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我和大美女

正文 第18章 遺落的第一次

書名:我和大美女 作者:冬蟲 本章字數:234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2


裝逼的最高境界就是高深莫測。

“怎麼?貴哥是在質疑我跟林總的關係?”我淡淡地彈了一下煙灰,似笑非笑地看著苟富貴。

苟富貴趕緊陪知道:“老弟說的這叫什麼話嘛,我這個人比較八卦,好奇心比較重。”

“好奇害死貓有沒有聽說過?”我掃了他一眼,“你想做那只貓?”

老苟被我唬得一愣一愣的,看他一臉懵逼的表情就知道他也吃不准我跟林纖纖是啥關係。

正好這時史胖子又提了兩瓶酒上來,我也收起了摸底的想法,這老傢伙也很狡猾,不能逼得太緊,反正現在在我的股掌之間,有的是時間來慢慢捋他。

四瓶酒喝完,兩傢伙已經眼睛發直了,兩瓶白酒對我來說不是什麼高難度的挑戰,真慚愧,這些年,啥都沒學會,也兩樣比較擅長,打架和喝酒了。

照苟富貴的意思,晚上是想請我開個葷的。

萬騰縣的經濟比較發達,很多市里才有的消費場所這兒也有,其實我也挺想去開開眼界,但是我這個人定力比較差,萬一把自己的處子之身在那些賣肉女身上給折了,那就比較虧。什麼?別跟我提蛇姐的事,那個時候我不是缺錢嗎?人為財,死都可以,何況是失個身呢?

打發走二人,我打了輛計程車回了廠裡,一幫工人們還在忙活著,我已經把給郎姐留門的事給忘了,也沒驚動她們,一個人回了宿舍。

洗了個澡,時間還早,躺在床上看電視,也挺無聊的。

有人問幹嘛不發個微信聊聊天什麼的,我就有點臉紅,我用的手機比較矬,還是老人機,唉,一個字,窮啊。

打了個電話給老爸,彙報一下這半個月的情況,老爸惜字如金,三個字足以形容:好好幹。

我知道他對我的要求不高,只要我安穩就行,我本來想問問他的情況的,可是我這個人跟誰都能扯上幾句,唯獨對他做不到說那些貼心的話,話到嘴邊就變得油嘴滑舌了:“你小姨子最近沒去找你?”

“滾。”老爸故態復萌,我實在想不出他現在是什麼表情,領旨滾蛋。

自己傻笑了一陣,忽然想到,要是林纖纖真跟老爸勾搭成奸,那她豈非成了我後媽了?以後這關係可怎麼捋?我又怎麼叫林洛洛?

想到林洛洛,眼前不由浮現出了她的模樣兒,要失身也得找這樣的美女才行啊。我也不知道怎麼跟把失身跟林洛洛扯到一塊兒去了,不過心裡挺不得勁兒的,人家是鳳凰,我就是一草鴨,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倒是沈夢可以考慮,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我也懶得打電話給她,我們更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電視也沒關,我閉上眼睛睡覺,正睡得迷迷糊糊的,聽到外面有不少人說話的聲音,順手抓起手機看了下時間,都十二點了,工人們才下班,聽她們說話的口氣還挺開心,估計是被兩倍加班工資給刺激到了。

我把電視關了,繼續睡覺,沒過十分鐘,門被輕輕地敲響了。

我愣了一愣,小興奮了起來,難道是郎姐?

悄悄摸到門邊,門又響了一下,我回應著敲了一下,低聲問:“誰?”

“我。”郎姐的聲音壓得低低的。

前面說過,我是個定力很差的人,郎姐的一個字就讓我某個地方立正了,難道今晚真的要完成破處重任?

我打開門,郎姐便閃了進來,借著門外的路燈一閃而過的光線,我看到了郎姐妖嬈的身姿,鼻子裡還嗅到了一絲淡淡的沐浴露的味道,我日,洗白白送上門?

血滋滋地往腦門子沖,一把便摟住了郎姐柔軟的身體,郎姐輕呼了一聲,推了我一把,低聲道:“你敢。”

這個時候我要是說我不敢,無異就代表著我性無能了,於是摟得更緊,喘息著說:“你不來我不敢,你來了,我要是再不敢,就是禽獸了。”

“你禽獸不如。”郎姐的喘息也有些粗重,卻是沒有就範,“我就是來感謝你的。”

“我知道。”摟著柔軟火熱的身體,我一個字都不想說,猛地橫腰抱起了她,將她摁在了床上。

郎姐似乎有些慌亂,推著我的胸膛:“不要這樣。”

此時此刻,箭在弦上,由不得我用腦袋決定下半身,粗暴地壓住了她的手,正待實施下一步的行動,郎姐的腰猛地向上一挺,掙扎了起來。

我不是老司機,敏感得很,也不知道這個掙扎屬於反抗還是屬於調情,但悲劇已經奠定了,下半身再一次不受我控制,竟然就這麼突突地發射了。

郎姐是有婦之夫,經驗老到,感受到脈動和熱流,怔了一怔,忽然笑了起來:“你完了?”

沒有什麼話比這三個字更加打擊我的內心了,要不是在黑暗中,我想,郎姐看到的肯定是我羞紅的臉,這一刻,我竟無言以對。

或許是察覺到了我的羞愧,郎姐這一次沒有再推開我,反而是緊緊地抱住了我,在我的耳邊低聲道:“你是頭一回?”

我快要哭了,我怎麼也沒有想到,人生中的第一次竟然會以這麼悲催的方式結局,覺得說什麼話對於我來說都是一種羞辱,正待掩面而泣,郎姐的唇遞了上來。

必須要說,小說裡面的一夜七次郎、作戰續航能力超強,統統都是吹牛逼,雖然吻熾熱濃烈,但是此時的男性荷爾蒙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雖然郎姐的舌頭如同一條靈蛇一般在我的口腔裡攪動,可是我根本硬氣不起來。

——直到那一刻!

——她握住了我的那一刻!

於是乎,我激動了、興奮了、驕傲了、膨脹了。

郎姐是過來人,手法老到,在她的引導下,我再一次成為了男人,準確地說,就在我即將成為真正的男人。

然而也就是這個時候,我的手機猛地叫了起來。

手機的樣式雖然老舊,聲音也不是七十二和絃,可是音量卻是很大,嚇得我險些又一次發射了。

騰出一隻手來,直接把電話摁掉,迷亂中摁錯了鍵——需要說明的是,用過老式手機的人都知道,一般的老式機除了摁掛斷鍵以外的所有鍵都會接通手機。

於是,悲劇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