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劫難安

正文 第4章 欺騙

書名:婚劫難安 作者:梧桐樹 本章字數:342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2


我握緊的拳頭發出哢哢的響聲,害死我爺爺,羞辱我,慫恿自己的兒子出軌,現在連同這個小三假裝墮胎,竟然還想著把我趕出去?!

我猛地一拳打在病房的門上,發出悶響。

裡面的人嚇了一跳,接著門就打開來。我見著舒茜挺著肚子躺在病床上,看見我露出驚恐的表情。

“于蘇!你!你怎麼在這...!”

“好婆婆,給我解釋一下?”我對她笑,她嚇得臉一下就白了。

“媽,她為什麼還沒有墮胎?”我注視著舒茜隆起的小腹,“您給我的證明是假的對吧。我很傻嗎?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面對我的質問,她只是沉默了一會兒,竟然惱羞成怒起來,一把把我推出門外:“你竟然敢跟蹤我!”

我萬萬沒有想到她竟然敢對我動手,畢竟我還懷著他們殷家的骨肉。一個踉蹌就摔倒在地,頓時覺得小腹一陣劇痛。

“給臉不要臉!本來這事你裝糊塗對大家都好,為什麼要鬧成這樣!”她吼起來,瞪著眼睛拽住我的頭髮瞪著我,“你不知道裝糊塗嗎?”

我腹痛的沒有力氣掙開她,疼的我忍不住弓起身子。我咬著牙看著她:“這就是給你們的機會?我這幾年兢兢業業給你們殷家當媳婦兒,到底哪點不如您老人家的意!”

“你就不配當我們家的媳婦兒!”她說。

我眼淚簌簌的落下來,咬著牙沒發出聲音。我模糊的看見舒茜躺在病床上得意的對我笑,憤怒,不甘心,可是我什麼都做不了。

“啊!!血!!”舒茜突然驚叫起來,指著我。我低頭才發現自己身下竟然已經是大灘的鮮紅的血,婆婆也愣了,連忙鬆開我往後退了兩步。

孩子,我的孩子!!

“啊!!!!來人啊!!!!”我嘶吼起來,我確信我的聲音已經傳遍整棟樓層,“救救我!!”

我唯一的依靠了!為什麼也要給我奪走!

沒過一會兒立馬就有護士抬著擔架過來,我被送到了急診室,進入病房的時候覺得額頭上的光慘白而又無力。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

我不知道他們給我開了什麼藥做了什麼處理,只知道最後迷茫的醒來的時候,看到殷紀之坐在我的床邊。

“蘇蘇你醒了!”殷紀之見我睜開眼睛立馬站起來,“太好了!”

“你還有臉來見我?!!”我哭起來,又嘶吼的罵,“你給我滾啊!我這輩子都不想見到你!你們一家子都是混蛋!!給我滾啊!"說著我將身旁的各種東西往他身上砸,他不躲,只是倔強的上前想要抱我。

"我知道是我媽的錯,我知道....我知道我對不起你.....你別激動,要打要罵都隨你,孩子好不容易保住,你千萬不要激動......”他用力的抱著我,附在我耳邊帶著哭腔說。

“孩子沒事就好”我一滯。

“嗯......已經竭力保住了。”他頓了頓,“醫師囑咐我讓你不要激動,你聽話,有什麼委屈你朝我發好不好,別激動。”

我隱忍著滿腔的怒火和痛苦,微不可及的點點頭。

過了半晌,我努力的平息自己的情緒,殷紀之見我不再掙扎,才慢慢的放開我。我看著他哭紅的眼眶,覺得有點好笑。我不是一次兩次都會被同一個辦法感動的人,這一家子人已經要逼死我了。

“從今以後,你都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我說,“你不用說別的什麼為了孩子,你媽她根本就不想要這個孩子。”

“不是的!”殷紀之抓住我的手,我連忙抽開,他覺得有點尷尬,又接著說,“媽她這次做的實在是太過了,就算是她不想要,但是我想要。”

“你想要?”我苦笑,“你想要就縱容你的親人一次次的傷害我??”

“不是這樣的我沒有......”

“那你告訴我,舒茜沒有墮胎的事你知不知道。”

“我......”

他沒有再回答,低下臉。我心裡有了答案,覺得實在是好笑。

“殷紀之,你記得結婚的時候你答應過我什麼麼?”

“.......”

“這輩子只愛我一個人。”我伸手摸他的臉頰,“可是你都做了些什麼,你就不怕遭天譴嗎?”

說完,我狠狠的抽了他一耳光。那一聲打得實在是響,響得讓我聽不清當初他在婚禮上對我說的話。他沒有說話,就是愣

愣的在那裡,低著頭也不敢看我。

“現在,你就跟我滾出去。從此以後,我跟你,跟你殷家,一刀兩斷”我把他敢了出去。

我在醫院住了大概一周的時間,就收到了工程隊的電話。通知我拆遷分配下來的新房已經裝修好了,按照我之前的設計裝修的。想了想也沒有再回殷家的必要,於是結束了住院,想先搬進新房住著。雖然據說新房不適合人搬進去,可是照目前來看,我已經沒有別的地方可去。

這個身體已經經不起任何的折騰了。我苦笑,連走幾步都開始喘,步子都是輕飄飄的。想來一定是自己少了什麼,至於少了什麼,我摸了摸我的腹部,眼淚又簌簌的掉下來。

都說時間會沖淡傷痛,可是這些天被受的重重對待,我還有什麼信心相信自己可以忘記這些事情?我疲憊的拖著身體回到新房的住處,剛想掏出鑰匙,卻聽見有嘰嘰喳喳說話的聲音從門內傳來。

工程隊還沒有走嗎?

我覺得奇怪,又核對了一下門牌號,確認無誤後,我打開了門。因為不確定是誰,就沒有發出太大的聲響。哪知道開門就看到婆婆和舒茜兩人有說有笑的坐在沙發上交談,自然的讓我以為我回錯了門。

我沒有說話,在那裡站了一會兒。舒茜一回頭看見我,突然驚恐的叫了一聲,像是見鬼了一樣。婆婆隨著她看向我,也是露出驚慌的表情。她故作鎮定的笑笑,然後對我說:“于蘇,你來這幹什麼?”

“這是我該問的吧?”我見著她們堆在門口的行李,“這是我家,你們來這幹什麼?”

“你胡說八道什麼?”婆婆說著又蠻不講理起來,“這是你和我兒子......”

“別把我和你們殷家扯上關係。婚已經離了,我們也一刀兩斷了,這房產證上寫的也是我的名字,拆遷費也是我的,你們給我滾出去,就現在。”

“該滾的是你!”婆婆叉著腰站了起來,“你個賠錢貨!我們殷家待你哪點不好,忘恩負義的東西!”

“是,是。”我笑起來,真不知道她到底有什麼臉說這句話,“你們對我好得很,這幾天我真真的什麼都看透了。你現在還好意思在這和我說這些?”

“死婆娘!”她氣急了,臉直接氣的通紅,然後她沖過來,拽著我的行李箱就想把箱子扔出去,“你給我滾!這是我們家!我們殷家!”

我當然不會隨她意,狠狠的拽住箱子不鬆手。她又不敢再對我動手,拽了幾次沒拽動,就突然倒在地上又哭又鬧:“好啊好啊。連你都欺負我老太婆!我不活了啊!打人了啊!!"

"殷太太,現在子裡就我們三個人,你裝給誰看啊。”我覺得可笑,嘲諷了一句。可是她還是沒有起身的意思,頗有把我逼出去的架勢。

如果是以前我可能會屈服,可是我已經不是曾經的那個傻呵呵的被人賣了還數錢的于蘇了。我站在那裡紋絲不動,任由著她撒潑無理取鬧。她鬧騰了一會兒估計身子骨都疼了,沒辦法,站起來用手惡狠狠地指著我:“你給我等著!”

她這樣說。然後不知道她給誰打了個電話,之前的憤怒逐漸轉變成小人得志的表情。我隱約覺得不妙,還沒做打算,門就被人砸的碰碰直響。我嚇了一跳,婆婆卻高興壞了,連忙去開門。

我這時候才看見有幾個五大三粗的婆娘闖了進來,見著我就黑透了臉,二話不說就拽著我往外拉,還有人趁亂狠狠的掐了我幾把,有人拽我的頭髮,接著我的行李箱也被扔了出來。我本來想掙扎或者和她們拼了命的,但是又時時顧忌著腹中的孩子,只好死命護著肚子。

我生來不是為別人拼命的,好不容易保住的孩子也絕對不被我的一時衝動給傷到了。

但是我也絕對不會任由別人欺負我了!

我直接打了110,那邊接通後,我說:“110嗎,這裡xx住宅區6棟10樓27號有人非法侵佔我的房子,麻煩您們快點派人過來一下。”

那邊很快的記錄下來,然後答我:“好的女士,請保證好您自身的安全。”

我狼狽的站在門口,卻將腰杆挺得直直的,冷眼看著已經緊緊閉著的防盜門。這些人在屋內嬉笑取笑的聲音傳到外面,他們是怎麼做到在做了一切傷害別人的事之後還繼續掠奪的?

原來善良是一切霸淩的理由。

沒有等多久,員警來了。上來好幾個穿著警服的人,看見我狼狽的站在外面,連忙上前問我:“你還好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