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官場潛規則:底線

正文 第8章 夢中的

書名:官場潛規則:底線 作者:小樹 本章字數:248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04


回到辦公室,江夏至開始埋頭寫稿。

這次的現場辦公會,江夏至決定換一種方式來寫,儘量寫出新意,寫得鮮活,而且重點突出伍韜的那句話:馬上辦,馬上就辦好。

兩個半小時後,江夏至把寫好的稿子發給了劉維奇。

江夏至放鬆地坐下來喝茶。她突然感覺到伍韜市長還有一個很不一樣的地方,稿子審核得很快,那天的頭條他沒有改。

以前她經常看到舒仕擎熬夜在辦公室等許書記審核稿子,經常要改好多次,改到下半夜是家常便飯,有時候舒仕擎被折磨得苦不堪言,卻不敢發半句牢騷,因為許書記最討聽到下面的人發牢騷,為了前途,舒仕擎只有熬著,一年多後終於提拔為副總編。

舒仕擎有一次告訴她,許書記經常是親自改稿子,字斟句酌的,連標點符號都不放過,有時候手稿拿過來上面用紅筆改得密密麻麻的,比報社值班的編委還要改得細。

真是醉了。那時候江夏至就很慶倖自己沒有跟領導,寫社會新聞雖然累點兒,但是自由,不需要被人像烙餅一樣來回碾壓折磨得半死不活。

前幾天被點名叫去給市長寫稿,江夏至就擔心會像舒仕擎這樣被折磨,萬幸的是伍韜不是許亮光那樣的人。

半個小時後,劉維奇發了微信過來:江記者,寫得非常好,不需要改。

江夏至很意外,伍韜市長這麼快就看好了?據說稿子是劉秘書先看,然後黃秘書再看,最後才給伍市長看,三個人過目半個小時就搞定了,這效率果然神速。

伍市長看了嗎?江夏至發微信問。

伍市長很忙,稿子他很少看,他讓我負責審核所有的新聞報導,不在這樣的小事兒上浪費時間。劉維奇說。

果然和許亮光截然不同,舒仕擎那時候說,許亮光最在意新聞報導,每一篇稿子都必須親自過目,就連刊發的照片,他都要自己挑,生怕影響他的形象。

成大事者不拘小節。伍韜的格局大,目光遠,註定是幹大事兒的人。

江夏至又想起了和伍韜十分相似的皓,不知道他在異國他鄉過得怎麼樣?自從她結婚生子後,他們就沒有任何聯繫。

但願他過得比自己好吧,江夏至端著茶杯看著窗外,悠悠地歎了口氣。

大學畢業的時候,江夏至迫於家庭的原因必須回到粵海市照顧父母,而皓家境優越,去了澳洲留學,自此他們天各一方。

後來,江夏至遇到了和自己一樣從廣城回粵海市工作的何磊,兩人都很滿意對方,很快就結婚生子,小日子也過得挺滋潤。

可天有不測風雲,一年前何磊車禍身亡,婆家容不下她。

江夏至放棄所有的賠償和撫恤金帶著兩歲的貝貝回到娘家。上周父親再次中風,貝貝又被婆家從幼稚園接走,江夏至試圖去把貝貝接回來,老師卻不讓她探望,在江夏至再三的交涉下,婆婆才同意她每週六去看貝貝一次。

一想到自己悲催的這一年,江夏至的胃就隱隱作痛。

往事不堪回首,誰也無法預料意外和明天哪個先到。

把稿子發給舒仕擎後,江夏至去了粵海市人民醫院。

ICU病房裡,爸爸依舊靜靜地躺著,毫無知覺。媽媽在一旁流著淚跟他說話,也不知道爸爸能不能聽到。

和媽媽回到家已經晚上八點半了,江夏至滿身疲累,每天都馬不停蹄地奔跑,不能停歇不敢鬆懈,再強大的人也會感到累。

舒舒服服地洗完澡,江夏至

倒在床上,很快就迷迷糊糊睡著了。

朦朧中,伍韜出現她眼前,眸光炯炯地看著她粲然一笑:“夏至,我喜歡你……”

江夏至心頭一震,緊張得語無倫次,低下頭躲閃伍韜的目光,不,她不敢,他是伍市長。她忐忑不安地抬起頭,忽然發現站在眼前的不是伍韜,而是皓,他溫和憐愛地看著她,嘴角漾讓她迷醉的笑,伸出手召喚她。

江夏至快速奔跑過去,緊緊地抱住皓,激動得淚眼朦朧:“皓,你終於回來了,留下來陪我,別走,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很想。”皓咬著她的耳垂,溫熱的氣息拂過她的耳際,撩得她渾身顫巍巍地抖動起來,她雙手環抱著他健壯的腰身,緊貼著他的身體,感覺到了他鼓起的渴望。

“皓,我要你,現在。”她顫抖著唇吻住了皓。

他的唇那麼溫熱,那麼滋潤,江夏至如吮甘霖般盡情地吮吸著,忘情地和他交纏在一起。

皓的唇從她頎長白皙的脖頸慢慢滑過,掠過堅挺飽滿的雙峰,舌尖輕輕一點,江夏至渾身觸電般戰慄起來,身體在劇烈燃燒,發出劈裡啪啦的響聲。

“皓,快給我,給我。”

“嘭嘭嘭——”

江夏至被敲門聲驚醒,起身一看,尷尬地發現床上流著許多黏黏的液體,羞愧得無地自容,原來剛才她在夢裡和皓經過了一場激烈的雲雨。

“夏至,我心臟不舒服。”媽媽在門外有氣無力地說。

江夏至趕緊穿上睡衣,頭髮淩亂地爬下床,打開門一看,媽媽臉色蒼白地靠在牆上。

“媽,你怎麼了?”江夏至的心瞬間提到了嗓子眼,扶著媽媽坐到沙發上。

媽媽有氣無力地靠著,雙眼微閉,眉頭緊鎖,呼吸短促,看起來十分難受。

“媽,你別嚇我。”江夏至跑回房間拿手機準備打120.

“別打電話,”媽媽閉著眼睛說,“茶几下面的抽屜裡有救心丸,給我吃兩顆,快。”

江夏至顫抖著手拉開抽屜,找出救心丸,倒了溫開水給媽媽吃了兩顆藥,然後撫摸著媽媽的心口,不停地給媽媽順氣兒。

看著媽媽蒼白的臉頰,江夏至禁不住淚如泉湧,這些天媽媽天天守在醫院裡,盼著爸爸醒來,可是爸爸一直沒醒來,媽媽這麼大年紀,一定是心力交瘁了。

“媽,你可不能有事兒。”江夏至抱著媽媽流淚,媽媽現在是她唯一的依靠了。

“媽沒事兒。”許久,媽媽緩過來了,心疼地看著江夏至,抱著她安慰道,“放心吧,夏至,媽好好的,剛才就是太累了,有點兒喘不上氣兒來,現在好了,去睡吧。”

“嗯,媽,我和你一起睡。”江夏至依偎在媽媽懷裡。

“好。”媽媽拉著她的手進了房間,像小時候一樣,把她抱在懷裡。

聞著媽媽身上熟悉的味道,江夏至的淚不知不覺滑落眼眶,小時候,她最眷戀的就是媽媽的味道,只要躺在媽媽身邊,她就能睡得特別安穩。

這一夜,江夏至躺在媽媽懷裡,睡得特別香甜。

一覺睡到七點,媽媽已經做好了早餐。吃完早餐送媽媽去醫院後,江夏至來到單位,翻看當天的報紙,發現昨天她寫的那篇稿子只上了二條,沒上一條,一條是轉發新華社的稿子。

這篇稿子比前幾天那篇整改停車位的更有分量,為什麼不用在頭條?

江夏至很不解,稿子是先交給舒仕擎,舒仕擎如果說發頭條,是可以發的。難道是舒仕擎不讓發頭條?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