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劫難安

正文 第3章 懷孕

書名:婚劫難安 作者:梧桐樹 本章字數:338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2


他見我愣住,猜到了我的不知情,就遞給我一張B超,說:“已經第八周了,記得好好休息。我等會給你開點安胎藥。切記這段時間情緒不要太激烈......”

他後面說的我都聽不進去了,我看著那張灰白的B超,其實也看不出什麼。但是我知道,這是我的孩子的第一張照片。

“蘇蘇!”我聽見有人叫我,抬頭見著殷紀之那張臉。他似乎是跑過來的,還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額頭上密密麻麻的全是汗,“你現在,現在覺得好些了嗎?”

“你來幹什麼。”我別過臉,盯著打著吊針的手,“不去陪你的舒茜了麼?”

“蘇蘇,真的,真的對不起......”他緊緊的低著頭,“我也不知道事情會鬧成這樣......”

“不知道?哈哈”我冷笑了幾聲,“現在我爺爺去世了,你現在知道了?”

“蘇蘇我真的不是有意的,”他頓了頓,然後接著說,“老爺子他身體本就不好......再說你現在懷有身孕,我還是想和你好好過日子。你原諒我好不好,孩子這麼小,你就算不看在我面子上,也看看孩子的面上......”

我沒有說話,他似乎真的是有心悔改,突然就跪在了我的床前:“蘇蘇......我不想失去你和咱們的孩子......咱們回家,不鬧了好不好......都是我的錯,我發誓等你把咱們的孩子生下來立馬和她離婚!”說著,眼淚吧嗒吧嗒的往下掉。我從未見過他哭,結婚這麼幾年,他也從沒有給任何人下過跪。

婆婆這時候也替我辦好出院手續走了進來,見著她兒子跪在我的床邊,立馬就想把她的兒子拖起來。但是她又看了看我,突然老淚縱橫的哭起來:“蘇蘇是我們家對不住你!你就原諒我們吧!也看看孩子的面上啊......”

這個孩子我並不想打掉,他現在是我在這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了。我一個人撫養雖然沒有問題,但是孩子剛出生就沒有爸爸,這不是我想看到的。

我自小就沒有父母,我怎麼忍心讓我的孩子和我一樣受盡苦楚?

思量半晌,我最終還是開口:“好......”

殷紀之立馬蹭的就站了起來,扒著我的床沿驚喜的看著我:“蘇蘇你真的肯原諒我嗎?”

“可以......但是有一個條件。”

“你說!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

“你讓舒茜來見我,現在。”

我這樣說,故意不去看他。他一愣,略略的想了片刻,就立馬答應下來。接著他打了個電話,然後沒過一會兒,舒茜就出現在病房門口。

那女人看起來比我還憔悴上幾分,我見殷紀之見她的眼神裡有幾分不忍,心底又有無邊的怒氣。我故作漫不經心的說:“舒茜懷孕幾周了?”

她一愣,又轉頭看看婆婆和殷紀之。都沒有幫她搭腔的意思,只好硬著頭皮答我:“三個月了......”

“三個月?”我噗嗤的笑了出來,然後斜著眼睛看著殷紀之,一字一頓的問:“我記得,咱們離婚還沒有半個月吧?”

殷紀之沒有說話,有些難堪。出軌了就是出軌了,再追究這些沒有任何意義。我不再接著問下去,接著說:“我現在懷孕了,我們家也不需要什麼‘代孕’,你找個時間去把孩子打了,然後今天就給我搬出去。我會給你一筆錢當做補償,但是同時,你要是再和殷紀之見面,不要怪我鐵石心腸。”

我一字一句的說,舒茜的臉色變了一變,她不可思議的看著我,又轉頭看婆婆和殷紀之。哪知道兩人都別過臉故意不去看她,故意忽視她無措的眼神。

“紀之,你答不答應?”

我故意又將問題拋向他,他一愣,然後沒有看舒茜就咬著牙說:“蘇蘇高興就好,我自然是沒有話說的......”

舒茜的表情僵在臉上,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努力擠出一個笑容答我:“好。”

“那紀之,你就寫份保證書吧,舒茜也要在保證書上簽字。”我淡淡的說。婆婆終於坐不住了,隱忍著責問我:“于蘇,你是不是太過分了?”

“我過分!?”我看著她,覺得有些好笑,“他們兩個氣死我爺爺怎麼沒說過分,你不讓我把爺爺的遺體帶回去祭拜怎麼不算過分,指著我罵我打我的時候怎麼不算過分。”

“好了媽,你別說了。”殷紀之攔下想要繼續頂我的

婆婆,“這本來就是我們錯,她現在做什麼都不算過分......”

說著他就在護士站找了筆和紙,二話不說就將保證書寫完。名也簽了,就遞給舒茜。舒茜沒有什麼話說,也只好默默簽了字。

之後婆婆和殷紀之帶我回了家,舒茜一個人去打得胎。我想了想這件事終歸得有個結果,開始平復了些心情好好養胎。

這世間誰都靠不住,只有我和我腹中的孩子能夠相依為命了。

過了好幾日,我都在家窩著。給公司請了個長假,便打算好生修養幾日。封古漆卻在這時候給我發來短信,問我為什麼沒有去上班。我如實的答他,他先是覺得氣憤,後來說到我已經有了身孕,就過了好長一段時間才回我。

他說:“那你一定要好好的,有人欺負你一定要給我打電話。”

心頭一暖,我和他自從我結婚之後就再沒有怎麼聯繫過。但是從小玩到大的感情是不容易被時間磨去的,他還是裝作保護者的樣子擋在我的身前。雖然覺得他愛好遊戲製作這方面有點小孩子氣,但是在處理事情上,他從來不會讓我過多的費心。

但是安定的日子沒過上幾日,我就開始覺得奇怪了。每週我都回去超市買一些補品,但是第二天總會少一樣或兩樣。我雖然不是細心的人,但是對於孩子這件事我還是格外的仔細。所以每一種補品我都有看過介紹才斟酌著買的,所以少一樣兩樣我一眼就看得出。

這屋子裡可沒有別人,我就坐在房門口聽著門外的動靜,又聽見外面有淅淅索索的拉扯塑膠袋子的聲音。沒過一會兒,我就聽見防盜門關上的聲音。打開門看,果然袋子裡又少了一罐補品。

殷紀之早上就出門上班了,能拿的也只有婆婆。但是我畢竟沒有見到人,也不敢下定論。如果是她,她拿這些補品給誰呢。如果我沒猜錯的話——

我心下一涼,越想越覺得心寒。

於是趁著只有我和婆婆在家的時候,我裝作不經意的問了一聲:“媽,你見著我那個,一罐裝的補品沒有?我昨天才買的呢。”

她一愣,然後答我:“那個啊,我老太婆最近身子骨不好就兌來吃了,怎麼那種很好嗎?媽等會再去給你買一罐?”

“這倒不用,”我頓了頓,“我還以為是超市坑我錢呢,沒事媽你吃吧要是好用我下次多給你帶一份。”

她點點頭,又找了藉口去廚房忙活去了。

那明明是只能孕婦食用的東西,這老太太就算再不識字也不可能這個都不懂。

這中間一定有蹊蹺。

第二天一大早我又去超市多買了一些補品,擱在家裡。婆婆見我提這麼多回來還覺得奇怪,我就不經意的說:“媽你這陣子也挺辛苦的,這些補品你看著拿去吃吧,我多買了一些。”

她一愣,又難得的對我露出了好臉色,連連點頭:“還是閨女貼心。”

接著我又回房間等著,假裝睡覺。期間感覺到婆婆開了我的房門,看見我確實是在睡覺之後,又退了出去。接著我又聽見外面有窸窸窣窣的聲音,然後就是防盜門關的響聲。

我起身,然後走了出去。給殷紀之打了個電話,說我要去做產檢。他在電話那頭一頓,然後立馬關切的問我:“要不要我請假陪你去?你一個人,多不安全啊!”

“沒事啦,”我略略的說,“我一個人可以的。”

不等他回答,我就掛掉了電話。提著包就跟了出去,見著婆婆在樓下攔了一輛出租。她平常節約的要命,下著大雨都寧願坐公交也不打的,這是要去哪裡,這麼急著?

我攔了一輛的士跟在她的後面,左拐右拐的看見她坐著的車駛入市醫院。我心裡已經有了底,但是我還是想親眼看看,是不是我想的那樣。

她熟絡的走進住院大樓的第二棟,然後上去。我站在樓下,見她在第三樓出來了,徑直進了第二個病房。我跟著上去,剛走到門口,就聽見舒茜嬌滴滴的聲音:“媽你又買了補品過來,我這邊都快吃不完了。”

“這不還是心疼我的寶貝孫子嗎。”婆婆頓了頓,然後說,“可憐哦,孩子都這麼大了還不敢回去住。”

“媽你天天出來那個女人不會懷疑嗎?”

“哦那個傻女人啊,”我聽見婆婆得意的笑,“我說兩句就糊弄過去了......小舒啊你也別氣,等她把孩子生下來我就把她趕出去,你還是我們殷家的好媳婦兒!”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