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官之門

正文 第5章 河邊巧遇

書名:官之門 作者:羊湯 本章字數:252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01


秋水長天,水準如鏡。

秦風坐在何廣志的左邊,不到一米的距離。

何廣志坐在那裡,手裡握著魚竿說道:“小秦是不是經常釣魚啊。”

秦風道:“不是經常,一般不出來的釣魚,主要是沒時間。”

其實秦風的釣魚水準還是可以的,可是現在跟何廣志坐在一起,心裡緊張,拿捏不准。十多分鐘過去,還是沒有魚上鉤。

何廣志也是一樣,坐在那裡,看著前面的山丘,說道:“小秦,有什麼事,可以跟我說。”

何廣志突然冒出這樣一句來。

秦風卻不明白這話的含義,能有什麼事呢。要說自己剛去長陵鎮,杜國強他們給自己下馬威,這個事情算不算事情?可這樣的事情,其實就跟小孩子過家家一樣,會被人笑話的。

所以秦風趕緊搖搖頭:“沒有,沒什麼事情。”

何廣志坐在那裡,似乎沒聽見秦風的話,只見他的手輕輕一甩,一條大魚被釣了上來。

坐在何廣志另一邊的於剛很誇張的笑道:“何書記,果然不一般啊。”

何廣志把魚取了下來,說:“你太貪心了,這一次我就放了你。”

說完,他把那條二十多公分的鯉魚扔到了水裡。

秦風道:“何書記真是菩薩心腸。”何廣志搖搖頭,歎息一聲:“小秦,我是閑著沒事釣魚,其實水裡的魚。也是厭煩了下面的環境,所以想上來看一下的,這算是相互利用罷了。”

秦風的心一沉,他感覺何廣志的話裡有話,雖然有些明白,可就是不能全部明白,就說:“看來這魚沒有陪我玩的。”

手機鈴聲響起來,是何廣志的。

何廣志把魚竿放在地上,按下了接聽鍵:“小王,什麼事情?”

小王,叫王明宇,是何廣志的秘書。

也不知道王明宇說的什麼,何廣志聽完,嘴角瞥過一絲冷笑,“知道了,小王,他現在這樣愛表現,就讓他去吧,他說開會就開會?我會跟高傑書記說明情況的,你告訴馬先之,這個會我就不回去了。”

於剛在一邊說:“何書記,我們還是到別處說吧。”

何廣志擺擺手,把手機放起來,“用不著,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剛才何廣志的話,雖然極其簡短,可是卻很有力道。

秦風聽著,隱約見似乎明白了什麼。

何廣志道:“怕什麼,小秦也不會亂說的,是不是?”

秦風忙道:“我不會的,一定不會。”

何廣志扭頭跟於剛道:“於剛,走吧,今天就到這裡了,等有時間再過來。”

說著,何廣志站了起來。伸手跟秦風握了一下,“小秦,記得我說的話。”

秦風其實不知道什麼話,可也不好問什麼,就點頭說:“知道了何書記。”

何廣志想起什麼,“對了小秦,我知道你這次從機關下來是馬先之幫你說的話,是不是?”

秦風怎麼也想不到何廣志會直接面對這個問題,就說:“是啊,不過我其實對馬先之沒什麼往來。”

何廣志站在那裡,沉默了片刻,說:“那這麼說來,是夏小歐幫你說的話了?”

“哦……算是吧……”

秦風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這個事情的

秘密是誰也不能說的,說了對自己沒好處,馬先之還會找人報復自己。

於剛在一邊道:“秦風,何書記這樣問你,是相信你,有什麼事情,你就說。”

“知道,知道,沒什麼,就是夏小歐幫我活動的。”

“好了於剛,不要亂說,我就是想跟小秦聊聊天的。”

說完,何廣志跟這於剛從河堤上走了下去。

秦風又坐了下來,反復琢磨這剛才何廣志的話,卻不能琢磨出什麼來。

不過,何廣志跟馬先之的較量已經公開化了,剛才何廣志的通話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可是何廣志並沒怕自己會說什麼,這一點,秦風不得不佩服。

下午四點多了,秦風拿出手機看了看,沒有一個微信和電話。

看來自己在一些人眼裡就是空氣一樣的。

秦風看著寬廣的水庫,突然有種說不出來的悲壯,既然邁出了這一步,就要走下去的。哪怕是一步一個血印也要走下去。

回到鎮上,天色已晚。

正在值班的許曼麗看到秦風,說:“秦書記,你去哪裡了?”

秦風道:“哪裡也沒去,就去散了散心。”

許曼麗笑了笑,說:“秦書記,你太幽默了。”

秦風實在不知道自己幽默在何處,就說:“我是個閒人,叫你見笑了。”

許曼麗說:“秦書記別這樣說,機會總是有的。”

秦風看著她,忽然想起遠在南方的蘇子琴來。當時在大學裡蘇子琴也是這樣的一頭短髮的。

許曼麗看到秦風的眼光,略有些慌亂,“秦書記,你晚上是在這裡還是回縣城?”

“哦,我就住在這裡吧。”

“怎麼,我沒記錯的話,你跟夏主任可是剛結婚沒多久的,怎麼不想回去陪陪夏主任呢?”

“太累了,不想回去了。”

這件事情是秦風的傷疤,他不想提起。

許曼麗就沒再問什麼,“那好我給這邊說一聲,給秦書記找一處乾淨的房子吧。”

……

躺在床上,秦風睡不著,現在晚上十點多了。

在金水縣城的那個家裡,夏小歐現在又跟馬先之聊天了吧。

想到這裡,一股無名之火在秦風的心裡燃燒。他坐起來給夏小歐打了一個電話,響了幾聲之後,夏小歐還是接通了,“你幹什麼?”

“沒事,我睡不著,我想問問你睡著了沒有。”

夏小歐的聲音很低,似乎是躲在被窩裡,現在她的身邊是不是躺著馬先之?

“秦風,現在你的目標達到了,我希望你在長陵鎮好好工作,沒事不要騷擾我……”

“什麼騷擾?結婚證都領了的。”

“秦風……”那邊的夏小歐差不多沉默了一分鐘,“秦風你想說什麼?”

“我想知道你先現在是不是洗澡了?關心一下難道也不行?”

“你找死!”

說完這三個字,夏小歐就把手機掛斷了。

這個夏小歐也太無情了。就算是演戲,也不能這樣冰冷冷的吧。可是想到剛才夏小歐的聲音小心翼翼,很可能馬先之就在床上的。

那種被羞辱的感覺,又一次不斷困擾著自己。

秦風乾脆起了床來到了樓道的洗手間門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