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我和大美女

正文 第40章 完美解釋

書名:我和大美女 作者:冬蟲 本章字數:226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2


弟弟?我呆了一下,要不要這麼狗血?

苟富貴從包裡拿出一個皮夾子,翻開來抽出一張照片遞給我:“就是他了。”

我接過照片,這張照片有點兒陳舊了,應該是不少年前拍的,用塑膠膜封著,照片中有兩個人,一個是苟富貴,那時候還顯得比較年輕,臉上帶著笑容,一副意氣風發的樣子。

“那個時候沒現在這麼猥瑣。”我點評了一句。

苟富貴老臉一抽:“雷總,你這是損我還是誇我?”

“自己體會。”我繼續看著照片中的另一個人,應該就是苟富貴口中的弟弟,年紀明顯比苟富貴要小,一臉的稚嫩,不過跟苟富貴長得的確很像。

我不再懷疑苟富貴的話,這張照片對我的判斷有了一個完美的解釋,不是我的眼光有問題,而是現實太狗血了。

“他人呢?”我的血沸騰了起來,聲音都有一絲顫抖。

苟富貴沉默了一下:“我跟他已經斷絕來往了。”

我奇道:“斷絕來往了?那你還留著他的照片?”

“我留的是他的過去。”苟富貴的聲音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無奈、痛心、惋惜、不值等等,我真不知道一個人還會有這麼多的情緒交織在一起。

苟富貴說:“他比我小五歲,那個時候家裡比較窮,父母又走得早,常話說,長兄如父,我一直記得我媽臨死的時候拉著我的手要我照顧他。為了給他讀書,為了讓他娶老婆,為了給他買房買車,我只有動公款的腦筋。”

說到這裡,苟富貴慘然一笑:“我為了他什麼都丟了,開除公職、坐了五年牢,老婆也跟我離婚了,孩子也不認我了,到頭來換來的只有一句話,咎由自取。”

我明白了,苟富貴兄弟上演的是現代的白眼狼劇,我拍了拍苟富貴的肩膀說:“本來我真的挺瞧不起你的,現在才知道,你也是個有情有義的人。”

“有個屁情義。”苟富貴自嘲地罵了一句,“雷總,是不是這王八蛋又幹了什麼喪盡天良的壞事?”

我沉默了一下,道:“現在還不知道,得當面問問才行。”

一方面,我不敢武斷地下決定,另一方面,從苟富貴還保留著照片能看得出來,他對這個沒天良的弟弟還有感情,萬一他通風報信,我特麼就竹籃打水一場空了,所以說的含糊。

苟富貴卻是笑了笑:“雷總不是個輕率的人,說到這個份上是給我留面子呢。我坐牢這些年,反省了很多,這年頭什麼事都能做,就是不能做違法的事,耀宗他如果真的犯法了,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早點處理對他來說是好事,免得他再犯下大錯。”

這傢伙叫苟耀宗?老祖宗要是知道他就是個混蛋,恐怕要跳出棺材板扇他幾個耳光了。

“貪刺繡廠的錢不違法?”我奚落了苟富貴一句。

苟富貴老臉又是一抽:“那不一樣。”

我笑了笑,不去跟他爭辯,心說只要能

確定他與參與了,以後他也沒機會再犯錯了,便說:“你能不能幫我找到他?”

“我知道他住在哪裡。”苟富貴歎了口氣,試探著道,“雷總,能不能給我個面子,從輕處理?”

我似笑非笑地看著苟富貴:“如果有人放火燒死了你的家人,你會不會對他從輕處理?”

苟富貴驚駭之極:“他幹了這種事?”

我漠然道:“他是你弟弟,不是我弟弟,哪怕是……”

下面的話我沒有說,只是在按在桌角的手已經不自覺地沉了下去,喀嚓一聲響,桌角掉了下來。

我淡淡道:“下次再買桌子,不要以次充好,你能掙幾個錢?”

苟富貴的臉紅了紅,歎了口氣道:“雷總,我理解你的心情。”

拿到了苟耀宗的地址,我冷冷地看著苟富貴警告道:“我要做什麼不說你也知道,我希望你不要幹傻事。”

苟富貴肅然道:“這點道理我還是知道的。”

我點了點頭:“那就好。對了,我馬上就會去找他,我會跟林總說,你繼續做你的苟總,不過我提醒你,不要再做耍小聰明的事情,不然我第一個饒不了你。”

苟富貴面露感激:“雷總,我只能說謝謝了。”

“謝個毛謝,還有,對郎玥好一點,多照顧些。”我拍了拍苟富貴的肩膀說,“行了,好好工作,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我知道你心裡也不好受,其實我也挺感謝你的大義滅親的。”

臨走的時候,我沒有跟郎玥告別,兒女情長雖然未必讓我氣短,但拖泥帶水顯然不是我的性格,為劉媽報仇、為孤兒院的兄弟姐妹們報仇,誰也無法阻擋我復仇的腳步。

在回滄州的大巴車上,我打了個電話給林纖纖,對於我的辭職,林纖纖表示了反對,但這個反對很微弱,我的口吻不容置疑,所以她也沒有堅持,只是問我以後有什麼打算。

我沒有跟她說,反而是向她推薦了苟富貴,我說用人格擔保苟富貴以後會認真負責起廠子裡的事情來。

林纖纖故意輕鬆地一笑說:“你有什麼人格?”

我沒再跟她多囉嗦,掛斷了電話。

當晚,我便回到了滄州,我並沒有跟老爸聯絡,他不是什麼顯赫的人,但以他的能耐,找個地方住完全沒有問題,而且現在沈夢也比以前懂事多了,應該不會再惹老爸生氣。

找了個賓館住了下來,我得好好計畫一下下一步的行動,苟富貴應該不會真傻到給苟耀宗通風報信,所以找到他不是什麼難事,難的是苟耀宗會不會就範,因為我知道,他在那件事情中,只不過是一個小角色,只是一個參與者而已。

夜已經深了,我填飽了肚子,緩緩走出飯店,不知道什麼時候天下起了雨,雨不大,很輕很淡,輕得像是情人的手,淡得像是情人的夢,可是我的心卻是熱的。

很快攔了一輛計程車,將苟耀宗的地址報上去,車子便駛入了夜色之中。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