你,只是此生無緣,心裡存著遺憾,過不了奈何橋,入不了輪回路,只能當一個孤魂野鬼。”

說到這,嬸嬸心軟的開始抹眼淚了。還說什麼那個女人是嬸嬸最重視最要好的一個朋友。

我抱著試探的態度問了下嬸嬸,她口中的那個夏越是什麼模樣,嬸嬸一描述後,我當時就懵了,那個女孩正是跟在豆叔身邊的夏越。

我皺著眉問,“那個女人想讓我做什麼?

“跟她結冥婚。”嬸嬸一把拉住我的手,她微微顫抖著,不知是緊張還是害怕的,“這事我沒答應,畢竟你還沒結婚,嫁給個死人,我心裡總覺得彆扭。”

“你覺得彆扭,我就不嫁。”

嬸嬸末了又補了一句。

別說我知道豆叔和那個女人不會讓夏越消失,就算我不知道,冥婚也不可能跟那個夏越去結。這事情要是讓我身邊這個夏越知道了,不得掐死我!

我又不能說夏越已經變成鬼了,這肯定是那個女人又有什麼目的才來找我的。我歎了口氣,“我考慮考慮。”

聽到我沒拒絕,嬸嬸破涕為笑,抹了抹眼角的淚,“還是你最聽話,這事千萬別讓那個女孩知道,嬸嬸看得出你倆感情深,別為了這事影響了你倆的感情。”

我點點頭。

要出門的時候,我突然看到嬸嬸脖子上圍著一條鮮紅的絲巾,猩紅色的絲巾在昏暗的房間裡,顯得格外矚目。

“嬸,這條絲巾不適合你,顏色太鮮豔了。”

嬸嬸聽我說,一臉疑色,用手摸了摸自己脖子,“我今天沒圍絲巾呀。”

她的手摸在絲巾上,就像穿過了一層煙。

我頭皮一麻,順著絲巾上看去。猩紅色的一條垂直向上,在廂房的房梁上,倒掛著一個女鬼,嬸嬸脖子上圍著的也不是什麼絲巾,而是女鬼吐出來猩紅的舌頭。

女鬼一身紅衣,臉色鐵青,一雙眼睛是空空的兩個洞,血正順著眼眶向外流,一滴一滴的滴在嬸嬸頭頂上。

嬸嬸感覺到了頭頂有涼氣,剛想伸手去摸。女鬼猛地一收舌頭,嬸嬸連驚叫一聲都沒來得及,就被女鬼的舌頭卷著脖子提到了半空。

嬸嬸手腳在半空掙扎著,眼睛翻白眼,眼瞅著就要斷氣了。

我嚇壞了,不敢有絲毫的耽誤,手結驅邪法印,口念法咒,嘗試著凝聚體內陽氣於手掌,雖然不知道管不管用,但現在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女鬼倒掛房梁上,我夠不著她,只能高高跳起來,用手抓住她垂下來的舌頭。黏膩溜滑的舌被我死死的攥在手裡,手掌帶著的陽氣灼燒女鬼的舌頭,發出滋滋的聲音。女鬼被我這樣一握,發出一聲慘叫,舌頭立馬收了回去。

舌頭鬆開了,嬸嬸摔在地上。我忙跑過去檢查,呼吸還在,只是昏過去了。

我都要氣瘋了,這些鬼竟然敢對我家人動手!真她媽是連鬼都不想做了!

我站起身,想大幹一場。抬起頭卻發現女鬼不見了。

門外傳來夏越叫我的聲音。

“夏越,不,不好了,屋裡,屋裡有鬼……”

我喘著粗氣說道。

外面的幾個大人聽我這麼說也跟著慌了神,叔叔跑進屋後瞧見暈過去的嬸嬸,趕忙進去扶,又問我怎麼回事。

我也回神過來了,說可能是暈車了,剛剛一直說頭暈。

我說這些的時候,其中幾個大人一直看著夏越。我過去幫忙扶嬸嬸,大伯走了過來,“小純可不怕鬼,這不是天天跟這個夏越在一起嘛。”

聽到這話我一愣,轉回頭看夏越,夏越也面露疑色,清冷的目光注視著大伯。

嬸嬸突然昏倒,屋子裡的氣氛都跟著冷了下來。等著大伯他們出去後,我問叔叔剛剛他跟嬸嬸要去哪?

這只是厲鬼,不是我見過的魅鬼。鬼不會無緣無故的纏上人,我懷疑他們應該是出

門的時候衝撞到什麼了。

叔叔有些不明白我為什麼這麼問,但還是想了想回答我,“哪也沒去。”

如果他倆沒有惹上鬼,那這一切難道是豆叔做的?想起那個女人想讓我和一直跟在豆叔身邊的那個夏越結冥婚,這就是威脅嗎?可不管是不是威脅,我都不允許我身邊唯一的兩個跟我親近的人出事。

夏越是千年的僵屍,又是風水師本家,滅掉只厲鬼應該挺簡單的。

聽到我讓她滅鬼,夏越眉頭微微一皺,“她們都害怕我,察覺到我的氣息都躲了起來。我在這裡,她們是不敢現身。”

“那我來。”我在的時候,女鬼就已經出來了,但我卻沒法子把她消滅掉。頭一次覺得自己是如此的無能,連嬸嬸的安危都保護不了。我現在急切想要變強。

“你不行,你是召鬼體質,對厲鬼來說是難得的佳品,我不能讓你冒險。這件事還得需要陽剛之氣重的男人。”

說到男人,我猛地想起陸偉才來,趕忙給他打了個電話,但他那邊一直處於盲音。

夏越表情淡淡的,沒說可以,也沒說不可以,我知道她不喜歡陸偉才,就沒徵求她的意見。

等等,夏越剛才的反應有些不對勁,再結合偉才手機一直處於嘟嘟響的狀態,難不成我被騙了?

從黃泉路回來,青淺難不成說了假話,不過眼下我是顧不著他了。只想著先把纏著叔叔嬸嬸的厲鬼滅了,再去找陸偉才。陸偉才不在,我也沒了主意,不知該去找誰幫忙滅鬼。有夏越在。滅鬼簡單,但找幫她做法滅鬼的人難啊!普通人聽說要滅鬼誰敢來!

“可以找你大伯。我總覺得他能看穿我的本體。我現在是半人半鬼。就算是道士見了我,我刻意隱藏氣息,也不容易發現我的真身。除非他修為高深。又或者他天生陰陽眼。”

夏越悠悠的說道,但卻絲毫沒有提及之前跟大伯出去的事情經過。

夏越這麼一說,我猛地想起來。我這個大伯年輕的時候曾受過什麼陰陽先生的指點,但大伯不喜歡這一行,就沒拜入門下。說他有高深的修為估計是不靠譜的,陰陽眼倒還有可能。

我跑進屋找大伯,沒想到大伯都換了身衣服準備好了,看到我進去,沖我憨厚的笑笑,“我都瞧見了,你嬸是被厲鬼害的,有啥需要我幫忙的,儘管說。”

他還特意換了身打著補丁的道袍,肥胖的肚子挺出來,乍一看還有幾分道士的模樣。

“厲鬼怕我,我必須躲起來,接下的事情只能靠你們。”夏越說完,拿出一張單子,讓我們按照上面的準備。

單子上記著幾樣東西,麵粉,黑狗血,公雞血,墨斗線,這幾樣都不難找,但五帝錢就有些難弄了,我根本不知道這是啥。

大伯歎了口氣,“五帝錢分大五帝錢和小五帝錢,大五帝錢是秦漢唐宋明五個朝代留下來的通寶,太珍貴了,這個可找不著。小五帝錢是清朝順治,康熙,雍正,乾隆和嘉慶通寶。”

我聽完之後不禁咂舌,我靠,別說大五帝錢了,就算是小五帝錢也根本尋不到啊。

轉頭我問大伯,村裡真的有嗎?

大伯想了想說道,“小五帝雖然稀缺,但我還可以拭著去村裡尋一尋。不知道這裡要用哪一種?”

“小五帝錢就行了。將五帝錢用墨斗線串起來,用黑狗血和公雞血潑上去之後,再用墨斗線去彈她。只要碰上,厲鬼立刻便會灰飛煙滅。”

夏越說完,大伯看了夏越半晌,夏越眉頭微微一蹙,“有什麼不明白?”

大伯搖搖頭,“我就想知道,用這種方法,對你會怎麼樣?”

夏越臉色一變。我嚇得魂都要飛了,我這大伯雖然平時沒什麼交流,但我知道他就是個一老本事的老實人,經常被欺負。

現在我也算見識到了。

趁著夏越沒發火,我拉著大伯就出了門。

路上大伯還對我笑呢,“我就開個玩笑。呵呵……”

我額頭瞬間垂下來三根黑線。

你是在用生命搞笑啊!

大伯出門去準備東西,叔叔守著嬸嬸也沒心情吃飯,我端著飯送過去,正巧看到夏越出門。我拿了一塊饅頭,就追了出去。

臨近中午,路上人不多,我一手拿著饅頭吃,一手去拉夏越的手。

夏越斜了我一眼,手卻沒有躲開。

“你大伯是什麼人?”

對大伯一家我還真不怎麼瞭解,只知道大伯叫塗方,我小時候他在村裡做一個赤腳大夫,就是開一間小診所。不過現在國家管的嚴了,他就跟著他父母種大棚,去城裡賣菜了。

夏越聽完後不鹹不淡的說道,“他有問題!”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