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劫難安

正文 第2章 產檢

書名:婚劫難安 作者:梧桐樹 本章字數:349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2


我突然覺得自己有些好笑。但是我什麼話都沒有說,默默的陪著舒茜做好了所有的檢查,回到家看見殷紀之坐在沙發上喝著啤酒看著球賽,心裡不是滋味。

我拍了拍殷紀之的肩頭:“你跟我回房間。”

他看見我臉色不好,也不敢多問,畏畏縮縮的跟我進了房。

“之前都是你陪著舒茜去的醫院?”

我漫不經心的問他。他一愣,想了一下,然後才點頭:“她在這邊舉目無親的,當然是做哥哥的我去。”

“媽呢,沒有陪她去過一次?”

“你也知道,媽身子骨不好,不能那麼折騰......”

“所以之前全都是你陪她去的?”

“是,不過,怎麼了.....”

我笑起來,眼眶酸澀的不行:“你告訴我,你什麼時候成她老公了?”

“你在胡說什麼......”

“我胡說?!醫院裡的醫師都認得你倆!挺恩愛的是吧!”

“那是他們誤會了.....”

“誤會了?!那你們去那麼多次為什麼就沒有解釋過?就連今天醫師當著我面說的,她都沒有解釋,怎麼著還要我去給你倆解釋!

“我覺得....我覺得沒必要.....”

殷紀之的聲音有點發顫,他低著頭不敢看我。哪知道門又被粗魯的推開,我見著婆婆叉著腰站在門口,舒茜躲在她的身後。估計是見我剛剛把殷紀之叫進房間,舒茜跑去告了狀。

“又嚷嚷什麼!你一回來就要把家里弄得雞犬不寧是吧?!”

“媽......”

“別叫我媽!一天沒事找事的給家裡找麻煩,你有完沒完,我告訴你,是我讓紀之陪著舒茜去的醫院,你有火沖我來!”

殷紀之站在旁邊不講話,我掃視了眼前的三個人,沒有一個是站在我這邊。想起隔壁房間的爺爺,我終於是歎了口氣,將眼淚憋了回去。

我沒有再說話,一把撞開婆婆就跑出門去。這家留著沒有任何意思了,我眼睛酸澀,也不想被這一家子氣的哭出醜相。

外面的天空蓋了重重的烏雲,我見著天邊被一道刺眼的白光劃開,接著就是震耳欲聾的雷鳴,雨真是應景的落了下來。我不知道去哪,走了一會兒也不太想哭了,哪知道頭頂上多了一把傘。

我轉過臉,看見鄰居太太對我溫柔的笑:“怎麼啦于蘇,一個人跑外面淋雨?”

她看著我,我只好擺擺手:“沒有呢,只是忘帶傘了。”

“這樣啊。”她略有沉思的想了想,然後又開口,“那你現在住哪?我送你回去?”

“我還住我家啊......太太怎麼這麼問?”

“你和你先生不是離婚了嗎?”

“啊,雖然是這樣......”

她遲疑的看著我,然後有些為難的打斷我:“沒有去路的話也可以來大姐家暫住幾日的......總待在前夫家,會惹新媳婦不高興的,你說呢?”

“新媳婦?”

我愣了,她似乎想到什麼:“對了,我家裡還燉著湯呢,要不先去我家坐坐吧?”

我看了看手心裡因為做菜燙出的水泡,努力撐出一個苦笑:“不了,我想先回家去,處理一點事情。”

說完我不等她回答我,轉身就朝回跑。

新媳婦?所以說那個舒茜根本就不是什麼表妹是吧?連鄰居的太太都知道,只有我一個人被蒙在鼓裡?

當初說的假離婚,殷紀之,你他娘的是想假戲真做是吧?!

我沖回家,發現房子裡並沒有任何人。覺得蹊蹺,隱約的聽見從爺爺房裡竟然傳出難以啟齒的呻吟。我一把推開門,竟然見著殷紀之壓著舒茜在衣櫃前深吻。見到我猛然推開門,兩人似乎都被嚇了一跳,怕是決計沒有想到我會臨時返回吧。

爺爺躺在床上瞪大眼睛說不出任何話,我看見他眼角的眼淚,頓時覺得無數的難受和委屈快把自己逼到絕境。

“你們他媽在幹什麼!?!”

我怒吼起來,上去拉著舒茜就是一巴掌:“賤女人,表妹是嗎?表妹來勾引表哥!你們把我當什麼!”

“于蘇你別無理取鬧!”殷紀之一把拽住我的手腕,瞪著眼睛看著我。他皺著眉惡狠狠的看著我,眼睛裡全是厭惡。我心裡似乎有什麼碎掉了,扯著嘴冷笑:“我無理取鬧?呵,殷紀之,你他媽就是個王八蛋!你就是這樣對我的是吧!”

“我怎麼對你了?現在你是我的前妻,而她才是我現在的妻子!

“現在的......妻子?”

現在......的妻子。

我眼淚模糊到看不清他的臉,他一把甩開我,然後摟住那個女人,溫聲勸慰。到了這一步,我還有什麼話好說呢,哈哈,我還有什麼話好說呢。

假離婚是你說的,現在你摟著別的女人,說我們完了。

“蘇蘇......”

腦袋一片混沌的時候,我被爺爺的喊聲猛然驚醒。我轉過去看,卻見著他劇烈的顫抖著,看見他的呼吸越來越微弱。

我猛地撲過去,撕心裂肺的吼:“爺爺!你撐住,你撐住啊....”

爺爺送到醫院的時候,就開始急救。我哭得幾乎哭不出聲了,爺爺是我唯一的親人了,如果爺爺出了什麼事,我在這個世界上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殷紀之,舒茜和婆婆站在邊上,都沒有說話。他們冷漠的站在邊上,眼神都默契的看向別處,不敢落在我的身上。是啊,他們現在有什麼臉再跟我說話,事到如今,連句對不起都是諷刺。

手術室的燈滅了,我心一緊,穿白大褂的醫師走出來,看著我,摘下來口罩。

“我們盡力了,請您節哀。”

他說。

我只覺得腦子一片天旋地轉,一個踉蹌就跪了下去。爺爺被蓋了白布,用手術

推車退了出來。我想去追,但是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爺爺死了。

我將他領回去,他緊緊的閉著眼睛,像是在睡一個好覺。自從他生病一來,就一直在靠著藥物休息,身體的病痛將他折磨的痛苦不堪。我知道,他曾說過,他說:“蘇蘇,我就想看見你幸幸福福,我就心滿意足了。”

他苦苦撐這麼久,卻還是沒看見我幸福。

我真是不孝啊。

哪知道遺體剛到家門,婆婆就站在門口,黑著臉看著我:“不能搬進去!”

“為什麼。”

我已經沒有力氣再和她吵了。她看了我一眼,然後抄著手不屑的說:“你把死人搬進去,衝撞了孕婦怎麼辦!?”

“可這是規矩!你可以讓舒茜暫時去旅館住一晚,我明天就帶爺爺走。”

“那是你那套規矩。我家有我家的規矩,我說不行就不行!”

她沒有一點退讓的意思,我見著殷紀之站在她身後,低著頭一句話也不說。我看著抬著冰棺的幾個人已經累得滿頭大汗,我只好揮手讓他們先放下。

冰棺堵在了樓道裡,外面的人開始指指點點的看著我。

“你們一家就是想這樣對我是嗎?”

我苦笑,乾脆就撕破臉皮的大聲嚷起來:“說要和我假離婚,結果找了個小三孩子都有了是嗎,當著我爺爺的面做苟且之事你們沒有臉的嗎,現在好了,把我老爺子氣死了,你們還想把我趕出家門,你們就是這樣對我的是嗎?”

“你胡說什麼!”婆婆急了,伸著手指著我,“你不要亂說!”

“我亂說?”我哈哈的笑起來,笑彎了腰,笑出了眼淚,“你們這家子噁心的人!害怕被我說了既然,你們無情,那我還給你們留臉面幹什麼。”

婆婆急了,沖上來就拽著我的頭髮對著我的臉就是兩耳光。打得我耳朵嗡嗡的響。我已經連續一整天沒吃飯沒喝水了,一點力氣都沒有。但是我只是笑,她還想打我,被圍著的人一把拉開,我順勢摔在冰棺邊上。

“你還好意思罵我們,要不是你是個不下蛋的母雞,我們至於去找代孕?現在跟我撕破臉,于蘇你長本事了啊!!”她邊罵邊掙扎著想來打我,鄰居死死的拽著她,但是她任有幾腳踹在我的身上。

疼嗎,我問自己。似乎是不疼了,再怎麼,也比不上心痛的。

“你就是個賠錢貨!和你老不死的爺爺一樣!”她罵著,“都是賠錢貨!只知道用錢!你怎麼不跟著你爺爺一起去死!”

我心頭一緊,忍不住回頭看了看躺在冰棺裡安詳的爺爺。樓道的氣溫很高,活著我沒讓他享清福,死後他卻還這樣被侮辱。我腦袋一陣陣的發暈,連眼淚都來不及掉下來,我眼前就是一片黑暗。

我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在醫院裡。點滴液一點一點的輸進我的身體裡,站在我床前的醫師見我醒來了,連忙招呼我:“于小姐,怎麼樣身體還難受嗎?”

我搖搖頭,腦袋確實眩暈的不行。他見著我,然後搖搖頭歎息著說:“懷孕了情緒波動就不要那麼大,傷了孩子怎麼辦。”

他這樣說,我頓時瞪大了眼睛,一時間竟然反應不過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