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劫難安

正文 第11章 陰差陽錯

書名:婚劫難安 作者:梧桐樹 本章字數:340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2


我皺了皺眉,不知道她這來了又走,既沒有罵人也沒有撒潑,到底是要鬧那樣。

突然,一陣低沉悅耳的手機音樂鈴聲響起,我朝著聲音的來源處看去,就看到了正在皺著眉掏出手機的封古漆。

封古漆看到手機上來電顯示的備註,眉頭皺的更緊了,頓了頓,還是滑動接聽,聲音不悅道:“怎麼回事?我不是讓你今天沒有事就別給我打電話嗎?”

電話那頭不知道說了什麼,讓封古漆看起來心情更是不好,終於等到對方說完了要點後,毫不留情的“嘟”一聲掛斷。

“怎麼了?是有什麼事嗎?”

我眼見著封古漆剛剛心情由晴轉陰,能讓他心情糟糕的,恐怕除了剛才的李蘭英,也就是打電話的那頭髮生了什麼他不想知道的事吧!

“抱歉!”封古漆遺憾的看著廚房的方向,語氣頗為幽怨道:“我以為這次可以嘗一下小蘇的手藝呢,可是臨時公司突然發生了點事,我必須趕回去,所以…”

“沒事!”我擺擺手不在意道:“不就是飯菜嘛,只要你不嫌棄,你想吃就來,又不是什麼稀罕的東西!既然有事那你就先去忙吧!”

封古漆點點頭,沒有再多說,擺了擺手,徑直離去。

我在門口好奇的張望,卻只看到封古漆腳步匆匆的背影,我不知道他什麼事這麼著急,但也一定是非常緊要的吧?

一個人回到屋中,廚房裡原本打算來做煮面的水已經燒的滾了,現在要吃飯的人也不在了,也就沒有了繼續做飯的必要。

翻箱找櫃,找出來一個樣式頗為老久的暖水壺,將已經燒的滾開的熱水裝了進去,總不能白白浪費。

既然要做一件事那我就要堅持到底,事情現在已經有了起步,作為證據的視頻都有已經在我手裡,下一步我只要找個靠譜的律師就可以起訴。

許麗說的那個莫莫律師院工作的人,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個高矮胖瘦,人品如何,又不好意思當口過問,索性盤腿坐在沙發上,直接開始了人肉搜索。

沒想到網上關於這人的資料還是挺多的,也是本市還算不錯的一個律師!勝率也在百分之八十。之前我一直沒有關注過這方面的,所以不知道有這號人在,現在看來這人的資料還是不錯的,基本確定律師就找他吧。

或許是因為太過專注,不知不覺時間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天色已經漸黑,原先吃得那些飯菜也已經消化的差不多,將就著中午做給封古漆沒吃的菜,草草吃完晚飯後,便準備繼續收拾一下,為明天的諮詢做準備。

門鈴被人輕輕按響,我皺了皺眉,不知道為什麼自家最近這麼熱鬧,總是有人來找自己,現在都已經五點多了,還能是誰來?

我猜不出來是什麼人到現在還會來找我,通過貓眼,我再一次看到了那個在我心底,僅次於李蘭英的那張臉。

敲門聲再次響起,門外的殷紀之鍥而不捨,就在門外眼神堅定的站著,一遍敲門一邊道:“于蘇,我知道你在家,你開開門,我有話要對你說!”

聲音不大不小卻透過門縫堅定的傳了過來,讓門後的我一陣蹙眉。算算以前的時間,殷紀之應該是在下午五點半的時候下班,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正好是下午五點多快六點,一下班就來找我,難不成還真有事?

“你有什麼事現在就說吧!我們已經離婚了,沒有必要再見面!”

我好不猶豫的拒絕,不想給對方一點機會,以前性子還十分軟和,現在不知道為什麼,竟然軟硬不吃,也不說什麼事,就是要進來,硬是在門口跟我磨了整整十來分鐘。

我煩極,乾脆不去理他,回到屋裡抱出我的暖瓶,給自己倒了一杯水,正想喝口水潤潤喉嚨,就被門外一陣更大力的敲擊聲給驚到。

放下手中剛剛端起的水,我心下一陣煩躁,心道這人怎麼這麼不知好歹!劈裡啪啦踩著拖鞋,一陣旋風似的走到了門前,大力打開房門,一臉怒容的看著門外的人,當看清楚人後,瞬間便變成敢怒不敢言。

“原來是您啊,您怎麼在這裡?”

天知道,剛才明明不是只有一個殷紀之的嗎?剛才怎麼一轉眼,又多了一個對門的大媽?

大媽是剛剛搬進來的,五十歲左右的婦人,有兒有女,十分幸福!剛才突然變大的拍門聲便是這位大媽的傑作。

大媽自動將剛才我一臉尷尬的樣子,自動理解為了小情侶被人撞見的尷

尬,呵呵笑了兩聲,和藹道:“沒事沒事,不尷尬,看你一身睡衣是不是剛剛被吵醒?剛才抱歉哈,大媽看你的男朋友在門口敲了半天門你還沒出來,就自作主張的幫忙了,別介意哈!”

我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一張臉上表情哭笑不得,看著大媽笑呵呵的樣子,只能吞下心中的憋屈,同樣一副笑臉的樣子,拉過殷紀之的胳膊,對大媽道:“原來這樣了,謝謝你您了!”

看著對方笑著擺擺手,進了對方的屋子後,我才怒氣衝衝的又一把把門“彭”的關上。

“說罷,你來到底有什麼事?不是說了我們現在已經離婚了嗎?既然你已經有了新的家庭,那就不要再來找我了!”

殷紀之的脾氣是沒的話說,面皮一般,但是溫潤如玉的氣質,當初在大學裡也是迷倒了不少的學妹學姐,可是我現在看起來,卻只是怎麼看都怎麼的討厭。

“于蘇,你真的就這麼絕情嗎?我這兩天天天下班有空就過來看你,結果你這麼快就找到了新人,我們結婚那麼長時間的情意就真的說沒就沒嗎?”

殷紀之仿佛並沒有害臊感覺,一面微笑著,一面緩緩的坐在了我剛才坐著的地方,端起了我放才剛剛倒好的茶,一口飲盡。

“你!”我顫巍巍的指著殷紀之,被對方氣死人不償命的舉動氣的直七竅冒煙,舔了舔乾燥的嘴唇,又翻出了另外一個杯子,自己又重新發倒了一杯,生氣般的一口喝下。

殷紀之勾唇看著我的動作,半晌嘴角慢慢落了下去,感歎般的輕聲呢喃道:“如果你一直都能這樣,即使是對我耍著小脾氣也行,你一直都那麼強勢,讓我總感覺抓不住你!我畢竟是個男人,想讓你對我多些依賴……”

他這話的意思,就是怪我太強勢?

我側頭,心頭的譏諷之感越發的強烈,氣急而笑,終於忍不住出口嘲諷道:“哦,所以這就是你和我假離婚,為了滿足那所謂的大男子氣概而重新又找了一個稱心如意的人?”

殷紀之心虛的垂了垂頭,但很快就又抬頭,又是一副溫潤如玉、脾氣極好的樣子,看的我直壓根癢癢。

“不管你信不信,我是有苦衷的,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我們之前那麼恩愛,我真的不會做出那樣的事來!”

數年的婚姻,其中的情意怎麼可能說忘就忘?我心頭像是有一塊大石頭壓著似的,說我以前強勢,那還不是因為我怕婆婆說我是吃軟飯的,就拼命掙錢,求她能夠高看我一眼?如今,說什麼都是沒用的了。

“不用再說,你縱使再給我道歉,我的孩子也已經沒有了,你出軌也是我親眼看見的!沒用的了,我們已經不可能再回到當初了!”

我站起身,做出送客的姿勢,可是對方一點想要起來的自覺都沒有,只是靜靜地看著我,問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話。

“你熱不熱?屋子裡的空調沒開嗎?”

“什麼?”

我還以為是我聽錯了,疑惑的轉頭看向殷紀之,這一看之下,果真發現了不對。

殷紀之長相是那種帶著書卷氣的大男孩,皮膚雖然不是怎麼白,但也不黑,這時候雙頰通紅,雙眼赤紅,說話間不自覺將白天穿的那身衣服的領帶往下扯,露出修長的脖子,一遍口中直嚷著“好熱”!

“你,怎麼了?”

我有些慌,現在雖然是夏天,但也快到秋天,天氣早就沒有那麼炎熱,怎麼可能這麼熱?

正想著,忽然我也感覺身體漸漸湧上來一股炎熱,皺眉,難道天氣突然轉溫了?明明快入秋的天氣,怎麼可能這麼熱?

不知不覺,我一邊從沙發中摸出空調的遙控器將溫度又調低了兩度,順便也拉低了睡意的領口,希望以此可以讓我好受一些。

“你也很熱嗎?”

殷紀之的嗓子有些啞,原本溫柔的聲線,現在陰啞一片,是說不出的性感。

我不自覺的咽了口唾沫,別開目光,指著門口,毫不猶豫道:“別跟我說那麼多,趕緊給我走,我一秒都不想看見你!求你,快給我走!”

身邊傳來腳步聲,殷紀之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我的身後,我蹙眉,正想後退一步拉開二人的距離,不料身體卻被對方伸臂一攔,牢牢禁錮在懷裡。

“你瘋了?你幹什麼?快鬆開我!”

我不可置信,瘋狂的掙扎,可是我再要強,最終也只是一個女人,力氣怎麼可能比得過一個身體健康的成年男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