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劫難安

正文 第5章 新房

書名:婚劫難安 作者:梧桐樹 本章字數:334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2


我苦笑,然後答他:“我不好,一點都不好。”

他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立馬跟後面幾個人吩咐了幾聲。接著就是敲門,幾個人一擁而上,將屋裡的幾個婆娘全都按在了地上。

婆婆一邊哭一邊鬧:“這是我的房子啊!你們幹嘛抓我!”

接著我和這幾個婆娘一起去了警局,沿途她們還在不停的咒駡我。我只當做未聞,甚至發出低低的笑聲。車上的女警拉著我小心的安慰我,一邊義正言辭的站在我這邊說一定會給我公道,讓我千萬不要想不開。

其實有什麼想不開的,有什麼想不開的都要想開,這不是能不能,是必須。

我出示了我的房產證和身份證,以及相關的一些證件。員警很快結了案,判定新房和拆遷房都屬於我于蘇,而婆婆和相關的幾個人都必須接受15日拘留。得到這個結果的我,坐在被戴上手銬的婆婆面前,開始接近瘋狂的笑。

我笑的氣息不穩,笑的掉下眼淚。

“你們欠我的,我不追究了。”我停下來,盯著她一字一句的說,“但是你們殷家,也永遠不要想再從我身上得到一分一毫!”

她氣瘋了,臉氣的紅了又白。

我頭也不回的走出了那個地方,踏出門外的時候還能聽見婆婆充滿憤恨的喊叫聲。

她說:“賤女人,你去死好了!”

我搬入了新房,將婆婆和舒茜兩個人帶進來的東西全部都扔了出去。好不容易過了幾天舒心日子,小腹也慢慢的變大。我似乎真能看見我的小孩兒蜷縮著躺在我的身體裡,還能對我眯起眼睛笑。

這感覺真是美好啊。但是這樣的日子沒過幾天,我又接到警局的電話,說是婆婆天天堵警局門口,大吵大鬧,詢問我是否可以再和她私下商議一下。我沒等他說完,就徑直打斷:

“不好意思警官,對於她我實在沒有什麼好說的。也沒有什麼好商議的,是我的就是我的我扔了也不會分給她一星半點。如果她繼續這樣下去的話,我不妨建議警官給她一個妨礙公務罪,讓她好好想想吧。”

說完我就掛了電話,我知道她絕對不會甘休,但是我也絕對不會妥協。

但是接下來的幾天,警局那邊都有電話過來。可能是實在被那個老太太煩的不行,近乎是央求的請求我,讓我再出面和婆婆談一談。我想來這房子還是人民警察幫我主持公道拿回來的,總不能過河拆橋,給人添一大籮筐麻煩事,只好應了下來。

到警局門口的時候,就見著婆婆拿著擴音器在大吼大叫著,引來好一波圍觀的群眾。她見著我,立馬叉著腰就罵了起來:“臭婆娘你終於敢出來了是吧,夾著尾巴不敢見人?”

“我有什麼不好見人的。”我覺得好笑,“我又沒偷又沒搶,又沒去幫著兒子找小三,我憑什麼不好見人?”

“我跟你說姓於的!”婆婆似乎不想讓我繼續說下去,“你要是不把房子和財產給我,你就永遠別想又安穩日子過!”

“那我還就告訴你了!”我挑著眉毫無畏懼的看著她,“所有的東西該是我的就是我的,我就算拿去送人,我也不會給你們這噁心的一家子!”

“你別給臉不要臉!”說著她氣急了,就沖上來想打我。卻一把就被別人給拉開,旁邊的人也看不過去了,七嘴八舌的議論她。我也不知道她走到這一步到底還有沒有羞恥心可言,竟然還是張牙舞爪的想來打我。

“這件事我給你說清楚了,你再來糾纏員警也沒用,糾纏我也用。還不如趁早抱緊你的寶貝兒子,小心你兒子都嫌棄你。”

我說著,扔下一句嘲諷的話。她氣得老臉通紅,我已然不想和她糾纏下去,別她一會兒又演戲訛我可就太不划算了。

哪知道第二天,婆婆又帶了一波親戚堵在我的家門口。在外面又哭又鬧,不停的有人捶打我的家門。我本來不想管他們的,任由他們鬧去。反正我在家暫時也不需要上班出門。

哪裡知道到深夜的時候,婆婆竟然卷著被子睡到了我家門口。我到這個時候已經實在沒有什麼話好說了,只好打電話給殷紀之。

“喂?于蘇”殷紀之顯然對我打過去電話非常的驚訝,急切的叫我的名字。

“是我。”我頓了頓,又繼續說,“殷紀之,咱倆已經分道揚鑣沒有關係了。麻煩你管好你的媽,讓她別找我麻煩了行

不行。”

“她,她又去找你了嗎?”

“你連你媽現在不在家睡覺你都不知道嗎?”

“什麼?!”

“你現在,就過來把她給我接走。”我壓抑著胸口的悶氣,一字一頓的說,“否則如果她出了什麼問題,你不要賴在我頭上。”

電話那頭突然沉默了一下,殷紀之才回答我:“......好,我馬上過來。”

然後掛了電話。我此時已經覺得困倦不已,懷了孕嗜睡的表現倒是充分的體現在我的身上,就只好去房間睡了。我也不知道殷紀之是什麼時候把婆婆接走的,總之,第二天早上我醒來從貓眼往外看的時候,才看見婆婆慢吞吞又走到我家門口。

本來不想搭理她的,哪知道她摸摸索索的從布袋裡掏出一遝黃色的東西,還未細看,她就掏出火機,一把就在我門口點燃了。

我才發現,她拿的是紙錢!是給死人祭祀的時候燒的紙錢!而現在,她在我的門口點燃,火焰像凶獸一樣,一下就竄燃四處奔去。我頓時慌了神,轉身就去廁所接了水打開門就朝外潑。

這個女人是瘋了嗎?為了錢真的什麼事都能幹出來?

見到我開門了婆婆嘿嘿的笑了起來,看樣子得意極了。我氣得手都在顫抖,門被火燒的黝黑。

我不想和她多扯,直接報了警,對於這種撒潑的人也只有員警才能治她了。

員警和她交談了一會兒,但也只是無功而返的回頭來找我。他說:“這次她的縱火我會通知她的兒子來賠償你2000塊錢,畢竟年紀這麼大了做刑事處罰的話又不太好。”

我點點頭,他又頗為難的說:“我覺得最好你和她還是在商議一下吧,畢竟法律這邊沒有足夠合適的規定來約束她,這樣下去一直影響你的生活也不大好。”

我沒有說話,員警歎了口氣,就把婆婆帶走。巨大的困意又讓我有些睜不開眼睛。懷孕之後身體疲憊了很多,加上孕吐的狀況也很強烈,再受到婆婆每天無止境的騷擾,我不由的擔心自己是否能安安全全的生下這個孩子。

沉沉的睡一覺之後,第二天就決定去醫院做個產檢。婆婆因為昨天的事估計被殷紀之禁足了,今天沒有再來堵門。我趁著難得的好機會出門,想再從醫院回來的路上添置一些蔬菜瓜果日用品之類的。

到了醫院打了b超,做了各種檢查。醫師先是看了我幾眼,然後問我:“孩子他爸呢?”

我有些尷尬的笑笑,磕磕巴巴的答他:“在工作呢,忙。”

“忙也得跟著來看看啊。”醫師皺著眉,有著埋怨的口氣,“你看你,孕酮多低。這已經不是安全範圍內了,一不小心你就可能流產。”

“啊?怎麼,怎麼會......”

“怎麼不會。”醫師頓了頓,頗有些責備的意思,“都是准爸媽了,這麼不小心。要是再遲點過來查,恐怕都晚了。最近是不是情緒波動很大,而且沒有什麼鍛煉?”

我想了想最近一直被殷家糾纏,確實情緒起伏不定,大悲大痛是常有的事。而且也因為被堵門而不出門,就點了點頭。

“孕婦的情緒是很影響胎兒的發育的,都已經做了准媽媽了,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緒。做些鍛煉,增加身體的氧性,才能幫助穩住胎兒。我給你開一些安胎藥,每日服,千萬不要再大喜大悲,也不用磕著絆著,你這身子骨已經經不起折騰。”

醫師這樣說,然後迅速的給了我劃了藥方遞給我。我點點頭,忙不迭地的說了好幾句謝謝,就匆忙的出去。

心裡全都是後怕,要是再遲幾天來,要是出了什麼意外,該怎麼辦才好,我要怎麼樣活下去。

如若婆婆繼續糾纏我,我怎麼才能把孩子好好生下來,非走到這一步,我莫非只有妥協不可?

到家的時候,婆婆已經坐在了我家門口,還帶著大著肚子的舒茜。我本想當她們兩個不存在,繞開來開門。哪知道兩個人死死的擋在門口,頗有一種我一開門她們就沖進去的感覺。

婆婆注意到我手裡的產檢單,一反常態的沒有露出兇惡的表情。反而溫聲問我:“于蘇,產檢去了啊?”

我沒應她,她又接著說:“于蘇一個人帶孩子很辛苦的,再說,孩子一生出來就沒爸爸,多可憐啊。”

我還是沒應聲,只是低下頭看了看微微隆起的腹部。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