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我和大美女

正文 第1章 我是在廁所生下來的

書名:我和大美女 作者:冬蟲 本章字數:211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2


我是在廁所生下來的。

媽媽是位問題少女,十七歲的時候未婚先孕懷上了我,在醫院的廁所裡把我給生了下來,自己卻因為大出血,沒搶救過來,所以我一生下來就沒了媽媽,更不知道爸爸是誰。

由於是早產兒,身體虛弱,出於人道主義,醫院留下了我,可當我日益康復之後,問題就來了。醫院只有人照料我,卻沒有人收養我,畢竟這是一個金錢社會,物價不是特麼一般的高,平白無故帶一孩子回去,先不說親戚鄰居會不會指指戳戳,就一下面帶把兒的也是個巨大的負擔不是?

所以我好不容易撐到快周歲的時候,被送進了孤兒院。

在那裡我安穩地生活了幾年,學到了很多東西,別的孩子身上有的毛病我都有,一些沒有的毛病我也有,偷吃扒拿都是小事,當別的孩子還在考慮著怎麼穿暖穿吃飽的問題時,年僅七歲的我已經沒事跟女夥伴探討生理構造的不同了,於是我被一些比我大的孩子高看了一眼,成為他們團隊中的一員,吃喝倒也無憂。

好景不長,十二歲那年,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火,把孤兒院給燒了個乾乾淨淨,死傷無數,一直溺愛著我們的劉媽媽也在這場大火裡喪生,只有我、排骨、狗熊和小鳳逃了出來,從此我們流浪街頭,居無定所,也幸好我學到了不少生存技能,靠偷維持大家的肚子,無形之中成為了他們的領軍人物。

這場大火在我的心裡種下了一顆復仇的種子,因為我看到了放這把火的人的臉。

這麼過了一年,也就是我十三歲那年的一天晚上,我因為偷了一家包子店的老陳包子被胖老闆給毒打了一頓,其實偷包子不是關鍵問題,主要是我偷看了老闆娘洗澡。

不過我並沒有怨恨胖老闆,反而要感謝他。因為他報了警。

來的員警是個中年黑瘦漢子,二話不說,先甩了我一記耳光,罵我不學好,後來知道我偷包子是為了給那三位弟弟妹妹,我從他的眼裡看出了一絲同情,不但送了我一大堆包子,還去看了我們。

排骨他們餓了快兩天了,看到包子比看到親爹親媽還親,就像有深仇大恨一樣,撲上去又啃又咬。

我就看著他們吃,然後我就笑了。正是因為這一笑,那瘦員警心裡一軟,說我夠義氣,就收養了我。其實天地良心,我是根本沒來得及去搶。

員警爸爸有個女兒,名字挺好聽,叫沈夢,我一看就知道比我大一歲,因為她的胸脯鼓起來了。她對我很討厭,自從我進家門的第一天,全身上下每一個毛孔裡都透露著對我的厭惡,對我輕則惡言惡語,重則拳打腳踢,完全是那種高大上的暴力女神。其實我也不是打不過她,只是她打我的時候難免會肌膚相親,好舒服的感覺,我是不是有點變態啊?

員警爸爸並沒有編制,只是個協警,經常沒日沒夜苦逼地協助辦案,沒空照顧我們,偶爾回來一次,看到我鼻

青臉腫的就知道是他女兒幹的好事,免不了一通責駡,然後他前腳一走,我就免不了又挨一頓揍,形成了惡性循環,我卻樂此不疲。

一年後,第一次夢遺,早上大呼小叫地敲開陳夢的房門,舉著濕漉漉的褲衩子說我長大了,被沈夢劈頭蓋臉地一陣猛抽,可能是被我吵醒了還沒回過神,抽我的時候摔倒了,拉拉扯扯中我摔在了她身上,壓在柔軟的身體上,沒來由地就硬了,結果可想而知,比以前每一次打的都厲害。

從那之後,陳夢就更避著我了,洗澡的時候不但把門鎖得死死的,裡面的簾子也拉上了,好像是怕我看她洗澡一樣,嘿嘿,其實我早就看過了。

那段時光,痛並快樂著。

在被打被罵中,我十六歲了,個子長高了,人也變帥了,也知道偷看人家洗澡是不對的了,唯一沒變的是,仍然固執地尋找一切機會去偷看沈夢洗澡,當然,我還想偷看她上廁所,就是沒有機會。

沈夢的打扮也變了,眉毛很細,嘴巴很紅,衣服露的地方也很多,為了這個,員警爸爸罵過,打過,卻不頂用,沈夢依然我行我素,憑我天生的壞胚特質,感覺到她變得邪惡了。看著員警爸爸對沈夢的打罵,我卻是竊喜不已,因為我的腦子裡也有一個邪惡的東西,她越壞,我就越有機會,說不定哪天就不用偷偷摸摸了。

忽然有一天,員警爸爸出事了,在一次抓捕的過程中被車撞了,躺在醫院裡,緊緊地閉著眼睛。幸好他沒有死,只是截了一條腿,也不能再工作,局裡給了一筆杯水車薪的撫恤金,還沒從醫院出來,就花了個七七八八。

沈夢哭了,跪在員警爸爸的面前,哭得嘶聲力竭,死去活來。

我卻沒有哭,孤兒院的那場大火讓我在生死面前變得很麻木。哭累了的沈夢沖著我又是一陣拳打腳踢,說我沒人性,就是個畜牲。

這一次我沒有讓她打我,而是猛地將她摟在了懷裡,告訴她,爸爸雖然不行了,但是還有我。

沈夢在我的懷裡掙扎,我居然不合時宜地起了感覺,被她一膝蓋撞在那條無恥的腿上,我倒地不起,沈夢奪門而去。

從那天之後,沈夢每天都回來得很晚,有時候根本就不回來,員警爸爸和我都知道她在幹什麼,我有史以來第一次感到痛心難過,員警爸爸一聲都不吭,只是比以前更沉默,只有在一個人的時候才會掉眼淚。

一天晚上,沈夢踉蹌著回到家,眼睛腫了,脖子紫了,裙子也破了,我的眼睛馬上就紅了,跟著她進了房間,攔住她,將她抵在牆上,用平生第一次嚴肅的口吻告訴她,不准她再做。

沈夢冷笑著抽了我一記耳光:“爸都不管我,你算什麼?少假惺惺的,不就是想上我嗎?行,五百塊。”

五百?我兜裡連五十都沒有,賣苦力的錢都給老爸買了拐杖了,所以沈夢鄙夷的冷笑,仿佛我還不如付給她過夜費的民工。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