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劫難安

正文 第6章 流產

書名:婚劫難安 作者:梧桐樹 本章字數:327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2


“紀之就是我一個人帶大的,一個人又當爹又當媽,紀之還在學校被人欺負,別人都罵他是沒爹的雜種。你不想你的孩子也受這樣的委屈吧,啊?于蘇,為了孩子,咱們坐下來談一談,好不好。”

一老一弱認真的看著我,我真是非答應不可了。只好開了門,低聲說:“那就進來說吧。”

婆婆眉目一喜,立馬就扶著舒茜毫不客氣的坐到了沙發上。我給兩個人各倒了杯水,然後坐到了她們的對面去:“說吧,怎麼個談法。”

“是這樣的,”婆婆‘和善’的對我笑,“我覺得吧,你這邊把工作耽誤了又在家,一個人沒人照顧你。懷孕前期還好,後期挺著個大肚子沒人看著你怎麼行。要不你搬回去吧,我和紀之照顧你。”

“那舒茜呢?”我也不拐彎,直接就指著她說。

“她啊......你看看,她這肚子已經不能流產了,否則這輩子都生不了小孩兒了。你也是當母親的,你也不忍心吧。”

“所以呢?”

“我想的是,你搬回去跟我們一起住,這新房不就騰出來了嘛。你讓舒茜在這住,等她把孩子生下來我讓她立馬走,行不行。”

“我爺爺拿命換的房子,你告訴我你要我把它讓給一個讓我無家可歸的女人?”

我覺得可笑,我以為婆婆能有什麼好主意,原來還想讓這個女人鳩占鵲巢?說到這裡我也不想再和她談下去,她接著說什麼:“不是這樣的”,什麼“都是為了紀之的孩子”,我不想再聽,就站起來。

“行了,我覺得我們還是沒有什麼可談的。讓我把房子讓出來,不可能。你們請吧。”說著,我就打開了防盜門。

婆婆還想和我說什麼,我已經不想和她談了。不聽她多說,就拽著兩個人的衣袖把她們趕出去。婆婆見她好說歹說都沒有用,竟然急了,罵了一句:“不知好歹。”就又給了我一巴掌。

我猝不及防的挨了這一巴掌,往後踉蹌了一下,不可置信的看著她倆。心裡覺得自己真好笑,竟然還想和這樣噁心的人談合。婆婆上前還想打我,我連連退了幾步,哪知道突然被絆了一腳,身體不受控制的往後摔去。

倒地的時候,腹部一陣劇痛,婆婆又上前拽著我的頭髮一聲又一聲的問我:“你同不同意!說啊!”,我咬著牙不發出聲音,只覺得有汩汩的血從我身體裡流出,眼見著自己的褲子被一層一層的紅色浸濕。我好像聽到我腹中孩子的哀嚎,疼痛一下讓我失去了意識,在眼前全黑之前,我見到舒茜得意的笑。

我再次醒來的時候,看見殷紀之的臉。他皺著眉頭看著我,見我睜開眼睛,反而局促不安起來。我不在意他,我只覺得渾身都在疼痛,痛得我翻不了身。再反應一下,我竟然在了醫院。

“你怎麼在這......我怎麼在醫院?”腦子嗡嗡的疼,又疼又響。我用力的揉了揉太陽穴,殷紀之伸手想摸我的頭髮,我敏感的躲開。

他的手尷尬的架在空中,然後順勢收回,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

他說,對不起,于蘇。

他說,對不起都是我的錯。

他說,對不起,孩子......沒保住。

我的腦袋像是被炸開了花一樣嗡嗡作響,一時間沒有任何反應。過了好久我才又問他:“你說......什麼?”

“孩子沒了......”他緊緊的低著頭。

“怎麼會呢,怎麼會呢?!”我一把掀開我的被子,“孩子明明在這啊!明明在這......”

我的手摸到腹部,沒有往日的突起,沒有和我一致的心跳了。我一愣,聲音漸漸小了下去。

孩子......呢?

“我的孩子呢?你把我的孩子藏哪裡去了!”我嘶吼起來,開始崩潰的喊叫,將自己身邊的東西統統都朝他砸過去。

外面的醫師和護士被我驚動了,三三兩兩的沖進來。二話不說就上來按住我,我拼了命的掙扎,甚至不惜以牙來咬他們。但是最終我還是被綁在了床上,被強行注射了鎮靜劑。

我想起來婆婆給我的一巴掌,想起舒茜絆我的一腳,想起我腹中的孩子未出世就被屢次陷害。趁著最後的意識,我朝殷紀之一字一句的喊:“你媽和舒茜我一個都不會

放過!我要告你們!我要你們償命!!!”

殷紀之看我的眼神好像很害怕。他瑟縮的抖了一下,頭也不回的跑了。怕是我現在的樣子像極了瘋子,或是厲鬼。

誰能不怕呢,可是誰能知道我的絕望呢。我活下去的唯一希望都沒了,老天為什麼要對我這麼殘忍。我已經失去了一個至親,現在連我唯一的骨肉也要給我奪取,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那天晚上我哭到無法喘氣,陪床的小護士一直陪著我說話,我才稍稍感覺好過一點。當晚封古漆給我打了電話,問我為什麼一直沒有回他資訊,我不知道該說什麼,或許什麼都不想說了。

“行吧,你什麼都不告訴我,那你告訴我你現在在哪?我在你家門口敲了好久的門,你不在,那你在哪?”

“市醫院。”我報了地名,也不想再多說,沒等他回答,就掛了電話。

我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睡著,小護士趴在我的床邊都睡迷糊了,我都還睜著眼睛。好不容易累到閉上眼睛,又立馬看見一個血肉模糊的小孩兒。我又簌簌的流眼淚,小小聲的哭:“孩子,我對不住你。”

這樣反復直到第二天天亮,我睡得實在不好,也沒有什麼精神勁了。小護士早早的就去給我買粥,哪知道她前腳出病房,後腳殷紀之就拉著婆婆進來了。

看著那張噁心的皺巴巴的臉,我蹭的就坐起來,手就伸向床櫃上的杯子。殷紀之立馬開口:“于蘇你別激動,是我讓我媽來給你道歉的。”

“道歉,道歉有用嗎?”我猛地將水杯往她站的地方一砸,瞬間玻璃破碎飛濺,“我只要你把孩子還給我!”

婆婆嚇得往後一躲,殷紀之連忙擋在她的面前:”于蘇,我們不奢求你的原諒,只求你給我們一個彌補的機會,好不好....."

“滾.....誰稀罕你的補償!”我恨不得把那女人扒皮抽骨,”上一次你也是這樣來醫院求我,之後你們殷家對我做了什麼?”

“給臉不要是吧?!”婆婆躲在殷紀之後面罵罵咧咧起來,“你又沒死你弄這麼大陣仗幹嘛,孩子死了誰也不想。反正我們殷家也不稀罕你那個種,都跟你一樣,賤皮子,給臉不要......”

“媽!”殷紀之沒想到他媽媽還會這樣說,立馬轉身怒目瞪著她。

“看吧,這就是你所說的道歉。”我哈哈的笑了起來,“殷紀之,你們一家可是對我好得很呢。”

“少在那裝模作樣,兒子咱們走,回去跟舒茜好好過日子不要管這個賤女人......”說著婆婆就要拉殷紀之的手臂。

“媽你有完沒完!”殷紀之第一次一把推開他的母親,“把我弄得妻離子散的你很高興嗎!?我這輩子都是你操控下生活的,連我的孩子,我的愛人都不愛,你不如連我,都不要愛了!我不需要你這樣的愛!”

“好啊,你翅膀硬了是吧?現在嫌我多事了?我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什麼!?還不是都為了你!你這個逆子,枉顧我這麼多年一個人又當爹又當媽把你拉扯大,你就為了這麼個賠錢貨給我鬧!?我真是瞎了眼了,養了這麼個白眼狼,真是瞎了眼了!”說著,她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又哭又鬧起來。我覺得可笑,真的可笑,但是我笑不出來,只想現在翻下床一把捅了眼前這個噁心的老女人。

“鬧夠了吧?”門外突然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還不滾”

封古漆突然走進病房,我竟然都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到的。他緊緊的皺著眉,低著頭,眼神近乎要把人撕碎。殷紀之不知道他是誰,正在氣頭上直接就頂了一句:“你他媽誰啊。”

“你管我誰!”封古漆把手機舉起來。

“......死了個孩子而已。反正我們殷家也不稀罕你那個種,都跟你一樣,賤皮子,給臉不要......”這是之前婆婆說的話,我才見到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是剛剛的錄影。殷紀之臉色變了一變,婆婆也瞬間不敢再說話。

“還不滾?”封古漆眼裡的怒氣似乎快抵擋不住了,隨時都有和殷紀之打起來的預兆,“滾回去找律師吧,等著收法院的傳票。”

他這樣說,殷紀之還想說什麼,但是封古漆的眼神似乎太可怕了。他只好張了張嘴,最後什麼話也沒說,拖著婆婆走出去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