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我和大美女

正文 第12章 裁員令

書名:我和大美女 作者:冬蟲 本章字數:225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2


“雷昊,苟總讓你去他辦公室一趟。”來傳話的是會計史胖子。別看他只是個會計,可平時對副總苟富貴巴結得厲害,儼然以廠裡二把手自稱,別說普通工人,連我這個辦公室主任都不放在眼裡。加上我給了這對“狗屎組合”一個下馬威,對我是各種不爽,可是沒辦法,誰讓我是總公司派過來的呢,所以有意見也只能保留,我來了半個月,史胖子瘦了一圈,苟瘦子就更瘦了。

他來的時候,我正在跟一個新來沒多久的青澀小丫頭親切交流,糾正她的擇偶觀,被史胖子攪和了,心裡很不爽,斜了這丫一眼:“史坦萊,沒看我正忙著嗎?”

“我,你……你別得意,我告訴你,你兔子尾巴,長不了了。”胖子最恨我叫他“史坦萊”這個綽號,氣得直哆嗦。

我打了個哈哈:“轉過來我瞧瞧,你尾巴有多長。”

我一到刺繡廠,就來了一招與民同苦,再加上老子天生帥氣,很快就與大姑娘小媳婦的打成一片,所以我這麼說一逗,身後的女工頓時配合著哄笑了起來。

胖子惱羞成怒,卻是拿我沒輒,只好拿這些女工撒氣:“一個個都看什麼看?不用工作啊!”

看胖子火冒三丈地離開,女工們都為我擔心:“雷主任,你可得小心點,不知道這堆‘狗屎’又想了什麼花招對付你呢。”

我不以為然:“在你們面前,我是你們雷主任我,可是在他們面前,嘿嘿,我就是雷日天。”

“你不是叫雷昊嗎?怎麼叫雷日天了?”小丫頭不明白。

我刷刷地在紙上寫下了我的名字,指了指:“豎著讀。”

小丫頭恍然大悟,捂嘴偷笑,我又說:“丫頭,我剛剛跟你說我會看手相,是真的,現在我有點事,不如等下班了,我請你吃飯,仔細給你看看。”

小丫頭看著我的邪笑,像是被嚇到了,縮了縮手:“雷主任,你笑得好壞。”

“雷主任還是處男呢,他就是玩玩嘴巴式,動真格的就軟了。”

我一看是車間主任郎姐在取笑我,氣急敗壞地指著她:“你……你……好,等我先收拾了那條狗,再來喂你這頭狼。”

“怕你啊,今晚你來啊。”

我徹底崩潰了,罷罷罷,少婦猛似虎啊,鬥不過我還躲不起嗎?

灰溜溜地離開車間,推開經理辦公室的門,我的腰板立馬挺直了,就看到苟富貴那兩條麻杆腿翹在桌子上抽風似的抖著,我拉了椅子老實不客氣地斜躺著坐下:“老狗,找我啥事?”

要在平時,我這麼說他,苟富貴非跟我急眼不可,今天卻是一反常態,居然笑容可掬起來,拿下那兩條腿,走到我面前皮笑肉不笑地說:“雷主任,最近公司的效益不是太好,總公司考慮到實際情況,作出了裁員的決定,很不幸,你在被裁之列,這是總公司的裁員檔。”

一張裁員令飄在了我的面前,我卻看也沒看一眼,什麼總公司的決定,

全是幌子,都是這堆狗屎(苟史)組合搞的鬼,怪不得史胖子說我兔子尾巴長不了。

“這是你的工資。”史胖子得意地將一個牛皮信封扔了過來,臉上堆滿了幸災樂禍的笑容。

“離我遠點,你那張吃飼料的嘴太臭。”平時我對他們就沒什麼好話,現在更不會留什麼情面了,“老狗,你小子夠狠,老子不就是攪了你的好事嗎?用得著這麼記恨老子?”

裁我?笑話,老子同意,林纖纖也不會同意,況且老子可是帶著“欽差大臣”這把尚方寶劍來的,你要是能裁得了我,就算你能。不過說攪了他的好事,的確有其事。

這貨就是條色狼,這一廠的女工對於他來說,就是餓狗掉進肉缸裡,看著一廠的大姑娘小媳婦的,口水都能流到腳後跟。本來嘛,你情我願的也就算了,不,你情我願也不行,老子這個主任都沒下手,憑啥輪到你老狗了?論年紀,論長相,論能耐,哪樣比老子強?就別說動硬的了。

自打有一次這只老狗對一小姑娘威逼利誘動手動腳,被我以那小姑娘是我女朋友為由給救下來以後,這小子就恨上我了,沒事就到處給我穿小鞋,沒少在總公司那邊擠兌寒磣我。不過我也無所謂,他雖然是這兒的副總,但我這個辦公室主任含金量很高,是總公司老總親自欽點的,能奈我何?

既然已經撕開臉皮了,我也就放出話來,只要我雷日天在,他就別想動半點女工的心思,當然,真有你情我願的,我也不會正義到為民除害的程度。

這梁子也就越結越深了,想不到這一次還是被他給陰了。

短短半個月的時間,這只老狗就向總公司告了好幾次狀,當然,他這個層次還接觸不到林纖纖這樣的人物,但這事也傳到了林纖纖的耳朵裡。

“你的存在在公司裡沒有正式記錄,換言之,你就是個臨時工,隨時隨地可以把你掃地出門。”林纖纖打電話給我。

我知道她是提醒我別只顧著跟女工們交流感情,別忘了正事,我哈哈一笑:“掃地出門?咱們可是有約定的。”

“公司和你簽合約了嗎?”林纖纖不屑地噎了我一句。

我去,打雁的反被雁給啄了眼,這回是我失策了。

苟富貴見我揭他的短,臉色一沉:“你已經不是廠裡的人了,限你五分鐘內離開,不然我就叫保安了。”

一個巴掌拍不響,吵架也得有個對手才行,一個人唱獨角戲也就沒意思了。我這人天性樂觀豁達,不知愁為何物,如果僅僅是與林纖纖的那個約定,那就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既然強扭的瓜不甜,爺五肢俱全,哪裡混不到一口飯吃?

不過苟富貴是火燒孤兒院的兇手之一,我是鐵定要留下來的。

至於怎麼留下來,我已經有了想法。我明白林纖纖只是給我一個警告,不過這個警告讓我很不爽,想讓我求你,門都沒有,不是要裁我嗎?行,NO問題,老子如你的願。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