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劫難安

正文 第19章 面談(2)

書名:婚劫難安 作者:梧桐樹 本章字數:357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2


嘩——

熱水從男人頭頂澆下。

“啊——”殷紀之叫起來。

我嗤笑一聲,絲毫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對勁:“你覺得我瞎了一回,還會繼續瞎下去?抱歉,我買眼藥水了。”

“于蘇,你聽我解釋……”殷紀之站起來想抓我,起身過快撞倒一旁的凳子,摔在了旁邊沙發上,驚到幾個正在開直播的小姑娘。

“啊,大叔你在幹嘛!”

“長沒長眼睛啊!”

我嘖了兩聲,快速離開。

對於殷紀之,相比于對殷母的痛恨,對他更多的是痛心感,是失望累積過度後的絕望。

他一次次的想再伸手將我拽進那個深淵中,我是真的有些惱怒,好不容易才逃脫他們殷家的毒手!

騷擾短信一條條發過來,拉黑電話也不管用。

後面有個陌生電話忽然響起,我以為是殷紀之換了別人電話想繼續來騷擾。

我話還未說出口,舒茜尖利尚帶火氣的聲音便傳了出來:“于蘇你這個賤人,到底給殷紀之灌了什麼迷魂湯!讓他一回家就要把我和婆婆趕到鄉下去!”

“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你有什麼證據能證明是我讓他做的?”我冷笑著刺她,“舒茜你可千萬別太動氣,當心肚子裡的孩子成了畸形兒,你的好婆婆要把你也趕走。”

舒茜氣憤,陰陽怪氣:“你少在這裡挑撥離間,婆婆可不會把對付你的那套用在我身上,你已經和殷紀之離婚了,就別再隔三差五把他約出去,雖然你家裡人死得早,教養還是要有的。”

“你爸媽還活得好好的,也沒見你教養有多好,淪落到當小三還挺自豪?”

舒茜大吼:“閉嘴,你現在才是破壞別人家庭的小三!殷紀之和你沒有半點關係!你要是再和他有聯繫,我就告訴你公司領導,你和有婦之夫糾纏,做別人小三!”

我老闆都是個愛搞男女關係的,你和我說這個?

我扯了扯嘴角:“你別白費力氣了,我和殷紀之是不可能的,你就守著被你當成寶貝的垃圾吧。”

“賤人,你活該成為下堂婦!”

啪——

電話掛斷,世界歸於寧靜。

我不知道這通電話結束後,舒茜是不是又要和殷母告狀,然後鬧殷紀之。

他們狗咬狗,我最開心不過。

帶著那新人幾天後,我也嗅出了點不同尋常的氣味,她身上經常會有股熟悉的男士香水味,是每次開會時都能從瞿寒身上聞到的。

而且有段時間,她都會戴著條絲巾遮住脖子,欲蓋彌彰得不要太明顯。

茶水間是女人八卦的天下之一,不少同事都在說她和瞿寒的風流韻事。

“于蘇帶的新人在大學就被包養了,據說是從山裡走出來的姑娘家,被本地人攀比後自甘墮落去賣酒,賣著賣著就爬別人床上了。”

帶頭說話的是小美,她說得有鼻子有眼,不明真相的還以為她是目擊證人。

我拿著馬克杯進去,她們也沒停下討論聲音。

小美更是直接和我搭話:“于蘇你昨天下班晚,有沒有看見新人是坐瞿總的車走的?”

我如實答覆:“沒有。”

侃侃而談的小美愣住,不相信我不配合她的說辭,但也只是一瞬,她就轉移了一個話題,我端著咖啡出去時,聽見小美歎了口氣。

“她們兩都不是什麼好貨色,不然瞿總能把新人放她手下帶著?還不是因為想讓她們兩個人互相關照?”

尖銳的笑聲從未關緊的茶水間傳出,我抿了口咖啡看見更年期的秘書長走過來,隨口提了一句不少人在茶水間,她便怒氣衝衝地走進去找茬。

小美委屈認錯的聲音伴隨著哭叫,實在淒慘。

新人白著張臉坐在我旁邊的位置上,心神不寧地看著報表,我屈指在她面前敲了兩下:“剛剛都聽到了?”

她抓著米白的瓷杯,大眼睛眨了眨,“嗯。”

我歎出口氣,剛剛在茶水間門口一閃而逝的人影還真是她。

“沒事,她們也就只敢過過嘴皮子癮。”

新人抬起頭,驚愕地看著我平靜的臉:“前輩您不想問什麼嗎?”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你所做的事也對我沒有傷害。”

新人臉上的表情有陰轉晴的跡象:“前輩您不討厭我嗎?”

“不討厭你,但我最厭惡的,就是小三。”

對於她這個人,我是欣賞的,交代的任務能很快完成,情商智商都高,幾乎讓人沒有討厭的理由。

“前輩……”新人楞了會。

“不用對我叫得這麼親密,下個月我就

辭職,到時候你接替我的位置,至於你自己怎麼想的我並不關注,只想提醒你,風水輪流轉。”

沒誰能一直順風順水,相對的,也不是誰會一輩子窮困潦倒,就看人能不能好好把握住機會。

新人坐在位置上沉思。

電腦上登的工作企鵝一直在跳動,瞿寒發來的消息,他將我的報表批了個體無完膚,最後索性言簡意賅地道:重做。

我抓緊了馬克杯,被他打回來重修的報表已經是我做的第五份。

果然,這個職哪裡是那麼好辭的。

不想多和他理論,接收完報表檔,我繼續修改。

十一點,瞿寒直接拿著一份檔來找我。

他煩躁地扯著領帶,眉目間蘊著怒氣:“于蘇你到底還想不想幹了,一份交接報表就這麼難完成?你自己算算,你已經做錯了多少遍?”

有同事不滿地看過來:“于蘇你又搞得我們這些又重新再核算一遍啊?”

我百口莫辯,只沉默地盯著瞿寒。

老狐狸演技好,雞蛋裡挑骨頭的事也做得像理所當然,我扯了扯嘴角:“請給我一點時間,我會馬上做好。”

瞿寒眯了眯眼:“已經給過你很多次機會了,希望你能真的好好把握,別讓我再失望。”

一語雙關的話,明白人都聽懂了,新人小妹看我的眼神仿佛夾著刀子,她此刻心裡想了什麼,我都能猜到一半。

嘴上說什麼最討厭小三,背地裡還不是在和她搶男人?

我吐出一口濁氣,顧不上同事的各種陰陽怪氣的挖苦,將報表對了數遍以後,才敢發送,但到一半時快速截止發送。

瞿寒他要的,哪裡是一份盡職盡責的報表?他只是在等我退步而已!

“于蘇手段了得啊,剛進公司的時候便得到老闆青睞,據說當時和她一起來實習的好幾個都被刷了名單,只有她留了下來。”

“她留下來也就算了,居然每次犯各種小錯誤都能蒙混過關,哪裡像我這種沒後臺的,哪一次不是被罵得狗血淋頭?”

“看今天瞿總那態度,本來該重罰的,結果她張嘴說兩句就被放了水,這要換成我們在場的幾個,誰不得捲舖蓋走人?”

“誰能相信她真清清白白,沒半點……”

欲言又止,點到即止,說得那叫一個精彩。

她們也不怕背後說壞話得罪人,圍了個圈就開始埋汰人,只怕我聽不見一般。

我屈指叩擊桌面,忽然起身道:“你們能不能聽當事人解釋一句?”

當著瞿寒面挖苦我的女人轉頭看我:“解釋?你還有什麼好解釋的?”

“報表我核查過無數遍,秘書長也確定了才給瞿總交上去的。”所以不存在我不認真幹活的言論,再有,“我已經和瞿總打了辭職報告,下個月一號就離職,以後會由新人替代我的工作。”

一瞬間,劍拔弩張的氣氛消散不少,但也只是加重了尷尬而已。

我關了電腦,提著包往外走。

“于蘇……”

忽視身後遲疑的叫喊,我加快步伐。

躲得了同事,躲不過等候在電梯口的新人。

隨著她轉了個角,站在樓梯間,她開門見山道:“前輩,您和瞿總……”

“我們什麼關係都沒有,我辭職就是為了避免產生關係。”我與她平視,望進一雙清澈卻被欲望填滿的眸中,我苦笑道,“我沒有要取笑你的意思,只想問你一句,現在的生活是你想要的嗎?”

能一步步腳踏實地走出大山來到大城市上學的姑娘,應該是心懷光明,而不是虛榮的。

新人楞住,過了好一會才垂下頭,咬緊牙關:“如果不跟著他,我早就回老家結婚生子了。”

“可你知道他有妻子嗎?”

新人側身不答,我卻已經得到答案。

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提醒道:“按照你自己的能力,只要你願意放棄少奮鬥十年的機會,你以後也一定會是個出人頭地的大人物。”

“前輩,您這是在安慰我嗎?”

我搖頭不語。

她的能力有目共睹,適應能力也強,摘除走後門小三這樣的標籤,她會成為科室裡值得被尊敬的新人。

我走出樓梯間,步行走出公司。

想了想,還是給瞿寒發了條短信,約了上次那家的咖啡廳面談。

大概等了半小時,他才姍姍來遲,毫不見外地點了杯藍山咖啡,脫下外套放在椅背上後道:“找我來有什麼事?”

長腿交疊翹起,襯衣上滑,露出塊價值不菲的表。

我淡漠地看著他:“關於報表的事,瞿總,您到底想做什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