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劫難安

正文 第17章 抓奸

書名:婚劫難安 作者:梧桐樹 本章字數:350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2


舒茜動作一頓,巴掌卻毫不留情地拍了過來,我躲得快,加上她雖然用力,但行動不便,那巴掌拍在了我肩上。

我震得後退兩步,對於欺負孕婦,我並沒有多大想法。

討厭一個人,可不是為了在她站在我曾經的位置時,做她曾做過的事。

殷紀之跑過來,將我護在身後,吼叫:“舒茜你在做什麼!”

“殷紀之,我才想問你在做什麼,誰是你妻子,你不記得了嗎?”舒茜說著說著,眼淚便滑了下來。

她穿著最簡單舒適的長裙,哭起來時卻不復梨花帶雨的柔弱感,像是戴了面具。

殷紀之嗤之以鼻:“你自己怎麼上位的,還需要我提醒你一下?”

“把于蘇趕出去的時候你一個屁都不放,現在裝得跟什麼似得,殷紀之你這個混蛋,是不是覺得孩子大了我就不敢墮胎了!”

被戳中痛處的殷紀之氣得抬手一巴掌打過去:“少在這裡胡說八道!”

啪——

一聲清脆的響震懾了在場的三個人。

舒茜睫毛抖動得更甚,用力咬著下唇:“殷紀之你居然敢打我!你為了這個賤人真是什麼臉面都不要了!媽要是知道了,非打死你不可!”

她用力絞著衣服,憤怒地紅著眼瞪向殷紀之。

殷紀之怒斥:“你給我閉嘴!少把媽搬出來壓我!”

明明是舒茜的抓奸現場,鬧到最後卻成了他們兩人的撕逼大戰。

我怕他們在我家門口鬧出事,叫來保安將兩人趕出了社區。

殷紀之離開還不忘向我承諾:“賠償金一定儘快給你。”

我應了一聲沒回話。

殷紀之雖然在公司是個小高管,但讓他一時半會拿出八十萬,也相當於是扒他一層皮了,我可不信他能突然拿出來。

就算有八十萬,他那好母親,能心甘情願讓他把錢給我?

“叮咚。”

揭開外賣盒,手機突然響起,殷紀之居然真往我卡上打了八十萬。

我擦了下嘴,瞪著短信看了幾分鐘才放下手機。

突如其來的財富讓我一時之間有些不知所措。

喝完壓驚水,電話又響了,還是殷紀之的,想了想那筆錢,我接通了電話。

舒茜的聲音傳來:“通了通了,婆婆。”

我一愣,話筒裡已經傳出殷母的聲音:“于蘇你把錢給我還回來,八十萬你拿著也不嫌燙手?要不是舒茜看到轉帳短信,你們兩還想瞞天過海?”

“你們搞錯了吧,那賠償金不是法院判給我的嗎?談什麼瞞天過海,就算你們知道又怎樣,還不得是我的?”我無謂地笑了笑,卻是直接刺到兩人的通腳。

殷母怒道:“什麼賠償金不賠償金,那是我們殷家的錢,你給我還回來!紀之被豬油蒙了心,我可還沒傻!舒茜現在懷著孕也需要用錢,以後孩子出生更是一筆大費用!”

“你連孩子都沒有,憑什麼還來拿殷家的錢!”

舒茜不說話,我卻能想像到她此刻的眼神,得意不屑。

“她肚子裡的孩子是我的?”

殷母紅了臉,咬牙道:“你發什麼瘋!少給我扯開話題,快點把錢給我打回來,不讓我讓你好看!”

“錢本來就該是我的,憑什麼還給你們養孩子?”

不等回應,我快速掛了電話。

想到以前被殷母堵門口所支配的恐懼,我快速聯絡封古漆,通過他的介紹,租了個距離公司很近的單人公寓。

殷母打了我幾次電話,實在被她煩得不堪其擾,直接拉黑了她。

結果聽說她又去我住的地方鬧了幾次,物業給我發了好幾次短信,讓我處理一下在我住處大哭大鬧的殷母,她已經好幾次打擾到了別的住戶生活。

我沒有回復,只想安穩上個班。

後來殷母被保安給強制趕了出去,可能是被告知我很久沒回去了,她也就消停下來。

但這份平靜並沒有堅持多久,便有人來和我說公司門口被一個上了年紀的婦人堵了。

同事莉莉端著杯咖啡到我辦公桌旁邊,壓低聲音道:“于蘇,堵門口的大媽還拉了個橫幅,上面寫你名字,讓你還錢,公司保安怎麼趕都沒用,一碰她就叫保安打人……”

莉莉想到什麼,眼珠子轉了兩圈,“于蘇啊,你到底幹嘛了啊?”

見識到殷母厲害的不只是莉莉一人,還有不少八卦心重的,正等著我的回復。

我扯了扯嘴角:“地痞流氓罷了,不用搭理她。”

莉莉卻是不信我這

話,同情地拍了拍我的肩膀:“于蘇你別覺得不好意思,有什麼難處一定要說出來,能幫你的,大家都會幫你。”

“多謝了。”我拿起馬克杯去了茶水間,趁機給殷紀之發短信,卻沒有回音。

大概是被殷母教育得改正歸邪了。

躲得過上班開會,卻躲不過下班。

一樓大廳門口處,鮮豔的橫幅上寫了一行字:賤人于蘇還我救命錢!

我擰眉,救個屁的命,她需要的是去醫院看腦子!

一同走下電梯的同事見我站在原地,躊躇不前,懷著看好戲的心情問:“于蘇你怎麼了?”

我笑了笑:“突然想起來還有個報表沒完成,還得加班。”

不顧同事的眼神,我轉身就小跑起來,身後陡然傳來同事熟悉的驚訝叫喊,“于蘇小心。”

殷母極為矯健地跑了過來,撞了不少成群結隊往外走的白領,她今天為了演戲逼真,特意穿了身壓在衣櫃底下的舊衣裳,一臉市儈。

還未近身,她撲通一下坐在地上撒潑,“天啊地啊,我的命怎麼這麼苦啊,生了個敗家兒子被狐狸精勾引,硬生生把還未出生的孫子奶粉錢都騙走了啊!”

血口噴人是她一貫以來的強項,我最不喜她這種顛倒黑白式的污蔑,只能叫保安過來,但殷母之前可能作得比較厲害,保安也有些為難。

而周圍人的眼神已經從開始的看好戲轉為看人渣的鄙夷。

我大概能想到他們此刻怎麼在心裡唾駡我。

“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兩個心裡都有數,你今天在我這裡鬧,我也能去你兒子單位鬧,看誰能站得穩腳。”我看著地上的殷母冷冷說到。

我這樣說不過是想威脅她,畢竟我可沒臉效仿她的做法。

殷母綠豆大的渾濁眼睛裡閃過恨意,最後大概是想到八十萬比兒子的前途重要,依舊不鬆口,抬手指著我大叫。

“你這不要臉的臭賤人,居然還能說出這種話!你爸媽到底怎麼把你教成個社會敗類的!上樑不正下樑歪!”殷母痛苦地拍著胸口,臉上的表情扭曲,“你今天要是不把錢還回來,我就讓全公司都知道你做了什麼賤事!”

“身正不怕影子斜,你說破嘴皮子也沒人會聽你的信口雌黃。”我底氣不足地說完,腰杆直立,口袋裡的手早已握緊成拳。

造謠一張嘴,闢謠跑斷腿。

今天的事發生以後,我大概會比之前更難在公司生存。

僵持不下時,一道熟悉的身影衝開人群走進來,熟悉的低沉嗓音此刻聽來恍如天籟:“請讓一讓。”

不多時,封古漆面無表情地走近我,眼神在哭鬧不止的殷母身上停留了幾秒後道:“沒事吧?”

我搖了搖頭,殷母不甘當背景板,大聲道:“她怎麼會有事,騙錢害得我差點家破人亡,不好的應該是我啊!”

封古漆審視的目光掃過來,我無奈地聳了聳肩膀。

以前我嘴巴功夫也不利索,經常被殷母抓著罵,現在安逸幾天,更加不是她的敵手。

封古漆漠然地站在我面前,擋住殷母的視線,他微彎腰:“天上涼,阿姨這麼大年紀就別坐了,有話好好說不行,非得撕破臉皮?”

小時候木訥,不愛說話的男孩忽然如此沉穩,讓我有些無法適應。

“你是她什麼人,你知不知道她做了小三,還騙了我兒子八十萬!我媳婦兒懷著孩子的時候,她就去勾引人!”殷母說得有鼻子有眼,不知情的還真以為事實就是她嘴裡說的這樣。

“不去搞傳銷真是浪費了阿姨您這張巧舌如簧的嘴,白的也能說成黑的。”封古漆勾著嘴角笑笑,眼底生寒意,“但您別忘了,于蘇可是你兒子明媒正娶的妻子,當然,是在您還沒因為某些事而引小三入室之前,她還是您的媳婦。”

殷母一驚,看封古漆的眼神瞬間銳利起來,“你胡說八道,你一定是于蘇的其他老相好,想和她平分我兒子的錢,才在這裡配合她演戲!”

她極為會挑撥氣氛,說完就轉頭,應景地掉出幾滴眼淚來:“大家快來評評理啊,現在的小三嘴巴一張就全是謊話,怪不得我那老實兒子能著道!”

封古漆嘴角的笑意都收斂起,冷眼看著她做戲,嘩的一聲,幾張法院傳召資料被甩在了地上,他擲地有聲:“阿姨您要是不認字,我來給你好好念念這上面的內容,讓大家知道一下,所謂的八十萬到底是法院判決,還是你嘴裡所說的狐狸精騙款?”

“保安是吃白飯的嗎?還不來把這亂造謠,毀壞他人名譽的人給拖出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