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我和大美女

正文 第20章 回家

書名:我和大美女 作者:冬蟲 本章字數:229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2


林洛洛的車開得很野,印證了一句名言,每個冷漠的女人,冰冷的外表下都掩藏著一顆狂熱的心,呃,這個名言是我說的。

一路上,我都保持著安靜,美女香車對於我來說,原本是一件極具誘惑力的事情,但是此情此景,我的心思都放在了操總這個操蛋貨身上。

不是我怕事,而是源於對未知的恐懼——人,原本就是畏懼未知的。

說起來操總也就是有著一雙眼睛、一隻鼻子一張嘴的平常人,但是從我獲得的暗示資訊來看,這個人極其不簡單,別的不說,就是那天在酒店就能看得出,他有著不少手下,這就不是我一個人所能應對的,如果他真的對老爸他們不利,我真的沒法子去抗衡。

這種無力一直在影響著我的心情,以致於我的神情極其凝重,沉得能滴出水來。

“昨天的油嘴滑舌呢?”林洛洛的口吻裡有一絲嘲諷的意味,但這絲嘲諷卻是被她的冰冷表情所掩蓋,“你在害怕。”

在一個美女面前承認自己膽小,是一件很失面子的事情,只是面子對於我來說可有可無,所以我坦率地承認:“是。”

“你怕什麼?”林洛洛的鼻子輕輕地皺了一下,“他也就是一個人。”

我不意外林洛洛的無知,事實上,對於這種白富美來說,那種膨脹會讓她們無所畏懼,所以我只是淡淡一笑,不想去跟她爭辯什麼,只是提醒了她一句:“小心開你的車。”

“我有點累了,你來開。”這是在三個小時之後,車子駛出了高速,車流多了起來,林洛洛放慢了速度。

我的臉不由一熱:“我不會開車。”

林洛洛轉過臉掃了我一眼,挑釁般說:“不會可以學,關鍵是你敢不敢。”

我的心情自昨晚開始就一直壓抑著,被林洛洛這麼一激,我的賤相就原形畢露了:“你都不怕,我怕什麼。”

跟林洛洛換了位置,林洛洛很耐心,教我怎麼駕駛。這車是自動檔,簡單到不行,一開始還有點戰戰兢兢,兩公里下來之後,車速雖然沒有林洛洛那麼風馳電掣,但對於第一次摸車的我來說,已經是一個極限了。

我專心地開著車,並沒有注意到林洛洛冷漠臉龐下多了一絲什麼,只不過好景不長,因為超速,很快被一輛警車追上,示意我靠邊停車。

我有些冒汗了。超速不是問題,可問題是我無照駕駛,對這個我沒什麼經驗,據說挺嚴重。

靠邊停下,林洛洛示意我淡定,然後開了車門下了去與員警交涉。

兩分鐘後,林洛洛走到車邊,指了指副駕駛,示意我過去,跟著林洛洛重新上了車,我有些好奇:“搞定了?”

林洛洛淡淡笑了笑:“你說呢。”

我大是感慨,麼麼的,這真是個刷臉的時代啊,當然,也有可能是背景的問題,畢竟現在已經到滄州地界了,而林纖纖的皇家實業有限公司,是滄州商界的一個巨頭,無證駕駛、超速,這都是小KS了。

這一

路下來,我已經學會了開車,心情多少有些振奮,等到夕陽西垂的時候,在漫天紅霞中,我回到了家。

對於我的突然回歸,老爸顯然有些意外,只是他豐富的人生閱歷早已讓他的情感除了暴怒和打罵能夠有所顯露之外,其他的基本上是找不著了。

在一閃而過的驚喜之後,老爸的臉沉了下來:“是不是又闖禍了?”

老爸沒事,我的心情就舒暢了許多,咧嘴一笑,摟著老爸的肩膀說:“我就是闖了禍,還不至於跑回來。其實,就是有點想你了。”

“滾一邊去。”老爸顯然不適應我這樣的真情告白,雖然沒有大驚失色,卻是一把推開了我。

“爸,這樣就沒意思了。”我嘿嘿笑著,端起老爸的茶杯,像牛皮膏藥似的又重新粘了回去,“我打電話給姐,晚上咱們喝兩杯。”

老爸幽幽地來了一句:“你小子是想沈夢了吧?”

我剛喝進嘴裡一口水,險些沒被驚得噴出來,調戲著老爸道:“那要不要把你小姨子也叫過來?”

老爸老臉一抽,我正色道:“老爸,其實你挺帥的,成熟有魅力,我覺得挺好。”

“滾。”

“沒新意。”我揚了揚手,將杯子放回桌上,低聲壞笑,“老爸,你是不是不喜歡女人?”

老爸呻吟了一聲,眉毛都豎了起來,我立時起身:“我馬上滾。”

打了個電話給沈夢,聽說晚上一家子吃飯,這女人居然表示會放棄今晚的生意,一定到場,我去,搞得好像我是大擺一場一樣。

菜場離我家不遠,我買菜的時候打了個電話給林纖纖,問她有沒有空過來一起吃個飯。

雖然我對這個女人有覷覦之心,但她畢竟跟老爸是一個年代的,儘管她貌美多金,我也還沒無恥到嫩草吃老牛的境界,況且老爸和沈夢還需要她來照應著。要是她真成了我後媽,那就有悖倫理了。好吧,我承認,我有點邪惡了。

我強調是在家裡吃飯,林纖纖笑著說想嘗嘗我的手藝,我撇了撇嘴,說只要你能咽得下去,就沒問題。

提著一大袋子菜回了來,沈夢已經到家了,看起來她跟老爸的關係得到了不少緩和,這倒是讓我有些意外,而令我大開眼界的是,她居然很貼心地為老爸揉肩捶腿,而老爸居然也安心地享受著這些。

“耗子回來了,小夢,你去廚房幫他。”看得出來,老爸還是挺想撮合我跟沈夢的。

廚房裡,水聲不小,我問沈夢:“老爸挺希望你做他兒媳婦的,你怎麼看?”

沈夢頭也不抬:“等天下男人都死光了吧。”

我哈哈一笑,毫無被打擊的挫敗感:“那就好。”

“你什麼意思?”沈夢將手裡的一根萵苣砸在了我的面前。

“沒什麼意思啊,就是一直擔心會委屈你,你知道,我就一爛人。”我口是心非地揶揄著,沈夢聽得出我在說反話,張牙舞爪地撲了上來,我一臉正色地退了一步,“動作太大,走光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