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我和大美女

正文 第31章 我的人也敢動

書名:我和大美女 作者:冬蟲 本章字數:241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2


在離開滄州之前,我本來是打算再做一件事情的,可是想想沒什麼必要,所以還是算了。

等到刺繡廠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嶄新的手機螢幕上顯示著時間已經是晚上九點五十六分,刺繡廠仍然燈火通明,看來工人們仍然在加班。

門衛老海看到我,趕緊開了伸縮門,陪著笑臉道:“雷總來了。”

雷總?我怔了一下,遞了根煙給老海,說你辛苦了,老海連聲道謝,很有些感恩戴德的味道。

邁步走向辦公區,辦公室的燈居然還亮著,推開門一看,苟富貴居然也在,一見到我,觸了電似的彈了起來:“老……雷總。”

看他的口型估計本來是想喊“老弟”的,到了嘴邊變了稱呼,看來這傢伙也不是那麼太不知進退,其實我對他貪不貪污刺繡廠的錢根本不在意,以林纖纖那樣的家底,這點兒錢簡直就是千牛一毛,如果拋開火燒孤兒院的事情,我對他倒也沒什麼太大的惡感,至於說之前的那些小過節,根本算不得什麼,他當時對待我的態度,相比於我這些年的經歷,完全是小兒科,不值一提。

“什麼總不總的。”我笑了笑,“這麼晚還沒走?”

苟富貴一副知恥而後勇的架勢:“以前貪心,犯了錯,上頭沒追究我,雷總又把我留下來,我要是再像以前那樣,就真不是人了。”

我當然不會把苟富貴的話當真,拉了椅子坐下,向苟富貴招了招手,打算跟他攤牌:“富貴,過來,我有點事情要問你。”

苟富貴也是個人精,雖然我笑嘻嘻的樣子,但目光裡卻是半點笑意都沒有,所以神情也是一整,說:“雷總,你儘管問,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我點了點頭說:“你知道……”

話還沒說完,走廊上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那腳步聲來得很快,跟著便有一個女孩子氣喘吁吁地沖到了門口,人都沒看清就叫了起來:“苟……雷主任?出事了,車間出事了。”

一聽出事,我和苟富貴都站了起來,我沉聲道:“別急,慢慢說,出什麼事了?”

“郎姐……郎姐她……”

我有點不淡定了,一把攥住了她的手:“郎姐怎麼了?”

“郎姐她……她……”女孩跑得急促,話都說不上來了。

我聽得心急,也顧不得聽她再說,匆忙向車間奔了過去。

車間內外都是人,不少女工都跑了出來,一臉的驚恐,看到我仿佛看到了救星一樣,你一言我一語地說了起來。

我一邊聽著一邊向裡邊走,到了車間已經知道個大概了,一個自稱是郎姐老公的人帶著幾個人進來鬧事,郎姐被打了。

我臉色鐵青,郎姐跟我有一腿呢,居然有人敢來打她,媽的,這不就是打我麼?

車間裡亂轟轟的,牆角裡站著些個人,有男有女,都是廠裡的人,我掃了一眼面帶驚恐的幾個男的,鄙視他們,女同事被打,作為男人居然縮在一邊當縮頭烏龜,媽的,回頭都開了。

我還沒推開人堆,就先叫了起來:“都特麼誰在這裡鬧事?”

這一聲爆出來,整個車間裡頓時都安靜了

下來,待我擠進人群,才看到分為了兩派,一派是廠裡的工人,郎姐站在最前面,如緞子般的長髮披散了下來,臉上還有道掌印,手裡握著一把剪刀。

也正是因為這把剪刀,那幾個明顯是社會人物的傢伙才投鼠忌器沒有上前,其中一個手臂上在流血,看樣子被郎姐攮了一剪子。

看到我,郎姐的神情微微有些異樣,不過看得出來,我的出現令得她放鬆了一些。

“你特麼誰啊?別多管閒事。”手臂出血的那傢伙大聲嚷嚷著。

我掃了他一眼,胳膊上有刺青,髮型是那種兩邊推得看到頭皮就中間有一縷頭髮的青皮頭,我沒理會他,徑直走到郎姐身邊,低聲道:“怎麼回事?”

“我前夫,來要錢。”郎姐短短的六個字就把事情說清楚了。

我心裡一松,前夫?媽的,那就是照打不誤了。

“下麵交給我了。”我伸出手,緩緩拿下郎姐手裡的剪刀,然後回過頭,擺了擺手:“都散了,繼續工作。”

“喂,你特麼不拿我當回事是吧?”那前夫的眼睛瞪得很大。

我忽然笑了笑:“我是廠裡的負責人。哥們兒,不要影響別人工作,有話咱們好好說,不如來我辦公室談?”

整個車間大多都是女人,唯一的幾個男人也都是怕事之輩,我勢單力孤,而他們幾個兵強馬壯,個個五大三粗,倒也不懼。

出了來,正遇上苟富貴跑了過來,看到我迎面走來,看了我身後一眼,待我到了近期,身子一轉,低聲在我耳邊道:“原來是他。”

“你認識?”我問道。

“認識,每過兩個月就會來一趟,就是個潑皮,都是來向郎玥要錢的,混蛋一個。”

聽苟富貴說別人是混蛋,而且說得理所當然,我忍不住笑了出來,苟富貴估計也知道我在笑什麼,尷尬道:“別笑。”

我忍住了,側過頭問郎玥:“每次你都給錢?”

“他有個兄弟在公安局。”

我哦了一聲:“也就是說,報警根本沒用是吧?”

郎玥看到我眼中一閃而過的厲色,笑了笑:“你想怎麼樣?”

“一會你就知道了。”我可不是什麼好性格的人,郎玥現在是我的人,誰動她,我就動誰。

很快到了辦公室,我有心在郎玥面前顯擺一下,也有心讓苟富貴看一看我的另一面,於是我讓他們兩個都在辦公室。

這幫潑皮們倒是配合,一進來就把門給反鎖了,倒也省得一會兒他們奪門而逃我攔不下來。

我讓苟富貴和郎玥站到我的身後,然後我才好整以暇道:“郎玥現在我罩。”

“罩你……”“媽”這個字還沒從那潑皮的嘴裡迸出來,我已經一腳撩在了他的兩腿之間。

多年的打架經驗告訴我,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能動手就別逼逼,像這樣的人你就不能給他求饒的機會,不然什麼“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歲小兒”這類不要臉的話從他們嘴裡吐出來就像吐個吐沫一樣,而且,更重要的是,既然動了手,就不要再有什麼顧忌,更不要有任何的遲疑,所謂一鼓作氣,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