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官場潛規則:底線

正文 第11章 逃過一劫

書名:官場潛規則:底線 作者:小樹 本章字數:214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04


下午上班時,江夏至接到了劉秘書的電話:“江記者,今晚你有沒有空?”

“今晚……有點兒事。”江夏至想了想說,“劉秘書,有事兒嗎?”

“哦,沒事兒,你去忙吧!”劉維奇猶豫了片刻,又說,“江記者,你要是有什麼事兒需要我幫忙,儘管說。”

“好的,謝謝劉秘書。”江夏至隱隱感覺到劉維奇好像知道她家裡的事兒了,可是這事兒她沒對任何人講過。

來到辦公室,江夏至發現裡面只有龐三思一個人,他正翹著二郎腿坐在那兒喝茶。

看到江夏至進來,龐三思翻翻白眼,陰陽怪氣兒道:“媽賣批的,這世界真他媽的不公平,有點兒姿色的女人只要做到不要臉,一夜之間就什麼都有了!尤其是那種死了老公沒人管的,更可以到處去騷去浪去勾引男領導了……”

傻子都聽得出來,龐三思是在罵江夏至,而且罵得很難聽,很惡毒。

他是故意在挑釁,逼江夏至動手,然後他可以反擊,趁著辦公室沒人狠狠收拾江夏至一頓,以報昨天的一巴掌之仇。

江夏至心裡的怒火“噌”的一下就騰了起來,她很想沖上去再狠狠地給龐三思一個大耳光,最好打爛他那張臭嘴,打得他滿嘴流血滿地找牙。

可是,辦公室只有他們兩個人,論打鬥,江夏至絕對不是龐三思的對手,江夏至敢再對他動手,龐三思一定不會放過她。

昨天龐三思沒能還手,是因為被舒仕擎給拉住了。

好女不吃眼前虧,智者不和瘋狗鬥。

江夏至狠狠地瞪了龐三思一眼,強壓下心中的怒火,一言不發地走了出去。

“媽賣批,有種別走啊!奶奶的,心機婊,騷浪賤!”

龐三思的罵聲從辦公室飛出來,貫進了江夏至的耳朵裡。

就當是一條瘋狗在吼吧!

江夏至下樓騎上摩托車去了醫院。

媽媽還坐在重症監護室的外面,手裡抱著一個保溫桶,一個人孤零零對著牆壁發呆。那佝僂著的背影和蒼白的頭髮看得江夏至瞬間眼眶酸澀,淚眼朦朧。

“媽,爸爸怎麼樣?”江夏至走過去,摟著媽媽的肩膀問道。

“還沒醒來。”媽媽含著淚說,“我熬了你爸最愛喝的竹笙湯,就想著等他醒來了能讓他喝一口。”

江夏至的淚瞬間決堤而下,抱著媽媽安慰道:“媽,你放心,爸爸一定會醒來的,一定會的。”

“夏至啊,我下午去銀行把錢取出來了,你拿著。”媽媽放下保溫桶,從包裡拿出一個黑色的布袋子,顫抖著手窸窸窣窣地一層層打開,露出三大疊人民幣,“這是三萬塊錢,不多,但是也能撐幾天,只要你爸爸能醒過來。”

江夏至淚眼模糊地看著這些錢,頃刻間一股濃重的酸楚堵在了喉嚨裡,淚水洶湧地滑落下來。她知道,這是父母的養老錢,是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去動的最後一點兒老本,媽媽全部拿出來了,她唯一的心願,就是要爸爸醒過來。

哪怕爸爸不能說話不

能走路甚至不能自己吃飯,媽媽也願意伺候他,這就是父母之間幾十年相濡以沫至死不渝的感情。

“好。”江夏至接過媽媽手裡的錢,心裡默念著:我一定要好好努力,多多賺錢,到時候給媽媽雙倍甚至十倍的錢,讓她和爸爸安心養老。

江夏至隔著玻璃看躺在ICU裡爸爸,心裡一遍遍祈禱:爸爸,你一定要醒過來!

她帶著媽媽回家,剛到樓下停車場,手機響了起來,是駱華庭打來的:“小江啊,五分鐘後到地庫等我,今晚七夕節,我要有儀式感一起度過。”

“我在醫院,”江夏至支吾道,“我爸爸住院了。”

“很嚴重嗎?”駱華庭的語氣充滿了失望,但依然關心地問了一句。

“嗯,在ICU昏迷不醒。”江夏至咬著唇說。

駱華庭一時無語,他完全沒想到江夏至家裡會突然發生這樣的事情,這徹底打亂了他精心安排的七夕之夜,心情很懊喪,但又不能怪江夏至,真是太掃興了!

“那你好好照顧你媽媽,自己也要注意休息,不要太著急。”駱華庭安慰了一下就掛了電話。

江夏至收了手機,心裡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大有逃過一劫的輕鬆。

可是,她逃得過初七,能逃過十五嗎?

載著媽媽回到家,江夏至滿身疲累地坐在沙發上,突然想起來好幾天貝貝都沒有找過她。

她拿出手機給貝貝打電話。打完電話,腦海裡全是貝貝的樣子,眼眶又瞬間紅了。

她強迫自己不要憂傷,或許這就是最好的安排,讓貝貝先在奶奶家生活一段時間,避開家裡的這些紛擾和不幸。

何母雖然剽悍,但對貝貝很疼愛,畢竟貝貝是何家唯一的孫女。

洗完澡躺在床上,江夏至在半睡半醒間看見了何磊,他還是那麼帥,一身得體的淺藍色休閒西服配白色的休閒襯衫,頭髮微微捲曲蓬鬆在頭頂上,雙手悠閒地插在褲兜裡,看著她微笑:“夏至,我想你了,你還好嗎?”

“我不好,何磊,我很不好。”江夏至哭著朝何磊奔跑去,何磊張開雙臂迎接她,眼看著她就要撲進何磊的懷裡,“啪嗒——”江夏至狠狠地摔了一個跟頭,何磊不見了。

“啊!”江夏至大汗淋漓地爬起來。

這一年,何磊無數次來到她的夢裡,每次都是恍然一現,每次都讓她追得氣喘吁吁,摔得鼻青臉腫。

“何磊,你是不是有話要對我說?”黑暗中,江夏至喃喃自語,淚水無聲地溢滿了臉頰,“我也有很多話要對你說,可你為什麼每次都要走得那麼匆忙?何磊,下次再到我的夢裡來,請多待一會兒,讓我們都把話說完,好嗎?”

江夏至忍不住捂著嘴啜泣起來,蝕骨般的孤獨和無助像潮水一樣向她襲來,江夏至雙手抱著肩,瑟瑟地蜷縮在床角。

工作再累,生活再苦,江夏至都不怕,她能咬牙堅持挺過去。但是,她怕龐三思,怕馬群功,怕駱華庭,怕各種各樣看不見的陷阱和鬥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