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官之門

正文 第19章 醫院看望

書名:官之門 作者:羊湯 本章字數:265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01


秦風知道,自己的這個決定很可能是自己仕途的終點。難道我的命運多桀就該如此麼?

承擔這個責任真的就會是個終點?

秦風歎了一口氣,看著空空的長陵鎮政府大院。心裡生出了許多感慨。

本來以為當官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可是現在看來不是這樣子的。劉建設說的沒錯,你以為當官是這麼好當的?

這句話一直迴響在秦風的耳畔。

雖然上了路,可是方向錯了。

所以要得到懲罰的。

這對於那些遭受損失的商戶來說,實在算不得什麼。

雖然對劉建設這三個字早有耳聞,可是今天終於面對面了,秦風感到一種說不出來的震撼。

馬先之,何廣志,還有縣長高銳……

這幾個人的名字在秦風的腦袋裡來回翻轉。

跟往常一樣的,鎮政府現在是安靜的。

秦風來到辦公室,看到今天值班的是王永和。

“永和,我想出去一趟,沒事吧。”

王永和坐在那裡,說:“你去吧,沒事。”

出了門,王永和想起什麼,說:“秦風,有些事情不要想不開啊。”

秦風笑道:“沒事,我不會自殺的。”

只要不是他們的對手了,他們都變得客客氣氣了。

其實秦風是想來醫院看看桃紅。

要說跟自己有過親密接觸的女人是夏小歐,那麼桃紅應該算是第二個了。

雖然沒有肌膚之親,可桃紅身上有種讓秦風離不開的感覺。叫秦風感激的是桃紅給自己買了衣服,除了自己的母親,她是第一個給自己買衣服的女人。

病房裡,桃紅正躺在那裡掛著吊瓶。看到秦風走過來,她笑了笑,“秦風書記你來看我了?”

秦風道:“是啊,我是專門來看你的。”

桃紅眼圈就紅了起來。

秦風知道,她一個女人其實很不容易的,現在酒店又被燒了一半,還不知怎樣呢。

“謝謝你來看我……”

她想要坐起來,可是腿上纏著繃帶,不能起來。

“你還是躺著吧,坐起來幹什麼?”

桃紅的眼淚一下流了出來,“我不想叫秦書記看到我不好的樣子……”

“這算什麼,你這樣也是最好的。”

病房裡沒有其他的病人,護士也出去了。秦風就抬手摸了一下她的長髮,“沒事好好養傷吧,不要激動,過幾天我還會來看你的。”

桃紅就躺了下去,拿起枕邊的手機說:“你看,你的衣服我給你洗好了,可是這次一定燒壞了。”

秦風就坐在她枕邊,看著她拍攝的照片,“好了,你現在好好養傷吧,不要操心這個,衣服大不了再買一身就是了,還是身體重要。”

桃紅閉上眼睛,眼淚卻又流了下來,“我就是腿上,醫生說沒事的,可是我這裡很疼。”

她的左手指著胸口位置。

“這裡怎麼會疼?”

秦風看著那是她身體最美的部分,雖然穿著寬鬆的條形病號服,可是那個部位的風景還是遮掩不住的。

“不對吧,應該是你的腿疼吧?”

秦風的手輕輕放在她的腿上,說:“疼不疼?”

“不疼的。”

“這裡呢?”

秦風的手滑到了她的大腿根部了。

“不疼……”

桃紅躺在那裡,兩腮泛紅起來。

雖然沒有化妝,可是這樣的素顏也是跟天仙一樣的。

最後,秦風的手滑到了她前面最美的部分……

她的手放在了秦風的手上,說:“這裡很疼……”

秦風感到一股軟潤的感覺,這種感覺傳遍了秦風的全身。直到醫生進來,她才把手拿開。

秦風看了一下時間說:“不早了,我該回去了。”

“你走吧,不要再來了。”

秦風想說什麼,可是卻說不出來,他又想到自己的仕途以後就終結了,說不準桃紅不出院,自己就會離開長陵鎮,離開金水縣城的,真的就不會再來了。

“那好,我走了。”

秦風說了這幾個字就走了出來。

中午了。醫院過往的人比較多。秦風真是有些不知所終了,自己的下一步棋該怎樣走?

“秦風,你來一下吧,縣組織部姚康部長來了,要宣讀給你的處分決定。”

好快啊。秦風說:“杜書記,我知道了。”

這一天都沒結束,處分就下來了。

回到鎮上,秦風直接來到會議室裡,杜國強他們正在陪同姚康說真什麼。

見到秦風進來,姚康的臉嚴肅起來:“秦風,這是縣裡給你的處分決定,給你記大過處分,五年內不許升值。”

秦風點點頭說:“知道。”

“那你就在這上面簽字吧。”

秦風看著這張紙,看到下面蓋的紅印章,拿起筆來在上面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姚康看了看,說:“秦風,你這種人適不適合搞政治的。”說完,他把那張紙放進了包裡面,“那好,我的工作成了,這個事情要全縣通報的,到時候,你就會看著了。”

秦風道:“姚部長,你說我不適合搞政治是什麼意思?我是不會拍馬屁,不會送禮,是不是因問這個原因?”

姚康的臉一下紅起來,“小秦,你說什麼呢,”

杜國強剛忙圓場:“秦風,不要這樣,我知道你不好受。”

姚康氣呼呼走了出去。

秦風坐在那裡,想到,五年內不能省錢,這對於一個基層幹部來說,就是判了死刑的。

一般的基層幹部,幹滿五年都要動一下的,可是自己就在這裡了。

說不準到了年底,自己也不在擔任副書記這個角色,到時自己算是個什麼呢?

姚康已經得罪了,那就這樣吧。

本來原先他就沒把自己放在眼裡,現在就更讓他看笑話。

杜國強王永和他們幾個送姚康回去後,又來到了會議室裡。

杜國強說:“你們都出去吧,我們秦風單獨聊一下。”

他們都知道現在秦風是一隻把打趴下的野豬,應沒有什麼危險了,卻反而同情起來。

與其說是同情,不如說是一種幸災樂禍的感覺。

見到杜國強這樣說,秦風也沒說什麼。

等人都走了,杜國強把門關上來,說:“秦風,這個事情,我知道你很難受,可是我跟永和也沒辦法幫你的。”

“杜書記,這個說,你應說過了吧,我知道,不會怪罪你的們。”

“那就好。”杜國強想了想,又說,“現在我們應該都是馬副縣長那個圈子的人,這個事情,你可以跟馬副縣長和夏主任通融一下,調一個地方,說不準可以重新開始。”

馬先之,夏小歐?

杜國強不知道,其實這兩個名字對秦風來說是陌生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