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劫難安

正文 第8章 鬧劇

書名:婚劫難安 作者:梧桐樹 本章字數:334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2


本以為今天清早殷紀之來過來後,那個婆婆一時半會應該不會不會再來的,誰成想不過半日,她便又氣勢洶洶的找上門來。

我看著找上門來的人,心下又是一陣氣血翻湧!果真,我真的就不能相信殷紀之,殷家的人就是一個樣的!殷紀之那麼相信她,能勸的了她才怪。

“對不起于蘇,我沒勸得了…”

我皺著眉擺了擺手,現在我聽不進去殷紀之說的任何話,眼睛只死死的盯著眼前的人,全身的注意力這個害死了我孩子的罪魁禍首身上,直覺她每次來都沒有好事,這次更是氣勢洶洶。

“媽,我們回去吧,有什麼事是不能回去好好說的?我們現在還在醫院裡呢!”

殷紀之見我沒有反應,心中再加上之前的愧疚,也不再勸我,轉身看著婆婆,拉著她的胳膊企圖想把人帶出去,不出意料,婆婆狠狠一甩,將殷紀之的手臂摔了下去,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你做什麼?有什麼不好說的?她又沒有死,孩子,孩子怎麼了?反正孩子是生是死都是我們殷家的孩子,我們殷家也不稀罕那個種!這個臭婆娘成天出差出差的往外跑,誰知道孩子是不是她和別的野男人鬼混懷上的?”

我冷眼看著眼前嘴臉噁心的婦人,出奇的沒有更加憤怒,相反,冷靜的出奇,懷疑自己當初為什麼會嫁到她家!更不應該讓她做自己的婆婆。

“于蘇,念在我們曾經也是婆媳一場的情份上,我在最後給你一次機會!今天就把房子的產權給我交出來,從此以後我們就兩不相干,我再也不來找你如何?”

“不行,這個我是絕對不能答應的!”

果然,她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忘記房子的事情!不管她再怎麼用盡手段,我是都不會把房子的產權交出去,房子是我爺爺用命掙出來的,為何要憑她空口無憑的威脅,就輕易的交給那個賤人?

“我現在已經不是你們殷家的兒媳,你的那套威脅對我沒有用!想要房子自己去買,別來煩我,沒有用!”

我抱臂而立,將身材已經有些走樣的婦人上下打量一遍,有些譏諷的笑了笑,笑自己從前竟真的將這人當做親人,只要是有什麼好用的、有用的保養品好東西都往這人這裡送,要不然她也不會還這麼保養得滋潤!

“我敬您現在是為你年長的長者,但並不以為我就必須得把東西給您!您想要什麼可以仔細去整掙,”

“說完了沒?說完了就請你走吧!”

在婦人嘴動了動,即將想要發飆時,門被人悄無聲息的推開,走進來一個熟悉的身影,手裡捏著一樣東西,看不清是什麼,緩步來到人的面前,看了我一眼,擋在我得面前,轉身對著婦人淡然道。

婆婆上下打量了一翻封古漆,皺眉了瞬,終於想起來眼前的人為什麼這麼眼熟,顫巍巍的伸手指著封古漆,怒氣衝衝的指著封古漆,像是氣到了極致。

“好,好啊好,好你個于蘇!我就說你的孩子來的莫名其妙,現在看來還真的是有貓膩啊!于蘇?你說,孩子是不是你和這個野男人一起鬼混懷的?要不然他怎麼會這麼護著你?”

我嫌惡的皺了皺眉,開口想解釋,但是覺得什麼樣的解釋在這樣的面前都會被誤解的一無是處,索性就這樣冷冷的望著她。

封古漆沒有那個心情同眼前的婦人爭辯,直接亮出來手中的一直攥著的東西。簡單的點了幾下螢幕,一塊不大的顯示器上就呈現出了剛剛婆婆進來的那一幕,清清楚楚。

婦人驚叫一聲,捂著嘴直接嚷開了:“你,你,你怎麼能這樣!我要報警,你居然敢錄視頻!”

剛剛喊完,就繼續道:“對,就是你,說,這是不是你認識的人,那剛才又是怎麼回事?是不是于蘇你肚裡的孩子,就是那個男人種?”

婦人像是知道了什麼驚天大秘密,繼續嚷道:“肯定…我沒說錯吧,你肚子裡的孩子”……

“要不想這段為老不尊的視頻流傳出去,那就從現在開始,趕緊給我滾!”封古漆低聲怒道,沒有心情再同婦人理論,直接拿著視頻威脅。

婆婆張了張嘴,到底還是要臉,狠狠地瞪了一眼封古漆和他身後的我,怒氣衝衝的要拉著殷紀之走。

殷紀之眼睛定定的望著封古漆,忽然臉上浮現起一股薄薄的怒意,任由婦人再怎麼拉扯,身體就是不動。

身為男人,他自然能接受的到來自對方傳來的敵意,這關乎男人的尊嚴,雖然我現在已經被不是他的妻子,但是曾經屬於自己的東西,如今這樣被人覬覦,心中怎麼可能不氣!一時間獨屬於男人的佔有欲前來,殷紀之難得硬氣一次,想要上前同封古漆動手。

都道來的早不如來的巧,此刻從門外走進來一個肚大如鬥的女人,扶著肚子小心翼翼的走進來,看似嬌弱卻一把拉住了想要動手的殷紀之,身子柔弱無骨似的依偎在對方身上。

殷紀之的身形一頓,只是猶豫了瞬,便順勢扶住了對方柔弱的身體,語氣還是有些不善道:“你怎麼來了?不是在家裡好好養胎嗎?”

一時間屋子裡的氣氛凝固的厲害,四雙眼睛齊刷刷的盯在殷紀之的臉上,原本還算寬敞的走廊,因為方才夫人的大喊大叫,已經擠滿了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人,走廊裡也是時候響起來醫生催促人回房的聲音。

殷紀之也察覺出不對,懷中的人是推也不是抱也不是,舒茜是時候輕聲拉著殷紀之和婦人,灰溜溜的走了。

走廊裡的人很快被趕來的護士給疏散,三個人也已經走遠,等到護士問清楚情況後,房間裡終於只剩下二人。

“你怎麼來的這麼快?”

我有些疲憊的揉了揉疲憊的雙眼,不信一次封古漆來的這麼快,第二次他還能來的這麼及時,而且他手上還沒拿著視頻,我都不知道他什麼時候錄的。

封古漆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我,道:“昨天我後,不放心,怕她會來找你麻煩,所以直接走在你的病房門前裝了個微型攝像頭。”

所以他才能來的這麼及時嗎?那豈不是我的一舉一動都在被封古漆的眼底?

封古漆看出來我的疲憊之色,動了動唇,歎息一聲,來到我身前,無奈的揉了揉我難得柔順的頭髮,眼中滑過疼惜之色。

“于蘇,你說,這樣的你怎麼能讓我放心呢?”

這個動作是我熟悉至極的動作,封古漆比我大兩歲,從小他就是我的哥哥,只要我受了什麼委屈,他都會寵溺的輕輕摸摸我得頭髮,對我說沒關係,有他在。這個習慣一存在,就保留到了直到我成家後兩人分開為止。

我有些頹然的坐在了沙發上,將身體埋進柔軟的沙發裡,真不知道這種糟心的日子還要過多久,只要想想殷紀之和舒茜就頭疼。

“我有什麼辦法?就現在的樣子,只能得過且過了!”

我目光空洞的望著病房白色的天花板,努力讓自己的情緒恢復平穩,聲音輕鬆道。

封古漆點了點頭,知道我心情不好,不再繼續這個話題,想起一件事,又道:“你在醫院住了這幾天,身體應該好了些吧?如果身體沒有什麼問題,醫院不是什麼好地方,我趕快送你出院吧!”

“謝謝,身體沒問題了,我也就覺得早點出去的好,我不想再在這裡帶下去了,還是回家的好。”

醫院到處都充滿的消毒水的味道讓我極少能安眠一整夜,每每一個人安靜下來的時候,我就會忍不住懷念那個尚還未同我見過面的孩子,他有沒有埋怨我沒有能力保住他?

“好,你想住在那裡?最近在我沒有什麼事,你要搬家或者收拾東西什麼的盡可以來叫我,我很樂意幫忙!”

沒有了殷家人的噪音,封古漆的心情也好了不少,看著我輕鬆道:“還有,不用對我說謝謝,我們從小一起長大,早就已經情同親人,怎麼還這麼客氣?”

聞言,我也忍不住勾了嘴唇,看著封古漆輕輕點頭,思索半晌後,道:“我還是住到從前買的那套房子吧!反正左右房產證都在我手裡,她們也不能拿我怎麼辦!畢竟那可是我爺爺拼命換來的地方,在哪裡,我覺得就像有爺爺陪著我一樣。”

“也好,那明天早上我再來找你,你手機裡還有我得號碼吧?如果他們再來找你的麻煩你可以打我的的電話,也可以直接按急救鈴去找醫生,千萬不要心軟!”

封古漆上下打量著我,總覺得我得性子太軟,等會殷紀之一個人過來溫柔相勸哄兩句我就會心軟,畢竟當初我義無反顧的嫁給殷紀之的樣子可是歷歷在目,他不可能不懷疑擔心我得立場。

我轉眸,暼道:“你覺得,他們能有我的孩子重要嗎?放心,我現在在一心只想要讓殷家人和舒茜得到應有的報應,嘗一下被綠的感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