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劫難安

正文 第15章 潛規則

書名:婚劫難安 作者:梧桐樹 本章字數:349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2


說好的我請客,最後卻是封古漆獨自完成了所有工作,我被趕到客廳看電視,看的還是熊出沒。

不過半小時,挽著袖口的男人端菜出來,我有心幫忙,卻被斥了一句:“活該你是個忙碌命,能享福還要上杆子搶著做事。”

我扯了扯嘴角,沒回話。

廚房被弄得很乾淨,只有剛套好垃圾袋的桶裡放著東西。

三菜一湯,不過家常小菜,卻被炒出了大廚級別的水準,真是隔壁小孩都饞哭了。

“怎麼不帶酒過來,不是說好要慶祝嗎?”我接過他盛好的飯,得寸進尺。

封古漆似笑非笑:“你說呢?自己身體情況不清楚?還想喝酒?你怎麼不上天?”

“……”

我尷尬地偏頭捂嘴咳了咳。

懷孕時動氣本就損了身體情況,後來流產也就馬馬虎虎修養了小半月,剩下的時間都在耗著官司的事。

的確不適合酗酒。

“那就以茶代酒了,我們今天喝個痛快,為慶祝我脫離人渣窩!”我笑著站起來,拿起茶杯和他豪情萬丈地碰了一下。

封古漆將桌上的衛生紙盒遞給我,埋頭道:“什麼時候帶我去你爺爺那裡拜拜老人家?”

我擦了擦被淚水打濕的臉,聞言捏緊了紙,從喉嚨裡艱難地滾出一句話:“你什麼時候有空?”

“隨時。”封古漆抬頭,眼睛漆黑。

郊區有一片風水不錯的墳地,我的大半積蓄都用在買地上,爺爺的墓碑很新,只在裡面掃了兩眼,我便熟門熟路走了過去。

封古漆一手提酒,一手是花和香,他將酒倒在地上,單膝跪下在墓前,點燃煙,動作緩慢誠摯地插在有些濕潤的土地裡。

回去的途中,封古漆道:“以前的都過去了,人活著要往後看,珍惜眼前人。”

他話中有話,我閉上眼睛假裝沒聽見,他歎了口氣,誰都沒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

向公司請的假已經到底,我去人事消了假條,坐電梯時被擠到了角落,烏泱泱的人群沖了進來,電梯門即將關上,有踩著高跟鞋的女人急促喊道:“等等。”

差一點嚴絲合縫的電梯門又往兩邊打開,兩女人喘著氣走進來,電梯門剛一關上,便聽她們在密封的鐵絲箱裡聊天。

“剛聽王姐說于蘇回來了,誒,她也是命苦,結婚這麼久都沒懷上孩子,老公在外面一有人就懷孕了。”

“可不是嘛,要我說啊,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誰讓她肚子不爭氣,只能做個幹活的黃臉婆呢!”

“那小三我認識,是我小學同學的妹妹,據說家裡窮得揭不開鍋的時候把她給賣過幾次……”

她們說話的聲音不低也不高,恰好是能讓整個包廂聽清楚的音量。

許多人雖低頭看著手機,但無一不在豎起耳朵,想聽聽更勁爆的獨家消息,可電梯突然停了下來,那兩女人都走了下去。

13層,市場部,一群八婆。

我垂著腦袋,手握緊成拳,家裡這爛攤子一樣的事我只說給過一個同事聽,看現在這情況,怕是全公司沒有誰還不清楚我的遭遇。

小三懷著孕登堂入室,而我卻懷孕又流產,她們現在還不知曉打官司的事,但上面的事被添油加醋一番,保不准得難聽成什麼樣。

年紀輕輕的,八卦起來卻和菜市場的大媽旗鼓相當。

回到自己的辦公桌,若有若無的同情目光落在我身上,我忍了又忍,轉頭時,那些目光又四散開來。

但那種像被當做動物園猴子一樣的觀看模式真的讓我惱火,並且心肝脾肺腎都累。

茶水間在說我的事,上個廁所還能聽見,就連公司的保潔阿姨湊一起,還拉著這麼點爆料當下飯菜。

十二點過十,我拽過和別人打了招呼的小美閃進茶水間,砰的一聲把門關上。

小美臉上塗了層厚粉,睫毛膏塗得過重,像是蒼蠅腿一般,她抖了抖眼睫毛,訕訕道:“蘇蘇啊,你怎麼了?這段時間過得還好嗎?你身體恢復得怎樣了?”

她裝做什麼都沒發生一般,真是個央戲的好苗子。

“你要是不到處傳我被小三氣流產的事,我恢復得會更好一點,我把你當好姐妹,你卻在公司裡到處傳我的私事?”我瞪著她,真想看看她的心到底有多黑。

當初她問我請假原因時,我是想過要隨意編造個身體問題糊弄過去,但她話說得太情真意切,聽起來就像是真的在關心我這個人一般。

我一個不注意,就將事情完完整整地同她說了

一遍。

結果卻得到這種回復,心不寒是不可能的。

說起來,我住院的時候,她連看都沒來看我。

“蘇蘇你誤會了,這事不是我傳的,是有一次會議記錄的時候我手機被別人借了,她們可能是看到我們的聊天記錄,所以才……”小美眼睛都急紅了,快速解釋起來。

這會兒我正在氣頭上,可不管她的理由是拙劣還是充足,搖頭道:“你陪你的小姐妹吃飯去,以後我們適當保持距離。”

我轉身便走,小美楞了一會才跟上來想拉我的手,卻被茶水間的玻璃門擋了去路。

公司包吃包住,但我因為家距這裡近,向來只吃公司的,但今天實在沒心情去食堂聽同事講我的經歷,便打算睡個午覺。

“嗡嗡嗡——”

口袋裡的手機震動,顯示幕上的老闆兩個字格外明顯。

“我是于蘇,瞿總找我有什麼事嗎?”

面對領導,再怎麼和藹可親也會有些緊張。

瞿寒笑笑,低沉醇厚的聲音像從喉腔深處震出來的一般:“小蘇來我辦公室一趟。”

“可現在是……”我欲言又止,希望他能記起來現在是員工下班吃飯的時候。

我可沒精力再去伺候老闆的心情。

瞿寒怕不是我肚子裡的蛔蟲:“不是公事。”

不是公事,那我更加不想上樓。

哪知他又透露口風:“和你最近表現有關,絕對給你的職位有所調動,這麼重要的事情,希望我們能當面說。”

我沉吟:“好。”

中午用餐時的電梯格外順暢,不到一分鐘,我便進入了性冷淡風的辦公室,銀灰色佔據了整個寬闊的空間。

唯獨一進門便能吸引人目光的落地窗,抬頭能看見被光折射過的天空,低頭能看見如螻蟻攀爬一般的車水馬龍,和縮小版的城市圖。

我:“瞿總。”

瞿寒坐在輪滑椅上轉了半圈,聞聲站起來,從辦公桌後提出兩份外賣:“這個點你應該還沒吃飯,我們邊吃邊聊,你可別拒絕,我這買都已經買好了,你不吃,也只是浪費而已。”

他這話算是截了我的藉口,要說提下去吃,我也沒那個臉說。

只能尷尬地坐在他旁邊的沙發上享用據說算得上五星級美食,好吃得讓人能把舌頭都咽下去。

瞿寒道:“我大概也瞭解了你的情況,正好你又有能力,也有膽識,我準備讓你來擔當我的貼身助理。”

我咀嚼的動作頓了頓,忽然感覺到了不太好的氣氛。

他提起貼身兩字時刻意加重了語氣,身子也隨著挪動過來,我抬頭看著他那張保養得當,只有笑起來眼角才有皺紋的臉。

公司員工對瞿寒的風評並不是太好,據說他家裡有個正宮娘娘,但我們誰也沒見過,只聽說過每年新來公司的小姑娘有不少遭在他手裡的。

至於他是怎麼哄騙那些不諳世事,剛出入社會不懂規則的小姑娘,我不太明白,但我清楚,他的身份本身就具有誘惑的資本。

“抱歉,我可能不適合瞿總您說的這個職位,我覺得我現在的工作正好勝任,如果這樣連跳幾級,不說同事怎麼看我,就是我自己都會因羞愧沒法好好幹。”

“于蘇你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或者是知道我最喜歡你這幅假正經的樣子?”瞿寒勾著嘴角靠近我,大掌搭上了我的大腿,隔著黑絲襪,慢慢摩挲,“貼身助理需要幹的活,你和你那前夫,應該做過不少次。”

男士香水濃郁得讓人聞了想吐,他的手還有繼續往上的衝動,挑開我的及膝套裙,大手迫不及待地就想順著某處摸。

我反手一巴掌甩在他臉上,將那份剛吃了幾口的外賣砸掉他的鹹豬手,如果不是理智還在,我大概還會趁著他懵懂時猛踹他的命根子。

“瞿總請你自重,如果你要說的只是這件事,那我告訴你,沒門。”我看了看他轉黑的臉和那越來越明顯的巴掌印,有些心虛,“沒什麼事了的話,那我先下去了。”

一推開辦公室的門,我腳軟得差點跪下去。

在職場上混了這麼多年,還真不是沒遇到過潛規則,但他卻是我覺得有史以來最噁心的一個。

明知道我前面經歷了什麼,卻還能這樣毫無芥蒂地做出這種事來!

砰——

辦公室內傳來一陣劈裡啪啦的聲響,大概是回過神來的瞿寒正在發怒,我用力按著電梯,生怕那人不顧臉面沖出來,深呼吸,轉身走了電梯。

這破地方是待不下去了,早晚要辭職!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