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劫難安

正文 第1章 表妹

書名:婚劫難安 作者:梧桐樹 本章字數:3480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2


“喂,于女士嗎?”

我背過手機緊緊的貼著自己的耳朵,又回頭看了眼緊閉的會議室的門,才小聲的答道:“請問你是哪位?”

“這裡是市醫院,您爺爺病情今早開始惡化......情況不是很好。”那邊護士小姐的聲音委婉的轉了轉,雖然溫婉,但是似乎是重重的打了我一拳,讓我有點腦袋發暈。

“你說什麼?”我吼起來,“怎麼會突然惡化的?”

聲音的猛然拔高似乎嚇壞了護士小姐,她頓了頓,有些顫的答我:“老先生的身體狀態不太好,現在已經安排在重症監護室了。”

說完她就掛了電話,我轉過臉,才見著開會的領導站在門口看著我。他背著手,上下掃視了我一遍,輕聲問我:“于蘇,出什麼事了?”

我勉強擠出一個笑容,生硬的答他:“真是對不起啊主任,我家裡出了急事,我需要......”

“沒事,家裡重要。”他對我和善的笑笑,然後對我擺了擺手,“去吧,開會的工作我會讓同事和你交接的。”

我點點頭,感激的對他笑。立馬轉身就走,到爺爺所住上高速也得兩個小時的車程,我能等,可不知道爺爺能不能等。

趕到醫院我徑直去找了重症監護室,本想直接闖進去,哪知道門口的護士攔住我,我才堪堪恢復理智。

“我找于老先生。”我說,“我是他孫女,今天他轉來的這裡。”

那小護士頓了頓,然後略略的一想,就奇怪的看著我,答我:“那位老先生不是已經被接回去了嗎?”

“接回去?”

“是的,已經走了兩個小時了。是一老太太來接的。”

婆婆她不知道爺爺病情已經嚴重了嗎,怎麼能這樣做!

我立馬撥通了電話。

“喂?”電話那頭傳來剛睡醒迷糊的聲音,“于蘇啊,什麼事啊?”

“媽,你把爺爺接回去了?”

“對啊。”婆婆毫不否認的答我,“怎麼了,你不是在外地出差嗎?”

“回來再說。”

我掛了電話,轉身立馬又朝家裡走。為什麼不問問我的意見,就擅自把爺爺接回來?這件事,她一定得給我個交代。

打開家門走到門口,卻看見一雙紅豔豔的高跟鞋隨意的踢踏在門口。婆婆是絕對不會穿這樣的鞋子的,而我也從來不喜歡如此張揚的顏色。家裡怎麼會有別的女人的高跟鞋?還如此隨意的拜訪,想必不會是客人。

我心裡不悅,卻不好表現。走進客廳,卻看見一個陌生的女人坐在沙發上。婆婆坐在她邊上有說有笑,看上去關係甚好。我站在那裡好一會兒,兩人才注意到我。婆婆見到我神色莫名的有些慌亂,卻還是黑著臉責問我:“你什麼時候回來的?也不吱個聲,是想嚇死我老太太是吧!”

“媽,怎麼會啊。”我笑起來將在路上買的水果擱在桌上,“我買了些水果回來給您嘗嘗,這位是?”

“她啊......”婆婆遲疑了一下,“是......是紀之的表妹,叫舒茜,來我們家小住幾日。”

“哦表妹啊,”我拿著刀將手裡的橘子一刀切開,“怎麼沒聽紀之提起過?”

“遠房的——你問這麼多幹嘛?回家還不去準備做飯?等會紀之下班回來吃什麼!”她厲聲呵斥我,我不惱,抬眼看了看那女人僵硬的笑,又不緊不慢的問:“婆婆為什麼把老爺子接回來了?今天護士才給我電話說是病情嚴重了。”

她皺著眉:“你爺爺歲數大了,再治也沒用,浪費那錢幹啥。”

我握著刀的手緊了緊,努力的擠出笑:“也對啊,老了治病也沒用呢。媽,橘子切好了,我先去做飯了。”

我站起身,她還是理所當然的拿起我切好的橘子,親切的遞給那個叫舒茜的女人。轉身走了幾步,我轉過頭:

“對了媽,你六十五的大壽要到了吧,我和紀之到時候把您的-老-朋友們請來聚一聚。”我說道老字,可以加重了語氣。婆婆一下子黑了臉,但是礙著舒茜的面子不好發作,怒目的瞪著我。

我不理會她,進了廚房。

老了就不用醫了吧,那您都六十五了也算老了吧,以後你生病我們也不用管是吧。我握緊的手松了又緊,只覺得胸口憋著一口怒氣。

做完晚飯我進了爺爺的房間。他躺在床上,閉著眼,胸口微弱的起伏。病痛把他折磨的不成人形,已經快成一具骨架子。我鼻子頓時一陣酸澀,眼淚就要掉下來。我沒有驚擾他,又悄悄的退出去

殷紀之下班回來了,看到我的時候有一瞬間的錯愕,然後如往常般的對我笑:“老婆回來啦?”

我低低的嗯了一聲,然後自然的就抱過去。哪知道殷紀之卻稍稍的往後退了一步,即便我抱住了他,還是能覺得他身體的僵硬。餘光瞥見他不知所措的眼神,正注視著我的身後。

我鬆開他,回頭看見坐在飯桌上泰然自若的舒茜。

這頓飯吃的不好,我草草的結束,食不知味。刷了碗給爺爺喂好飯,我的身上已經是滿身的油污了,忍不住想換套衣服。

殷紀之似乎也是累極了,沒有像往常一樣坐在沙發上看球賽,而是跟著我回了房。我沒太在意,打開衣櫃準備拿睡衣換上,哪知道一打開櫃門就是鋪面的香水味。

我從不用香水,掃視了一眼,衣櫃裡有一大半竟然都不是我的衣服。我一把把所有的衣服都取下來往床上一扔,殷紀之似乎被我嚇了一跳,反射性罵了一句:“你有病啊!?”

“我有病,呵。”我冷笑,“你他媽告訴我,這些衣服是哪個娘們的?”

殷紀之一下就閉嘴了,沉默的不再說話。房門卻突然被敲響,我打開門,就見著舒茜站在房門口,一臉怯生生的樣子看著我:“嫂子.....我把我衣服放你衣櫃了,我能拿回去嗎?”

“拿走吧。”

我讓開門,她看著床上被扔的一串的她的衣服不禁有點尷尬,立馬拿了衣服就走。我關上門,然後摳著指甲開口:“怎麼回事,說說?”

“舒茜她就把衣服放這一下......又沒怎麼.....”

“沒怎麼?”我冷笑起來,“怎麼著她換衣服還得在我們的房裡?再說次臥也有衣櫃吧,嗯?”

“那邊放不下.....”

“她什麼衣服那麼多,是打算搬家過來了?”

“哎呀又不是多大點事,”殷紀之不耐煩了,“你別死揪著這個不放,有完沒完啊。”

“我怎麼就不該揪著不放?這是我家!她誰啊敢把東西放我房間,下次是不是要睡我的床我的男人啊!!”

“你夠了啊!沒完了是吧!”殷紀之也急了,“說話別這麼難聽,我懶得和你說!”

房門突然被打開,婆婆徑直闖了進來,恨恨的盯著我:“于蘇你少在這無理取鬧,我在外面可都聽到了的。把衣服放你這怎麼了!你這衣櫃多金貴是吧!?我侄女好容易過來一趟,你什麼意思?挑撥我們家關係是吧!”

“行行行,就你們是一家人,我是外人,行了吧!”

“你這什麼話!敢頂撞我老太太是吧!你爺爺我老太太整天鞍前馬後的伺候著,你就是這樣報答我的?”

我握緊的拳頭攥緊了,然後又頹然的鬆開。她見我不再還嘴,就恨恨的瞪我一眼,然後碰的關上房門出去了,走的時候還不忘罵一句白眼狼。

我有些難受,鼻子很酸。但是生活嘛,誰不是這樣說過來的。

早上起來的時候,我發現殷紀之早早的開始收拾自己。我察覺到他似乎有計劃去做什麼,就不免問他:“今天起這麼早幹嘛去啊?”

哪怕是昨晚吵過一架,他也不會不理我。悶聲答道:“陪舒茜去產檢。”

“她產檢你跟著去幹嘛?”

我心裡頓時就不舒服了,他沒有回答我。我也不想再跟他吵一架,又加了一句:“你一大男人跟著去多不方便,我去吧,正好公司給我放了兩天假。”

“你......”

“你什麼你,就這樣好了。就算是我替昨日的事給她賠禮道歉。”我不容得他回答,就起身開始收拾。殷紀之想說什麼,最後還是妥協。

舒茜收拾好在門口等著的時候,看見是我臉色變了變,尷尬的叫了聲嫂子。我對她笑起來,然後說:“你大哥今天有事去不了了,我陪你去。”

“可是大哥昨天才說......”

“他一大男人陪你產檢多不方便啊,外人聽到說閒話的。還是嫂子陪你去吧。”

她笑的很尷尬,但是也沒辦法回絕我。我總覺得她和殷紀之之間有什麼,但是我也不好妄加猜測。

到了醫院,她很熟路的找到主治醫師的辦公室。醫師看見她,也是非常熟絡的給她打了招呼:“今天這麼早就來啦?怎麼今天老公沒有陪你來?”

她臉上洋溢的笑又突然僵硬,然後小心的瞥了我一眼。沒有作出否定,也沒有肯定。我心下一沉,想起今天早上殷紀之準時的起床,這醫師說的老公,大概就是殷紀之了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