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我和大美女

正文 第39章 滄州弟弟

書名:我和大美女 作者:冬蟲 本章字數:232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2


林洛洛沒想到我翻臉比翻書還快,但是她也自知理虧,低聲說了一句對不起,出去發動車子離開。

工人們早已經散了,不過我看到遠處還站著一個人,窈窕的身姿告訴我,她是郎玥。

郎玥走出黑暗,到了我身前,柔聲道:“怎麼了?”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平淡地說:“沒什麼。”

郎玥跟著進了屋,反手關上了門,從背後環住我的腰,低聲道:“女人是需要哄的,這麼粗暴,誰敢喜歡你?”

郎玥誤會了我跟林洛洛的關係,我沒有解釋,只是淡淡一笑:“你什麼時候來的?”

“沒多久,我看到林總的車子停在你門口。”郎玥打了個頓,垂下了頭。

我看著她,脖頸白皙,忽然間產生了一個衝動,握住了郎玥的手:“我們結婚吧?”

郎玥嚇了一跳,臉上浮現出一絲幸福的笑容來,跟著卻是搖了搖頭:“我想,可是我們不可能。”

“我不在乎你離過婚。”

郎玥微微一笑:“不是這個原因,我們做不了夫妻的。”

我看著郎玥的眼睛,她的目光裡沒有任何的勉強,但是看得出來,我想跟她結婚,讓她由內而外地幸福,我握緊了手:“為什麼?”

“你傻呀,我不知道你的過去,也不知道你的將來,但是我知道,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做,如果有一天,你真正安靜了下來,你再要跟我結婚,我一定會同意。”郎玥神情恬靜,沒有了往昔的狂野,溫柔得就像是一泓清泉,“雷昊,你的人生只不過才剛剛開始。”

我怔住,直到郎玥的唇裹住了我的嘴,我才猛烈地將她壓在身下,近乎粗暴地發洩著自己的欲望,還有內心的憤懣。

林纖纖一直在等著我的電話,這期間也不知道打了多少個過來,由於靜音的緣故,我根本沒有發現。

郎玥已經離開了,我從她的身體獲得了安寧,看著手機上提示的未接電話,我的心裡有一絲歉疚,我以為林纖纖跟林洛洛是串通好的,現在才知道,她其實也是受害者。

夜已經很深了,我沒有什麼憐香惜玉之感,直接打了過去。

林纖纖也還沒有睡,電話立即被接通,便聽得林纖纖道:“雷昊。”

我已經徹底冷靜了下來,沉聲道:“我向你道歉。”

“我已經知道了,雖然我很生氣,但如果能夠回頭,我想,我還是會答應的。”林纖纖緩緩道,“雷昊,我沒有騙你,操德旺跟我不共戴天,我需要幫手。”

我笑了笑:“從感情上來說,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是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跟林洛洛一樣,執意認為我會幫你們,又能幫得了你們,我只不過是一個小混混。”

林纖纖似乎笑了一下:“我不知道,洛洛是員警,她覺得你行,我就覺得你行。”

“你就沒有自己的感覺?”我有一種錯覺,林纖纖可是大公司的老總啊,怎麼會這麼沒有主見?

“有。”林纖纖立即說,“我覺得你是一個值得依賴的人。

微微頓了一下,林纖纖跟著說道:“沒有幾個人敢穿梭於大火中救人的。”

我的心裡微微一暖,得到肯定,尤其是一個美女的肯定,那種感覺很美妙,不由的我又嘴賤了:“那你不打算以身相許?”

“可以考慮。”林纖纖的聲音有些異樣,卻沒有任何調侃的意思。

我的心猛地跳了一下,乾笑了一聲:“那我等你考慮好。困了,睡了。”

“等一下。”林纖纖叫道,“誤會已經澄清,我希望你收回成命。”

“什麼成命?”我疑惑了一下。

“你說三天之後離開刺繡廠的,能不能不要走?”林纖纖居然有些哀求的意思。

我笑了笑:“再說吧。”

給林纖纖留了一個懸念,同時也給了我自己一個懸念,我不是一個絕情的人,我吃不准如果林纖纖再溫柔一些再溫情一些,我會不會墜落於她的溫柔鄉里。

不過跟著我的腦子裡猛地一清,林洛洛需要我,林纖纖也需要我,當然,不是因為我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而是我有值得她們利用的地方。

我居然成了香餑餑。

想到了這些,那絲溫情被我擠出體外。

第二天一早,我去了辦公室,苟富貴已經到了,似乎聽說了昨晚我指著林洛洛的鼻子攆她滾蛋的事情,服氣得就差六體投地了。

我懶得跟他囉嗦,讓他坐到我的對面:“問你個事,老實回答我。”

苟富貴比我大了不少,但看得出來,對我已經完全不設防了:“雷總,有事你說話。”

“光明孤兒院你知不知道?”我漫不經心地說著話,眼睛卻是盯住了苟富貴的臉。

苟富貴有些迷糊:“光明孤兒院?雷總,咱們萬騰可沒有孤兒院啊。”

“我說的不是萬騰縣,也不是涼州的,是滄州的。”

苟富貴撓著頭道:“我也沒去過幾回滄州,是不是有這麼個孤兒院我也不清楚。雷總,是不是跟這孤兒院有什麼業務關係?”

苟富貴說的很自然,沒有絲毫作偽的神色,我的眉頭擰了一下,他到底是個演員,還是真的一無所知?

“你好好想一想。”我點了一根煙,神情不善地看著他,“十年前的冬天,光明孤兒院被一場大火給燒了個精光,沒有印象嗎?”

“十年前?”苟富貴似乎在回憶,我繼續說著,“我再提醒你一下,那天晚上,有人看到你在火災的現場。”

“不可能。”苟富貴立馬叫了起來,“十年前我在坐牢。”

我有些驚訝,這老東西坐過牢?

“因為什麼坐的牢?”我問了一句。

苟富貴的臉一紅:“貪污,那時候我在政府工作。”

“這是你的強項。”我回了一句,心頭卻是一片疑雲,我有八成把握可以確定,當時看到的就是苟富貴,只不過已經過去了十年,那時候我才十二歲,難道我搞錯了?

就在我疑惑之際,苟富貴忽然低聲道:“我有個弟弟,一直在滄州。”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