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劫難安

正文 第13章 記一輩子

書名:婚劫難安 作者:梧桐樹 本章字數:351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2


不知道封古漆在外面聽了多少,臉從他們走以後也沒有回溫,冷得像是從南極滾了一圈,看他那錄影,應該從半場就趕到了。

封古漆怒其不爭哀其不幸,怒道:“你就放任他們這樣欺負你?”

剛剛的氣勢一瞬間消散了不少,我訕訕道:“我也沒別的辦法,你不是沒看見她有多難纏。”

刁蠻潑辣,活像個市井婦人,剛剛那鬧得,簡直秀出了新下限。

封古漆向來和遊戲開發商或是程式師碰面,從沒見過像我婆婆這種人,一時半會氣得也不輕。

“你就該早點和他離婚。”

我忍住委屈,好笑道:“這不是離了嗎?”

“你居然還笑得出來!”封古漆瞪了我兩眼,從口袋裡掏出張名片來,斟酌了兩秒後說,“我剛剛說的要告他們可不是玩笑話,但還是要徵求一下你的意見。”

“于蘇,你要告他們嗎?”

封古漆的聲音有些低沉,他看起來像在和我討論,但眼裡卻佈滿陰霾,就算我搖頭,他還是會想辦法替我教訓他們。

“告!怎麼能不告!”我擦了把眼淚,暗罵自己沒用。

那瘋婆娘能不要臉在我家門口打地鋪的時候,我就該告她,也許那樣做了,和我無緣的孩子還能保住。

想到孩子,我的眼神更堅定。

封古漆欣慰地拍了拍我的肩:“有你這話就行了,你先好好養著,剩下的,我來做就好。”

我心頭一暖,開口時有些哽咽:“麻煩你了,等事情完成了,我請你吃飯感謝你。”

“以後別再犯蠢,就是對我最大的感謝。”

半月過去,已到法庭開庭的時間。

我跟著律師一起到達法院,審判席上坐滿了人,殷家人還是遲遲未來。

想到那家人的噁心嘴臉,我給殷紀之打了個電話,他沒接。

距離開庭時間還有十分鐘不到,我起身,沖律師道:“你先在這裡坐會,我去外面一趟。”

封古漆請的是個幹練美麗的女律師,她點頭,安撫道:“不用緊張,我們的證據足以讓他們逃不了牢獄之災。”

我笑笑:“好。”

其實我不緊張,我就是怕他們不來。

剛到門口,便看到一輛車上下來三個熟悉的人影,殷紀之拽著死活不願意往前走的母親趕過來,隔著老遠,還能聽見她的叫駡。

舒茜挺著肚子跟在兩人身後,臉色紅潤,看起來這半個月修養得不錯,雖然面無表情,眼裡卻含著恨意。

我走出去,冷笑著看向三人:“我還以為你們不敢來認罪了。”

殷紀之看見我立馬轉了頭,像是有些羞愧,而被他牽著的婆婆卻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蹦了起來,渾濁的眼睛可怖地瞪著我,嘴裡念念有詞,像被逼瘋了。

毫不懷疑,如果沒有殷紀之拽著,她會跑過來撕碎我。

“于蘇你這個賤人!居然還有臉告我!自己沒本事保住小賤種,還怪罪在我們頭上了?你那房子是結婚後才有的,雖然上頭只寫著你的名字,但也是婚後和我兒子的共同財產,怎麼就不能讓舒茜住了!”瘋婆子大吼大叫,生怕還不夠丟人。

圍觀的路人不少減緩了腳步,就為了更直觀地看一場好戲。

殷紀之弱弱地開口:“媽,您別在這裡鬧了,您昨天不是還說要和于蘇私了嗎?”

“私了?你看她這樣子,像是能私了的嗎?她就是想讓我們殷家無後啊傻孩子!”殷母瞪了他一眼,忽然想到什麼,眼珠子一轉,“你先鬆開媽,這麼多人盯著看,你讓我的面子往哪擱?”

我嗤笑,絲毫不怕激怒她,“您哪裡還有面子這東西,誰不知道您最不要臉了。”

“于蘇你個小婊子,我要撕碎你的嘴!”不知是婦人力氣太大,還是殷紀之受了蠱惑,她掙脫開了男人,飛快朝我奔來,“你之前在醫院還沒躺夠味是吧,今天就讓我再讓你嘗嘗厲害的!”

她佈滿褶皺的臉上有股陰冷味道,滲人得緊,已過六旬的老人卻身姿矯健,一步作兩步跑來,抓了角落放著的滅火器就要往我身上砸。

殷紀之驚叫:“媽住手!你瘋了嗎,要在這裡鬧出人命不成!”他要往前阻止癲狂到失去理智的母親,手上卻受到阻力。

平靜了半天都沒出聲的舒茜嬌弱地往他身上一倒,輕聲哼道:“哎喲,我肚子疼,寶寶又踹我了。”

在殷紀之眼底,孩子到底是比一個和自己拿了離婚證的女人重要,聞言便扶住舒茜,擔心地詢問起來。

千言萬語都抵不過親眼所見,

我頓時心如死灰,腳下卻快速往旁移動,堪堪躲過婦人的攻擊,這一舉動仿佛惹怒了她。

她嘶吼著再撲過來:“你怎麼沒和孩子一起去死呢!你這賤人,就不該活在這世上惹人煩!居然還告我!”

我快言反擊:“你們這種人渣都還好好活著,我怎麼捨得去死!”

雖然我身體養了半個月,但在懷孕期受了不少折磨,加上又是非自然流產,病根還是落了不少,跑了兩下便有些氣喘。

而殷母卻靈活得不像個老人,她動作敏捷地撲過來,我一時不察,身子往後倒在地上,砰的一聲,疼得骨頭都開始發軟,她還覺得不夠,一邊拽我頭髮,一邊咒駡。

“賤人,你給我去死!你死了,我們殷家的日子就好過了,我真是上輩子造了孽,要碰上你這個賠錢貨白眼狼,你爺爺還活著的時候不記著一點恩情,現在他死了,你還要造反了!”殷母目露凶光,抬手就給了我兩巴掌。

力道重得像是練過鐵砂掌,我鼻子一熱,腦子裡都是嗡嗡響,坐在我肚子上的殷母突然被人拉開。

穿著深色制服的員警怒吼:“你們把這裡當什麼地方了,居然還敢鬧事!”

殷母被前面一高個員警抓了進去,她嘴裡還嚷嚷著家長話,語速極快,一聽就知道不會是什麼好話。

我被扶了起來,鼻子被塞了兩團紙,腦子裡響的終於不再是嗡嗡聲,還有陌生關懷聲:“你沒事吧?”

溫熱的液體濕潤了塞著的紙,我想搖頭,卻嘶的一聲,扶著我的警員嚇了一跳,“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沒事,我撐得住。”都快能看見殷母被判刑時的嘴臉了,我怎麼也得看完再做其他處理。

警員為難地看了我一眼,歎氣道:“你帶著這身傷進去,就能讓她被判個故意傷人罪了,只是……”

他欲言又止,我心沉了沉。

殷母上了年紀,她就算是犯了法,那也是能從輕發落的,關進去,憑著這麼大年紀,諒誰也不敢對她怎樣。

像她這樣潑辣的人,說不準能訛詐他們。

法庭開審,踩點進場。

殷家也請了個律師走過場,但在我方律師拿出當時樓道裡的監控視頻時,殷家律師臉色便不自然。

根據監控錄影,能明確地看見,殷母聚眾在我家門口鬧事,還有我流產的那天,舒茜那明顯故意伸出絆我的動作。

物證擺在這裡,沒人能抵賴。

殷母在我對面位置,她身旁站著的是舒茜,她似乎沒想到那裡還會有監控,滿臉都是驚愕的表情。

坐在觀看席的殷紀之也是副怔忡的表情,也不知道是在想什麼。

女律師嚴肅地收起錄影:“我想事實已經呈現在大家眼前,讓我的委託人嚴重受害的當屬舒小姐,如果不是她那一腳,也不會有後面殷夫人打人那一段事。”

“當然不是說殷夫人就是無罪的,她在法庭開審前還想威脅我的委託人私了,言辭間可能有些不當,於是她將我委託人打了。”

她說的這話,在場的人大部分都能證明。

我呼出一口氣,冷漠地看著邪對角的舒茜,她像是察覺到我的眼神,恰好也抬頭看過來,原本白蓮花嬌弱的臉此刻白得像粉刷牆。

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但並不妨礙我落井下石。

我勾唇得意一笑,張嘴,無聲吐出恭喜兩字。

殷母不改暴躁本性,暴跳如雷:“這錄影是假的,她為了陷害我,已經做夠了準備,法官大人,你們可不能被她蒙蔽了眼!”

她鬧得越厲害,舒茜的臉色便越差。

“砰。”

法官手中的錘子敲響,嚴肅的聲音響起:“請保持肅靜。”

答案已經不言而喻,她不過在垂死掙扎。

最後的結果是舒茜被判賠償我八十五萬,並且處以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但因懷孕,只能延緩一年時間,等孩子生下後再服刑。

而殷母被判處三個月的有期徒刑,即刻執行。

殷母被銬上手銬時還在罵人,蹬腿踹人,殷紀之跟隨過去,勸了幾句,被扇了兩巴掌踹了幾腳才狼狽地退了出來。

法庭外,天清氣朗。

我吐出一口濁氣,殷紀之從角落走出來,他的皮膚很白,臉上的巴掌印便很明顯,他像是做了不少心理建設,糾結地走過來。

“于蘇我們殷家對不起你,我不求你原諒我們,只希望今天過後,你能……”

我笑看他:“做夢吧,你們做過的事,我會記一輩子,真以為我的孩子只值兩年零三個月的有期徒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