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劫難安

正文 第14章 出庭

書名:婚劫難安 作者:梧桐樹 本章字數:3482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2


跟在他身後的是舒茜和被銬的殷母。

殷紀之眼睛睜大,羞愧地低下頭,舒茜像是哭過,紅著眼睛小心翼翼地去抓他的衣角,卻被殷紀之揮開。

男人嗓音有些低,“你別碰我。”

他常年被氣勢高漲,毫不講理的殷母壓著,就是心灰意冷起來,也是副人盡可欺的樣子。

舒茜卻像是怵了他,弱弱地縮回手,垂下腦袋低低地哭了起來。

她和殷母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一個愛撒潑耍賴,一個愛用哭來將自己定義為是弱者。

“別哭了,自己做錯了事還不知悔改,一天天盡跟著我媽瞎胡鬧!她上了年紀不懂事,難不成你也傻了嗎?”殷紀之遷怒於她,睚眥欲裂。

她哭得梨花帶雨,捂著嘴幹嘔了幾下:“紀之你怎麼能這麼說,我當然有勸過媽,但我懷著孩子,哪裡能……”

我看著這出好戲冷笑。

造成我流產,她可是最大的功臣,現在這會兒貓哭耗子假慈悲給誰看呢?

殷紀之怕是也覺得她現在哭哭啼啼的有些作,推了她一把,走過來道:“于蘇,我再替我媽和……舒茜向你道歉,我們殷家欠你的,我會一點點償還給你的。”

他說得情真意切,我卻只感覺到虛偽:“你收收這種話吧,這一個月來,我已經聽了不下三次,哪次聽完以後發生了好事?我現在只想舒茜能快點給我賠償金。”

足足八十萬呢,不過想來也知道,能做小三的女人不是又窮又虛榮心猛烈,那就是真愛,看舒茜的情況,大概是第一種。

我狠狠剜了他一眼,冷漠地看向身子往後縮了縮的舒茜,她的手捂著腹部,仿佛生怕我會沖過去打得她兒落人沒。

殷紀之張了張嘴,眼中流露出抹難受,不過幾秒他又接著道:“是我沒管好我媽,才會讓你受這種委屈,但我是真的沒想過讓那孩子出事,那是我們的第一個孩子,我……”

堂堂七尺男兒,說著說著居然開始哽咽,我心裡也有些不是滋味,咬牙沒回話,想聽聽他還能說出什麼混蛋話。

孩子沒了就是沒了,他就是把鐵樹說開花也沒用。

我冷著臉不準備回話,腿卻開始有些發虛。

他還想再說什麼,垂頭喪氣的殷母突然大叫起來:“道什麼歉,我們壓根就沒有做錯,是她自己犯賤不講道理,現在還聯通警局的人來抓我!她成心看我們殷家不順眼!”

“這賤人一身婊氣,說不準張開大腿勾引人了!早就把你給綠了!她那孩子還說不準到底是不是我們殷家的種!”殷母血口噴人起來真是能把白的說成黑的。

我心裡有氣,正想回罵,抓著她的員警大聲呵斥:“安靜點!”

殷母雖平常潑辣無比,可對於那身深色的制服,她到底有所忌憚,聲音小了點,但還在嘰嘰呱呱說著什麼。

殷紀之的臉色陰沉轉黑,幾乎快要滴出墨汁來,舒茜極會察言觀色,立即可憐兮兮地抓住殷母的手。

“媽,您別氣了,小心氣壞了身子讓自己遭罪,我受點委屈沒什麼的,只要孩子能順利生下來就好。”

委屈?你受什麼委屈了?

“你們這家子人,可真倒胃口。”我嘲諷地笑笑,轉身就走,殷紀之快速追上幾步,卻有舒茜抓住他的手。

她還想說自己肚子痛,但殷紀之先截了她的話頭:“你又肚子痛?”

舒茜面露尷尬,頭還未點,便聽殷紀之冷冷道:“這麼折騰的孩子不要也罷。”

“不痛不痛,你不要去追她好不好,我們怎麼說也是領了證的夫妻,你這樣做,讓我怎麼想?”

舒茜被他冷漠的眼神一刺,縮回手,話落後咬住下唇。

她的聲音不大不小,這句話一字不落地傳入還沒來得及快速遠離的我耳中,我咬牙頓住腳步,忍住沒回頭。

殷紀之急切回答:“你要覺得讓你臉上過不去,那就離婚!”

仿佛是想在誰面前表現一樣。

消了聲的殷母怒道:“離什麼婚!殷紀之你翅膀硬了是吧!舒茜這麼好的妻子你不好好珍惜,還想跪著舔那賤人的臭腳不成!”

“這麼好的妻子?她自己也是做母親的人,卻能伸腿去絆懷孕的人?媽,你是豬油蒙了心嗎!”

“我打死你個逆子,我看你才是被灌了迷魂湯!于蘇那賤人哪點比得上我們舒茜!”

我挺喜歡看他們殷家狗咬狗自相殘殺的,但今天這齣戲看得索然無味,在周圍人同情的眼光中,我快步離開。

回家修

養時封古漆給我打電話。

他那邊是不規整的鍵盤聲,劈裡啪啦的,還有吸東西的聲音。

“恭喜你勝訴了,等過兩天不忙了,我請你吃飯,當接風洗塵,祝你迎接新生了。”封古漆在電話那邊笑。

我也跟著笑:“為了報答你給我請的律師就不能讓你請客,等你有空了招呼我一聲,給你親自下廚露兩手。”

我廚藝一直以來都不錯,在殷家的時候往往不加班都還要解決一家人的吃飯問題,就算不會做菜,也鍛煉出來了。

他停頓了一會才笑著應了聲好,隨後有些感慨:“你結婚以後,我好像很久都沒嘗過你做的菜了。”

“……”

是啊,自從和殷紀之結婚後,我的全部心思都撲在了家庭和工作上,但沒想到,這場豪賭我輸得這麼慘。

我頭有些疼,按了按太陽穴。

不等我們再說些歲月催人老的酸澀話題,便聽見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他的聲音低了不少,電流茲茲聲遮掩了他和別人的對話。

我果斷掛了電話,給他發了條短信。

“嘟嘟嘟——”

手機剛暗下螢幕,又有電話打進來。

陌生的羅馬數字,掛斷後又響,第三次我接通,果不其然,裡面傳來殷紀之的聲音,他壓低了聲音,貼著話筒。

“于蘇,你最近過得還好嗎?”

我沒想到他會問這個,滿肚子的髒話被自我消化,仔細想了想最近的生活,過得美滿又愜意。

如實回復後,他那邊沉默了許久才念叨著:“你覺得好就好。”

“脫離了你們殷家這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誰都能好,倒是你,又把你那瘋子媽贖回來了?這下可要好好看住了。”我摳了摳牆上的壁紙,“可不是誰都能像我一樣,只告她幾個月。”

殷紀之大概還打著重歸於好的心思,頭疼道:“于蘇你別這樣說媽,她只是……”

“只是單純看我不順眼?還是她以前沒這麼瘋?”我嗤了一聲,回想了一下殷母以前無理取鬧的樣子,“她也就在我上交工資的時候給我擺過好臉色。”

當初結婚的時候,他母親死活不讓我進門,還說我們要是舉辦婚禮,她就死婚禮上。

她在家裡大概是說一不二的性格,殷紀之聽了這話,立馬勸我不辦婚禮,我那時候只想有個自己的家,他又溫和可靠,豬油蒙了心答應了。

我們是偷偷領的證,等殷母追到民政局時,剛好蓋了章,殷母在民政局門口鬧了半天,沒討到趣打道回府。

可後來我的日子就不太好過,一直對她奉承討好,有活我幹,有福她享,偏偏這樣她還覺得不夠。

每天和牌友出去玩時還要踩我幾腳,為了讓我懷上個孩子,更是聽信各種土方子,折磨得我苦不堪言。

回饋給殷紀之,他只會勸我忍。

“于蘇對不起讓你受苦了,你和媽是我這輩子最想好好保護的人,你能不能為了我對她好點?”

我那時候不知是不是被下了降頭,咽下一肚子的委屈點頭,每次一發生爭吵後,我都會更加聽話。

陷在回憶了一會,殷紀之在電話那頭焦急地叫我名字,我不知道電話已經換了人拿著,伸了個懶腰。

漫不經心道:“我也不想和你們殷家再扯什麼關係,你讓舒茜儘快把錢湊給我,我們之間一刀兩斷。”

殷母的聲音從話筒裡傳出來:“賠錢?想都別想!你這賤貨還真盼著那筆錢呢!我就是燒了,也絕對不給你!你還和她聯繫幹嘛,真翅膀硬了,想把那賤人帶回來?”

她後半句是沖殷紀之說的,聲音卻大得讓我身子都跟著抖了抖。

“媽,你別胡鬧,法院判的還能逃單不成?”

殷紀之的聲音有些喘,看樣子他們兩人正在爭手機,不過一會,殷紀之的聲音響起,“再給我點時間,我會把錢儘快給你籌過去。”

我沒回話,電話卻掛斷了。

按照殷母的架勢,兩母子大概會撕破臉皮,但也保不准殷母對兒子會心軟,但殷紀之怎麼都躲不過一頓毒打。

管他們做什麼,能打死一個是一個。

門鈴忽響,透過貓眼,我看見封古漆。

“你過來怎麼不給我打電話,還破費買這麼多東西。”我帶著封古漆往廚房走,他將東西塞進冰箱,掃了幾眼嶄新的廚房,“你最近吃的什麼?”

我滿不在乎:“外賣唄,一個人誰想做飯啊。”

封古漆看了我兩眼,搖頭:“怎麼就沒吃死你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