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我和大美女

正文 第32章 半次愛

書名:我和大美女 作者:冬蟲 本章字數:228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2


於是乎,就看到我身如矯兔,拳如流星。

師傅告誡我,不要輕易動手,但是一旦動了手,必定要獅子搏兔,不給對方任何的喘息機會。

我一直牢記著,所以我出手必盡全力,其結果就是兩分鐘之內,潑皮一夥全數倒下。

當然,從這些人的體態和步伐以及我出手擊倒的一個人就能看得出,他們並不是練家子,所以我的出手還是有輕重的。

辦公室裡的氛圍有些緊張,呼吸聲很重,我甩了甩手,看了一眼因為一傢伙被重摔砸壞的辦公桌,頭也不回地說:“富貴,桌子的事情回頭你處理一下。”

苟富貴已經傻了,很清楚地聽到他咽了一口口水,估計被我的強悍爆表驚著了,心裡說不定還在慶倖幸好現在關係融洽了:“沒問題。”

收拾這個潑皮一頓顯然遠遠不夠,畢竟打不是目的,哥的目的是治病救人,所以我走到了還捂著老二的潑皮身前,蹲了下來。

那傢伙嚇了一跳,拼命向後縮著身體,一邊還在嚷嚷著:“別過來,你想幹嘛?”

我從心眼裡鄙視這種恃強淩弱的人,從這傢伙的行徑來看,雖然不知道平時有沒有欺負別的人,起碼郎玥沒少受他的欺淩。

我抬手撓了撓腦袋,那傢伙還以為我又要搞他,嚇得雙手抱頭,連疼痛著的老二也顧不上了。

“我不會痛打落水狗的。”我淡淡說道,“我現在給你講講道理。”

那傢伙顯然懵了,眨巴著眼睛愣愣地看著我。

槍桿子裡出政績,果然誠不我欺。

“其實吧,向你們這些人渣動手,是髒了我的手,可是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我儘量把逼裝得更完美一些,“所以我很誠懇地希望你以後不要再騷擾郎玥。這次我不是太生氣,但是如果你不聽我的話,我就會生氣了。我一生氣,後果就會很嚴重。”

說罷,我一拳打在了已經坍塌的桌面上,整個拳頭都陷了進去。

潑皮嚇得一抖,我看到他尿褲子了。

“滾。”他已經被我尿到尿褲子,再嚇下去,我真擔心他會被嚇死,畢竟嚇死人我一樣是要負責任的。

幾人如獲大赦,剛剛都還跟一堆死狗一樣的,個個跟打了雞血兒似的活蹦亂跳了起來,這時忽然聽到郎玥冷森森地說:“我同意你們走了麼?”

我這才回過頭看了郎玥一眼,拋過去一個讚揚的眼神,郎玥要是不能抓住機會去痛打落水狗,我就有點兒瞧不起她了。

那潑皮當然不會怕他,可是有我這麼一個戰神忤在這兒,他連大聲說話都沒有底氣了,陪著笑道:“玥啊,別,別,一日夫妻百日恩……”

話還沒說完,郎玥已經抓起一塊尖銳的木條猛地插在了他的肩膀上,這潑皮頓時殺豬似地大叫了起來。

我也是一呆,沒想到這女人這麼狠。

“現在跟我說一日夫妻百日恩了,剛剛你說什麼來著?不給錢就弄死我,來啊,求求你弄死我吧。”

郎玥也是個冷幽默的人,這個時候哀聲軟語的,聽著都讓人發笑,可是她的手並沒有松一絲一毫,顯然對這個男人恨到了極點,以前她沒辦法抗爭,現在得到了機會,是個人都會抓住去發洩一下心頭之恨。

血汩汩地向下流,潑皮的拳頭握緊,我冷冷地哼了一聲,潑皮猛地向地上一跪:“我錯了,都是我的錯,我求求你,我就是個屁,把我放了吧。”

郎玥的臉上滿是鄙夷和不屑,鬆開了手,卻是說:“錢怎麼辦?”

“給我一個月,我一定全部都還給你。”

我插了一嘴:“一個月時間太長了,明天下午五點之前。”

我在刺繡廠不知道能待多久,等我從苟富貴的嘴裡挖出貨來,就會離開,時間拖的太久,恐怕不行,這時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如果我真的走了,這潑皮會不會變本加厲地對付郎玥?

潑皮一群人作鳥獸散,苟富貴被這一幕搞得一愣一愣的,看得出來,他以前的狠都是建立在嘴皮子和軟刀子上,像這樣明刀明槍地幹,他很少經歷,所以看著我的眼神就隱隱有些畏懼。

我的目的達到了。

我就是要他怕,只有他怕了,我問他的時候才會省卻掉不少麻煩。

我咧嘴一笑,切換到人畜無害的狀態來:“富貴哥,你放心,我對敵人是像嚴冬一樣寒冷,對自己朋友就像春風一樣溫暖了。”

苟富貴強笑了一聲,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我擺了擺手說:“去車間看看吧,時間還早,任務還沒完成呢。”

苟富貴一溜煙兒地走了,這架勢跟剛剛那幫人差不多,都是鳥獸之態。

郎玥籲出了一口氣,仿佛已經累得不行了:“這些人不好惹,你幫我,就不怕他們報復?”

我笑了一笑:“怕,可是我更怕被別人戳著我的脊樑骨罵我不是男人。”

“就因為這個才幫我?”郎玥的眼神飄了過來,帶著野性的誘惑。

我乾咳了一聲:“好歹我們做了半次愛。”

郎玥似乎被“半次愛”的說法驚倒了,跟著便弓著腰大笑了起來,我被她笑得有些尷尬,因為我想到了我第一次是早射之狀,不由惱羞成怒地抓住了她的手:“把剩下的補上?”

“就在這裡嗎?”郎玥的聲音軟得就像是粘上了糯米糕一樣。

“呃,我好歹是個領導,要不,老地方?”

郎玥看著我的手:“剛剛裝逼裝得不錯,就是出血了,趕緊去清理一下吧。”

我這才看到我的手背上有血跡,麼麼的,剛剛裝逼裝過了,雖然一拳把桌面打穿了,手背也被劃破了,真是丟人。

郎玥在我耳邊吐氣如蘭:“血很金貴的,趕緊止血吧。”

我回過頭,在她的唇上舔了一口,咧著嘴說:“一滴精,十滴血呢,止什麼止?”

“好吧。”郎玥顯然很是情動,但總不能真在這裡搞起來吧,媚眼如絲地扭著細腰出了去。

我的嘴唇忽然幹了起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