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劫難安

正文 第7章 患難知人心

書名:婚劫難安 作者:梧桐樹 本章字數:336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2


“真是的,這個野男人是誰?他什麼時候進來的?我知道了,肯定是那個賤人的野男人對不對?……”

門外的聲音在慢慢遠去,但對方那尖銳的聲音依舊是可以斷斷續續聽明白話中的內容,讓屋內靜立的二人一陣尷尬。

“媽,你夠了沒有!要說回家再說!”

一聲怒吼過後,門外樓道裡的聲音終於消停了下來,傳來一陣劈裡啪啦漸行漸遠的腳步聲後,終於靜了下來。

我沉默的垂頭,心裡的思緒如同亂麻一般的揪成一團,近日來的波折和委屈終於在這一天,當著殷紀之的面,撕開了最後一層遮羞布,這麼狼狽的一面,卻好巧不巧被最不想看見的人撞到!……

封古漆在我身旁無奈的歎了口氣,聲音無奈至極,我垂下的目光中,封古漆的腿動了動,朝著門那邊走去。

他要走了嗎?我心下一突,正抬眼準備看個仔細時,封古漆就已經長腿幾邁來到了門前,將虛掩的門“啪嗒”一聲關上了。

……

“蘇強,你不是說你過的很好嗎?可是今天我看到的這些事……”

“你不要說了好嗎?別問了,我求你!”

我終於堅持不住,雙手捂住臉,無助悔恨的淚水從指縫裡慢慢滲透,低聲抽泣起來。

我時常想,如果當初出差沒有回來,是不是就不會有這一切?我是不是還能活在當初那個虛假的環境裡,過著自己所謂的自欺欺人的“幸福”?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這句話現在的我比誰都更清楚。

耳邊的腳步聲來到我的身旁停下,一隻溫暖乾燥的大掌落在我髮絲淩亂的頭頂上,溫柔撫摸,將我的頭髮簡單整理後,又是一陣歎息。

“好,我不問,你不要哭了行嗎?”聲音頓了頓,封古漆無奈,語氣半是心疼半是自責:“對不起,是我的錯,我不該問你,當初我就勸你不要選那個人!如今他竟然敢這樣對你,我定會幫你出了這口惡氣!”

我緩了口氣,將還想往外湧的淚水硬生生憋了回去,整了整方才因為同婆婆爭吵時弄亂的衣服,讓自己看起來沒有那麼狼狽後,才敢抬起頭重新看向封古漆。

“今天,謝謝你!”我抿了抿乾燥的唇,眼前是時遞過來一杯溫熱的水,我默了默,猶豫了下,還是接過來喝了一口。

就是這種無微不至的溫柔,讓我每每對他都有一種自慚形愧的感覺,現在更是如此。

“你走吧,我現在心裡亂的很,你,讓我好好靜靜!”我眼神四處亂飄,最後,一咬牙還是說出了這句話。

靜了靜,封古漆點了點頭,說了幾聲安慰的話,也不勉強,便開門離去。

我看著他關門離開的背影,一把掀起被子鑽了進去,躲在裡面終於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

如今,當真是連我唯一可以來看我的朋友都被我攆走了,這個時候除了他,也不會有點第二個人來看我了吧?

心中越想越是覺得難受,以前那些稱兄道弟的同事和“姐妹”們,如今她出了事,這麼長時間她不信她們一點都不知道,可卻一點消息都沒有!這就是所謂的患難見真情吧!

一個人靜靜地爬在被子裡,哭夠了後,肚子卻突然叫了起來,便一個人慢慢的爬了起來。

腹中空空的滋味確實是不怎麼好受,我仔細算下來,自己自從沒有了孩子後,好像並沒有怎麼好好的吃過飯,今天同婆婆的爭吵,算是徹底讓她的肚子不服氣的起了生理反應。

我踢踏著鞋站起身,準備想去食堂裡看看有什麼吃的,隨便應付一下時,卻忽然聞到了一股淡淡的粥香。

粥?

難道是給我打粥的小護士回來了?

順著香味,我一臉疑惑的往病房外走,入眼看到了一道極其熟悉的身影,正拎著粥和各種小菜,邊走邊嘴裡念叨著什麼。

“你怎麼又回來了?”

我皺眉,看著聽到聲音抬起頭看我的封古漆,有些不知所措。

“我剛才看你一臉虛弱,猜你肯定最近沒有好好吃飯,便去你愛吃的那家飯館給你打包了一些帶過來,你餓不餓?快過來吃的!”

封古漆殷勤的拉過我的手,將我按在病床上,將用一次性盒子裝的粥放在我面前的小桌上,粥前還有各種開胃小菜,顏色鮮潤,讓已經餓了不小時間的我頓時覺得食指大動。

我只是稍稍

猶豫一下,便果斷的屈服在了美食的誘惑下。粥是煮的稀爛的皮蛋瘦肉粥,入口即化,吃的我很是滿足。

一餐風捲殘雲後,我有些尷尬的放下筷子,看著對方那張溫柔的臉,憋了半天,最後又憋出了一句:“謝謝你啊!”

封古漆這人是同我從小長到大的青梅竹馬,情同親人,對方也一直像個長兄一樣照顧著我,我一直很感激他,正如此,我才更不想讓他看到我這麼不堪的這一面。

“對不起,剛才是我來的不是時候,說的話語氣也不對,你如果生氣,就打我一頓吧!”

“不,我不怪你,如果不是當初我識人不清,也不會有現在的一切。”

我勾唇笑了笑,二人之間的氣氛突然變的輕鬆了些許,讓我找到了當初二人之間的感覺。

其實封古漆並不是一個性子和善的人,相反,他睚眥必報!別人對他好也也對別人好,如果有人惹到他的話,即使那人在天涯海角,他也會想盡辦法讓那人栽個跟頭!這樣的人能將我當成親人般的對待,著實讓我覺得很幸運至極。

畢竟男女有別,再說我現在再怎麼說也是一個懷過孕的女人,他一個沒成婚的未婚男子到底是不適合久呆,封古漆又說了一些囑咐我好好休息的話,便也走了。

我望著對方走遠的背影,有一次慶倖有一個這樣人作朋友,讓我現在還不至於是孤自一人。

慢吞吞的收拾好了桌子上的東西後,我又挪會了床上,準備吃完飯就早早的休息,在最快的時間內把自己的身體調整好,這樣才能早些整治那自以為是的二人。

一夜無夢。

出了昨天那種事,我本以為殷紀之會自覺臉上羞愧,很長一段時間不會再見到我,沒成想第二日在我醒後,一大早就看到了坐在我病床前等待我醒的殷紀之。

“你怎麼在這裡?”

我原本還昏沉的睡意,瞬間被驚的醒了大半,盯著端坐的人警惕起來。

殷紀之看到我有些嫌惡的臉色,苦澀的笑了笑,聲音歎息道:“對不起,媽的事,我是昨天剛剛知道的,她肯定是不小心,再說她年紀已經大了,你能不能,饒了她這一次?”

我坐起,眼睛死死的盯住殷紀之,心頭不可抑制的湧起一陣酸澀和憤憤!為什麼,這個曾經對自己甜甜蜜蜜,許下山盟海誓的男人,說什麼一輩子,誰能想到會有這般,如今竟然這樣的狠心,不要臉!

“饒了她?我為什麼要放過她?殷紀之,你擦擦眼睛!那可是你的親生骨肉!孩子沒有了,現在你讓我放過罪魁禍首,你的心到底是怎麼長的?”

我怒氣衝衝的質問出聲,我咬著嘴唇看著這張明明熟悉至極現在卻越來越陌生的人,越來越覺得這個人已經變了,和當初我認識的那個人一點都不一樣。

殷紀之被我的質問聲嚇的一哆嗦,像是在想點頭同意,但是很快又回過神來,皺眉為難。

“可是,她畢竟是咱們得娘啊!她年紀大了,免不了有些事糊塗分不清楚,你答應我,就原諒她這一次好嗎?我回去一定好好勸她!”

我先前還能耐心的聽他說話,可是後來的話我卻是越聽越憤怒,心中從一開始就壓抑住的怒火,此刻就像是決了堤的洪水,爆發了出來。

“什麼叫我就原諒她這一次?你也說了她年紀大了,難道她年紀大就可以胡作非為了嗎?那可是我辛辛苦苦,小心翼翼懷胎六月的寶貝,就這樣被他親生奶奶給弄死了,孩子都已經成型了!那,可是她的親生孫子,她怎麼下的了手!”

殷紀之心裡也是難受,看著我痛苦的模樣,想要勸我的話在喉嚨裡滾了幾滾,終是說不出口。

還好他還沒有像我那個婆婆一樣分不清是非,沒有再繼續勸下去,像是泄了氣,也不再說什麼勸說的話,讓我舒心了不少。

“不管你怎麼說,我是一定得為我的孩子討個公道,現在我們已經離婚了,也請你不要再說什麼‘我們母親’的話!樓道外有監控,我會讓她為我的孩子付出應有的代價!”

我勾唇,對著殷紀之一字一句的吐出這段話。

殷紀之沉默,不再勸我,靜靜地注視了我一會後,道:“我會勸勸她,你好好保重!”說罷,起身走人。

我不期待殷紀之真的能夠勸得了婆婆,反正現在都已經反目成仇,我不介意再給自己拉點仇恨值,力所能及的為他們找麻煩。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