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劫難安

正文 第16章 鹹豬手

書名:婚劫難安 作者:梧桐樹 本章字數:350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2


打完瞿寒以後,整個下午,我都在思考是自己提辭職,還是等他下傳單,前者能保持尊嚴,後者能拿到工資。

就在我迷茫不知所措時,瞿寒發了條短信過來,約我下班後面談,並且給了一個位址。

是家距離公司不遠的小資情懷咖啡廳,平常挺多白領下班後常聚,客流量多,也不怕瞿寒會做出什麼事來。

心不在焉地處理完工作,小美從隔壁位置走過來,在我桌上放下一杯美式咖啡,綠色的星巴克標誌有些顯眼。

我不開口,任由她站著尷尬。

“蘇蘇,你還在怪我嗎?”小美四顧渙散看了看,雖然是她鬧出來的事,但被當猴子感看,她也不受不了。

我舌尖抵住上齶,嘖了一聲:“我仔細想了想,其實被傳成這樣也不關你的事。”

她眼中迸射出喜悅的光,嘴唇蠕動,卻沒說出話來,“蘇蘇……”

“但我們還是別再私下接觸了,好好做同事就行。”我緊接著面無表情道。

小美錯愕地張大嘴:“蘇蘇你……”

我看了眼正對面牆壁上掛著你鐘,已經下班一分鐘,收拾好桌面,我便站起身:“我先走了。”

搭乘電梯時,似乎還能聽見不少人在安慰小美,讓她不要再把好心喂狗。

我鞋尖戳著電梯地面,冷笑。

如果她在出事後快速告知我,全公司都在傳這事,我大概只會氣一陣子,而不是選擇和她決斷關係。

到達咖啡廳,我隨意占了個位置,瞿寒慢條斯理趕來,他戴了個黑色口罩,露出雙眼睛漠然地看著我。

他像什麼都沒發生一般:“不點喝的?

“沒胃口。”

瞿寒笑笑:“也是,中午那事嚇到你了?”

他的態度太自然了,仿佛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般,我幾乎快被他的厚臉皮給折服,後來才想明白,他只是熟能生巧。

我喝了口水,才將怒氣壓下去,眼睛與他對視,臉上表情大概不太好看。

“你也工作好幾年了,不會沒見識過這種場面,今天太失態了,你讓我回去怎麼交代?”瞿寒說話時還端著領導的架子,偏寒的眸子緊盯著我的表情。

平時覺得看起來嚴肅,此刻只覺得猥瑣。

“瞿總說得對,這不過是小場面,如果你叫我下班面談,就是為了這事,我……”

“不,你先聽我說完。”瞿寒打斷我的話,“我可以原諒你下午的事,但你必須得去應聘我的特助,至於需要做什麼,我晚點會給你發消息。”

他話裡有話,眼睛眯起來,看不出情緒。

“我辭職。”

“于蘇你還是太單純了,你在這裡辭職,我有本事讓你沒法在這城市找到份稱心如意的工作。”瞿寒不在意地搖搖頭,“我勸你還是好好考慮一下,畢竟你也離婚了不是?”

他將一張黑色的房卡放在桌面上,譏笑著看我,似乎覺得我沒本事拒絕。

“瞿總是覺得我離婚了就會喜歡做小三?”

“是少婦比較放得開。”瞿寒微壓低聲音,和我講述起他的豔史,“不僅花樣多,還喜歡和別人偷情。”

我強忍住給他傷上加傷的衝動,起身便離開,瞿寒不為所動,只輕聲提醒:“到十二點之前,我都會等你回復。”

“……”

不管他批不批辭職,我都不准再待那公司被人像逛動物園看猴子一樣的眼神觀摩了。

但瞿寒說得很對,他的確有本事讓我沒法找到一行與專業對口的工作,但也僅限於本市。

我剛回到家,人還在玄關處,門鈴便響了。

透過貓眼,看到一張焦灼急迫,並且這輩子都不想多看的臉。

殷紀之怎麼來這了?

我壓下心底疑惑,沒搭理門鈴,換好鞋後去了廚房,等出來時門鈴還在響。

神經病啊,到底有完沒完了!

他不像殷母那樣胡攪蠻纏,只是軟弱無能,沒有半點主見,我並不怕開門見他,只是膈應和殷家人過多接觸。

門鈴不響,電話開始響。

我接起電話就沖他罵:“有完沒完了,你知不知道你這是擾民!有什麼事快說,我可沒時間精力耗在你身上!”

殷紀之沉默了好一會才開口:“你在家啊?”

我冷笑著回:“不然該在哪?”

就不該心軟接這電話!

“于蘇,我們能不能談談?我真的有事想和你說,你能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

“我給你的機會還少嗎?”我氣得直接掛斷電話。

他和他媽其實有點相似,都愛死皮賴臉。

第二天,他成功在樓下堵住我,一張臉文靜俊秀,此刻臉色蒼白,居然流露出幾分可憐來:“于蘇,我真的知道錯了,你能不能……”

“想讓我和你回去,繼續伺候你那吃人不吐骨頭的好母親?”我提著包,一手捏著手機,一有情況,立馬撥通110,“你可別做這種春秋大夢,我就是死在這裡,也絕不回你家那破地方。”

“于蘇,你……”殷紀之急切上前幾步,卻在我瞪眼時停了步子,他垂頭喪氣道,“我和舒茜真的是個意外,她是我媽聽人介紹的,本來只是想讓她代孕,沒想到會鬧成現在這樣。”

“你不知道你媽早就看我不順眼想換個新媳婦?”我冷眼看著他,心裡已經認定他就是在惺惺作態,“是不是野花永遠比家花香?”

“于蘇,我沒這種想法,你誤會了,你能不能給我再來一次的機會?我絕對不會再讓你傷心難過了,我真的知道自己做錯了。”殷紀之見我面無表情無動於衷,咬咬牙道,“你要是不喜歡我媽,那我們可以去外面住,我們可以分家。”

聞言,我臉色更冷。

分家這事,在我們還是夫妻時,我沒少提過,可他那會兒是怎麼搪塞的?

“你要這樣說,讓你的好母親怎麼想?她含辛茹苦把你養大,你卻為了個女人要和她分家?”我譏諷地看著他臉上顏色變來變去,“不知道你記不記得,這些話可都是你之前對我說的。”

殷紀之臉白得厲害,大概是想起來了,他以前做的事無一不是讓我忍耐。

現在回想起來,我哪裡是去殷家做媳婦的,我明明是去做不拿薪酬的保姆的!

“以前是我太糊塗了,才會一直忍讓媽,把她慣成現在這樣,于蘇,你能不能給我一個彌補的機會?”

“那誰給我彌補的機會?”我歎了口氣,摸著手機轉了轉,“管好你的母親,你們殷家人別再出現在我面前了,這樣對誰都是一種解脫。”

我說完,不顧他的臉色就往樓上走,殷紀之站在原地神色不明,電梯門剛開,手腕一緊,腰被殷紀之抱住。

男人的腦袋擱在我的肩上,他再怎麼軟弱無能,也比我高了一個頭,靠這麼近,還能感覺到薄衣料下傳來的滾燙溫度。

我氣極反笑:“殷紀之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我很少會這樣連名帶姓叫他,男人的身體僵住,他沒回話,手卻有些輕顫:“對不起……”

一遍又一遍的對不起,說得又急又快,情緒已經處於崩潰邊緣,我深呼吸,膝蓋一屈,往他腿上一踹。

未有防備的男人砰的一下摔倒在地,殷紀之忍痛快速起身,還想撲過來,身後突然響起熟悉的怒吼:“殷紀之!”

我身子一顫,拿起來的鑰匙又掉進了包裡。

眼皮也跟著跳起來,轉頭看見站在樓梯口大著肚子,一臉憤怒的舒茜。

我有點想笑,又有點難受。

現在這是什麼情況,我和前夫,被前夫的現任給抓奸了?

殷紀之看見舒茜也有些驚訝,想來也不清楚自己已經被跟蹤了,緊接著,他便不悅道:“你大著肚子瞎跑什麼,媽呢?她怎麼沒和你在一起?”

“瞎跑?我要是今天不來這一遭,你會在這裡做什麼?殷紀之,你看清楚了,這女人可不是你的妻子!”舒茜氣急敗壞地走進來,一手翹起指著我。

她最近的日子過得應該不太好,臉色暗黃,皮膚也因為懷孕而變差,但因為骨架小,長胖了一些也不是特別難看。

“于蘇你還要不要臉了,前腳告我們上法庭,後腳又來翹牆角?”舒茜瞪大眼,胸脯劇烈起伏,“像你這種不自愛的女人,活該被離婚!”

登堂入室的小三還有臉和我談自愛?她真是心裡沒半點b數。

我嘖了聲,揮開她幾乎快戳到我臉上的手指,揚著下巴笑道:“你現在敢出現在我面前了?是已經攢到80萬,要給我賠償金了?”

舒茜底氣不足,被嗆了一聲,眼神飄忽,咬牙道:“就你事多。”

“我讓你流個產,你會有多淡定?哦,你的確是會很鎮靜,畢竟你不就是為了錢嗎?”我似笑非笑地看了眼旁邊消了聲的殷紀之,“你們兩從某些方面來說,還真是郎才女貌。”

“你給臉不要臉,賤人,搶人家老公還這麼理直氣壯,我今天就打死你!”舒茜被踩了痛處,居然挺著個大肚子就撲過來廝打我。

我楞了兩秒才想起來要躲,卻聽旁邊一道震怒響起:“住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