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我和大美女

正文 第2章 應聘公關

書名:我和大美女 作者:冬蟲 本章字數:212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2


我高中沒讀完,沒學歷,幹什麼工作都沒人要,就連搬磚也被人排擠。從工地回來,就到酒店去洗盤子,每次晚上疲憊地回來,看著城市裡的燈紅酒綠,看著老爸像條死狗一樣躺在床上,我一陣陣地失神,我想逃離這個家,可是誰又來照顧老爸呢?沈夢嗎?她一晚比一晚回來得要晚。

天下大雨,工地停工,沒磚可搬,天還沒黑,也沒盤子可洗。

翻著報紙上的招工資訊,老爸坐在輪椅上看著我,我看了他一眼,覺得他的眼睛裡似乎有一絲溫柔,這與他能動手就絕不BB的一貫風格很不同,在家裡,我跟沈夢和犯罪嫌疑人的待遇基本沒什麼兩樣,做了錯事甚至只要不合他的意,就得挨一頓胖揍。

“你瘦了。”自打出了院之後,老爸這還是第一次說話。

我咧了咧嘴:“我也沒胖過啊。”

老爸笑了笑:“也是,跟我也沒過過好日子。”

我放下報紙,推著輪椅到了窗子前,看著窗外下得猛烈的大雨:“也不是吧,起碼我不用四處流浪,起碼我有個睡覺的地方,起碼我還能填飽肚子。”

老爸扭過頭問我:“我經常打你,你恨不恨我?”

我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我要是還在外面混,挨的打也不會少吧,你又不會下狠手打死我。”

老爸垂下了頭:“我不會做爸爸,也沒教會你們什麼。小夢走了歪路子,是我的錯。”

“路是人自己選的。”我笑了笑,“也怪我自己沒好好念書,除了打架,什麼都不會。”

“我認識一個朋友,要不我打個電話,看看能不能給你安排個工作。”老爸看著我粗糙的手和臉,一臉的心疼。

“不用了。”如果他真有這樣一個朋友,也不會等到現在,或許他有這樣的朋友,但他開不了口。

員警爸爸不說話了,我遞給他一根煙,給他點上:“你先賞雨,我看看還有哪兒招工的。”

老爸笑得很苦,掙扎著站起來,我看著他,嘴裡全是苦澀,裝個假肢不知道得花多少錢。

雨下了一天都沒停,傍晚的時候,沈夢回來了,臉上的妝被雨淋得不成樣子,就像個鬼一樣。

員警爸爸這一次沒有罵她,只是向她招了招手,沈夢遲疑了一下,走到他的面前,員警爸爸伸出手,沈夢不由一躲,老爸沒有打她,只是擦去她臉上的殘妝。

沈夢怔了一下,忽然接到一個電話,躲閃著進房接電話,我和老爸聽得清楚,又有人找她。等她從房裡出來,老爸的嘴唇都咬出了血,沈夢從包裡拿出一疊錢,放在老爸的輪椅上,老爸一把把錢給掃在了地上,大聲罵著:“滾,我不要用你賣×的錢,髒。”

“隨便你。”沈夢頭也不回地出了門。

我默默地拍了拍老爸的肩,看到向來只流血流汗不流淚的他眼睛裡全是淚水。

“你也給我滾,一個個都不爭氣,死了算了。”老沈指著門外大罵。

“我去找她。”我將煙和打火機

塞到他手裡,走了出去。

雨還在下,我沒有去找沈夢,沒有意義。

站在公交月臺下,大街上的車流並沒有因為下雨而減少,我看著來往的車輛和人群,覺得這個世界對於我來說完全是可有可無,或者說我對於這個世界可有可無。不知道為什麼,這個時候我突然想起了狗熊、排骨和小鳳,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樣,是不是還活著。

這時,我的目光落在了車站廣告箱上貼著的一個小廣告:招公關,男女不限,月薪20000—50000,要求氣質好,形象佳,有意者請致電********。

我當然知道這個小廣告是什麼來路,我承認,我不是什麼好鳥,這十幾年除了打架鬥毆就是混吃混喝,到現在沒進局子完全是因為員警爸爸在為我遮風擋雨,每每捅出紕漏,都是他出面撈我 ,當然,回去少不了一頓毒打,反正我又不是他親生的。可是在我的心裡,我居然還特麼高尚地瞧不起那些雞鴨。

又看了一遍小廣告,所有的漢字都忽略不計,只剩下刺目的數字,我又仔細地數了數那幾個零,確定沒有數錯,心一橫,媽的,幹了。這年頭,笑貧不笑娼,錢才是硬頭貨,況且職業無貴賤之分,好歹我也算是自食其力!

至於什麼氣質好形象佳的要求,去特麼的,樣子長得好看比不上長槍一杆,銀槍蠟槍頭頂屁用,最終還是要靠實力說話的。

摸出老人機,打了電話過去,很快有人接了,是個聲音甜美的女孩子:“你好,幸福娛樂有限公司歡迎您。”

“我應聘公關。”受了員警爸爸的影響,我也是直截了當。

“先生,請問您現在在哪裡?”對方顯然是老手了,擔心我是員警。

我把位置告訴了她,女孩讓我在原地等著,會派車過來接我。

掛了電話,我不由有些好笑,媽的,應個聘還有專車來接,這待遇果然不錯。

半個小時後,一輛麵包車停在了我的面前,這車有些眼熟,剛剛在路上來回轉悠了幾趟,估計是在觀察我是不是員警或者身邊有沒有員警埋伏。

車門拉開,一張雕著刀疤的兇狠的臉露了出來,上下打量了我一眼:“應聘的?”

我點頭,對方勾了勾手指:“上車。”

車上坐著兩人,我一上去,刀疤臉嘲笑我說:“哥們兒,這一行靠臉吃飯,你行嗎?”

媽的,別人笑話我,連個拉皮條的居然也笑話我,不過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所以我只能更正他的說法:“哥,這一行靠的是下麵吃飯。”

刀疤臉放肆地大笑了起來:“有道理,就是不知道你小子有沒有這個本錢啊,來,把褲子脫了我檢查下。”

“你想搞男男?”我嚴肅問道。

刀疤臉就是跟我開一玩笑,瞪了我一眼:“噁心。”

車開遠了,繞了一圈,鑽進了一個巷子,在一間老舊的屋子前停了下來,我倒吸了一口涼氣,忍不住問道:“就在這兒幹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