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官場潛規則:底線

正文 第22章 早有準備

書名:官場潛規則:底線 作者:小樹 本章字數:215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04


兩人一起來到了駱華庭的辦公室。

駱華庭發福的國字臉黑得像包公,沉沉地盯著他們,目光從江夏至的臉上掃過,最後定格在舒仕擎的臉上。

“記者的稿子都歸你審核,你怎麼沒把好這道關?嗯?”駱華庭站起來,雙手叉著腰對著舒仕擎嚴厲斥責道。

“我昨天不值班。”舒仕擎一臉為難地說道。

“不值班是理由?採訪部歸你管,記者寫的稿子在上版面之前你都必須要看,上午的稿子我們下午編前會要報題,下午採訪的稿子晚上編前會要統籌,你怎麼能這麼大意?”

“啪!”駱華庭把報紙狠狠地甩到了舒仕擎跟前,舒仕擎低著頭嚇得身子抖了抖,不敢抬頭看駱華庭。

江夏至站在那兒也被嚇得陡然一顫,不由得往後退縮一步,從來沒見駱華庭這麼批評人。

“我就知道馬群功不會善罷甘休,沒想到他在這裡給我挖坑!他媽的陰損小人!”駱華庭叉著腰怒氣衝衝地在辦公室走來走去,咬牙切齒地罵道,“趁著我不值班,他就在背後搞小動作,卑鄙無恥下三濫的手段!”

“你們都沒看前天的報紙嗎?舒仕擎,你說話!”駱華庭指著舒仕擎的鼻子罵道。

“我……”舒仕擎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了。前天那篇稿子雖然不是他寫的,可是他派的記者,他怎麼會不知道?問題是這個事情正好鑽下了所有的空子,在吳大偉當班的時候發出來了,這才值得深思。

舒仕擎也認為這是有人故意在搞事情,是不是馬群功他不敢肯定。

“你呢,小江?你也這麼糊塗?啊?這麼關鍵的時候,你怎麼就沒多留個心眼兒?”江夏至一時還沒聽明白,什麼關鍵的時候?什麼多留個心眼兒?

見江夏至一臉的糊塗狀,駱華庭長長地歎了口氣,來回走了幾圈滿臉遺憾道:“你們啊,一會兒去市委宣傳部好好做檢討,不管郭部長怎麼生氣,怎麼罵你們,你們都不能有任何情緒,低頭認錯,態度勝過一切,明白嗎?”

“明白了!”舒仕擎點頭道。

半個小時後,舒仕擎帶著江夏至和吳靈飛一起來到了宣傳部郭東方的辦公室。

這是江夏至第一次以下屬的身份站在郭東方面前,以前只是在偶爾開會的時候見到她。

郭東方早先是電視臺的新聞主播,人長得十分漂亮,後來嫁了個高級軍官,從台前轉為幕後,再後來就當上領導了。

何磊在電視臺的時候,郭東方就當了好幾年副台長,是何磊的頂頭上司。剛結婚的時候,何磊偶爾會在她面前提起郭東方,言辭之間對郭東方充滿了敬佩。

郭東方雙手攏在胸前,坐在單人沙發上,頭髮挽起,一身得體的藍色職業套裙,修長白皙的小腿顯露出來,職業又性感。

她滿臉冰霜,目光冷峻地盯著舒仕擎和江夏至。

郭東方的旁邊坐著另一位副部長楊衛江,同樣是黑沉著臉看著他們。

郭東方的對面放著幾張簡單的椅子,貌似是為他們準備的。

江夏至跟在舒仕擎的身後,頓時覺得氣氛很凝重,心砰砰狂跳,後脊背發涼。

“郭部長,我帶著昨天這篇稿子的相關人員來向您做個說明,請您跟許書記解釋一下這件事情,純粹是個誤會。”舒仕擎站在那兒小心翼翼地說,根本不敢落座。

“都坐下。”郭東方瞟了他們一眼,冷冷道。

這麼多人站在她跟前,黑壓壓的一片,讓她心情更壓抑。

舒仕擎看了看椅子,挑了中間那個坐了下來,然後示意江夏至和吳靈飛坐。

江夏至大氣兒都不敢出,小心翼翼地跟著坐了下來。

“誰是吳靈飛?”郭東方的目光在江夏至和吳靈飛的臉上搜尋了一下,故意問道。

“我。”吳靈飛一臉的淡定。

“這個稿子誰讓你寫的?嗯?”郭東方冷豔的臉上頓時現出一股殺氣,杏眼圓睜地瞪著吳靈飛說,“你一個記者連這點兒政治覺悟都沒有?許書記剛剛授予芙蓉園文明社區,你們就去寫社區的髒亂差,這明顯是在拆許書記的台!你們什麼意思?”

“報告郭部長,我接到群眾爆料後就跟江主任彙報了,江主任同意我去採訪,稿子寫好了就交給江主任審核,能不能發出來,是領導決定的,我根本就沒想過這事兒是拆誰的台,只是從一個記者的角度去關注民生。”吳靈飛早就想好了對策,幾句話就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那這個稿子誰審核誰簽發的?”郭東方拉長著臉問。

“我,我報給編輯部,最後是當天值班的副總吳大偉簽發的。”江夏至說道。

“你是誰?”郭東方眯起眼睛盯著江夏至故意神情冷冷道。

“我是採訪部副主任江夏至,目前接管採訪部的工作。”江夏至看著她說。

“你是江夏至?”郭東方盯著江夏至聲音頓時提高了八度,心頭倏然間掠過一絲驚顫。

何磊,你的老婆果然落到了我的手裡,不知道你泉下有知是何感想?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對,我是江夏至。”江夏至迎著她的目光說。

和郭東方對視的片刻,江夏至感覺郭東方看她的眼神很不一樣,不僅僅是上級領導批評下屬的感覺,可具體是什麼,她又說不上來,反正就覺得怪怪的,不正常。

“哼!”郭東方冷笑一聲,那張標緻的臉上掠過一絲輕蔑,“你倒是敢做敢當。我問你,前天的報紙你沒看?”

江夏至咬著唇,她早就猜到了郭東方會這麼問。

這個問題看似很簡單,卻十分棘手難以回答。

如果她說看了,那就是明知故犯,知道市委書記授予了文明社區還派記者去寫負面報導,就是和市委對著幹,這罪名可就大了,副主任都能直接給你擼了,更別說還沒到手的主任。

如果江夏至回答說沒看,那也很要命,一個記者連自己的報紙都不看,還寫什麼報導?還配當記者嗎?估計整個報社都得來一場整風運動,那郭東方非得把報社攪得天翻地覆不可。

好在江夏至早有準備。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