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美麗上司愛上我

正文 第14章 局辦副主任

書名:美麗上司愛上我 作者:清泉流水 本章字數:225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1:50


劉志國見他是這種反應,表情立刻凝滯起來,因為劉豐升職所帶來的喜悅變的淡了許多,說道:“你們兩個是不是又鬧彆扭了。”

說著,劉志國轉身進了房間,很快就又走了出來,他手裡拿了張銀行卡,說道:“這張卡裡面有六千多塊錢,你先拿去用,不夠的話,我跟你媽再想辦法。”

劉豐看見父親拿著那張銀行卡的那只手,滿是裂紋,覺的卡裡面的不僅僅是錢,而是父母的血汗,他眼睛裡立刻就要有淚水湧出,不過被他強忍著壓了下去。

本來劉豐不想去接那張銀行卡的,但是見到父親那殷切的眼神,知道如果不接過來的話,會更讓他擔心,甚至這錢如果讓方念巧知道,肯定會被花的渣都不剩,還不如自己先拿過來,以後找機會,再還給他們。

在家把午飯吃完,劉豐並沒有喝酒,因為他打算下午立刻就去分局報導,怕喝酒身上有味道,會讓人留下不好的印象,倒是劉志國喝了不少,把自己給灌醉了。

將父親安頓好,劉豐特意換了一身乾淨衣服,這才出門,他在街上買了一包二十多塊錢的香煙,覺得分局領導平時應該就是抽這些,他平日裡才抽五塊錢的煙,二十多塊錢的煙,對他來說已經算是價格不菲。

他怕來遲到,一直在分局附近等著,算著上班時間差不多到了,劉豐這才朝分局的大門口走去。

剛到分局的大門口,就從傳達室出來個老頭,立刻擋住了劉豐的去路,對著他呵斥道:“你是幹什麼的,知道這是什麼地方麼,直接悶著頭就往裡面闖。”

劉豐怔了一下,發現是分局的門衛攔住了自己,他連忙把實現準備好的香煙掏出來了一盒,是一包十塊錢的香煙,直接就把煙塞進那個老頭的口袋。

劉豐一氣呵成的把剛才的動作做完,這才把自己的調令拿出來,遞到那個老頭手裡面,說道:“大爺,我昨天接到調令,讓我去分局秘書處報導,我這不是初來乍到麼,什麼都不懂,你老見諒。”

那老頭收了劉豐的香煙,又見他如此客氣,心中的不快頓時一掃而空,待接過調令仔細看了之後,老頭的臉上頓時堆起笑容。

“原來是小劉同志來分局報導啊,那以後就是自己人了,咱這地方,陌生人想要進來的話,必須有領導打招呼才行,你也別見怪。”看門老頭笑眯眯說道。

劉豐趕緊回答道:“哪能呢,您的責任心這麼強,只有這樣才能保證咱分局的安全。”

又跟看門老頭吹捧了一番,劉豐問明秘書處所在的具體位置,這才朝局長樓走去。

他知道不論任何機關門口的把門人,都是那種八面玲瓏的類型,只有這種人才能吃的開,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是他們天生的本能。

局長樓總共九層,分局長的辦公地點在頂樓,而秘書處只跟分局長辦公地點差一層,應該是為了隨時能夠為分局長服務,而這樣設置的。

按照那個看門人所提供的線索,劉豐很容易就找到了地方,一間大辦公室的門口,掛著塊牌子,秘書處。

劉豐輕輕的敲了敲敞開著的辦公室門,然後站在門口,見到裡面有七八個人看了過來,試探著問道:“我是剛調過來的劉豐,請問一下,是在這裡報導麼?”

裡面大多數人聽到劉豐的話後,根本就沒任何反應,紛紛又自顧自的忙自己事情去了,只有一個女孩子站起來,朝著一個方向指了指,清脆的說道:“你直接過去找局辦主任就行,他應該負責這事兒。”

劉豐點了點頭,說了聲謝謝,就朝她指的方向走了過去,在局辦主任那個門敲了幾下,見裡面沒有人應聲,劉豐撓了撓頭,知道裡面可能沒人,側身見到副主任的辦公室虛掩著,想著找副主任應該也是一樣的。

副主任的確在辦公室裡面,聽到敲門聲後,裡面很快就有人回應,讓劉豐進去。

局辦副主任叫做齊良,見到敲門進來個陌生人,皺了皺眉頭,直接靠在大班椅的靠背上,皺著眉頭說道:“你是幹什麼的?”

劉豐先是簡單的自我介紹了一番,恭敬的把調令放在齊良跟前,見他辦公桌上的煙灰缸中有幾個煙頭,知道這位主兒也是個煙民,趕緊掏出買的好煙,遞上去一根,說道:“主任,抽一根吧!”

齊良正在看劉豐遞過來的那張調令,聽到他說話,斜著眼看了一眼,伸手接過劉豐遞過來的香煙,根本沒有做任何停頓,直接將那支煙扔進了煙灰缸。

劉豐本來還要湊火過去,卻見到他是這種態度,頓時僵住了,心中生出些許惱怒,覺得這個副主任有些太看不起人,你嫌煙不好也就算了,接過去不抽就是了,等自己出去再扔,這當著自己面就把煙扔掉,明顯是在打自己臉。

劉豐緩過來之後,直接把身體站直,往後退了兩步,既然這個副主任這麼不給面子,他也不想再去討好他,在不明白緣由之前,只能是自討沒趣。

齊良盯著那張調令看了一會兒,才不鹹不淡的問道:“你叫劉豐是吧,是內義工務段過來的。”

劉豐點了點頭,答了聲是,接下來沒有再多說一個字,他已經看出來了,這個副主任好像看自己十分不爽,雖然不知道是為什麼,但不在他面前亂說話,還是能做到的,言多必失的道理,他非常明白。

齊良冷笑了一聲,輕蔑的看了劉豐一眼,說道:“你覺得憑你自己的能力,能勝任秘書處的工作麼?”

這話把劉豐問的有些犯難,他心中暗自腹誹,能不能勝任要做了才知道,調令是你們下的,現在過來問我能不能勝任,這不是難為人麼。

他在心裡面吐槽過後,才笑著說道:“我完全服從組織安排,領導讓我在哪工作,我就去哪。”

他之句話完全避開了齊良的問題,既沒有吹噓自己完全能勝任,又沒有貶低自己,因為那兩種答案,都能再讓齊良再對他教訓一通。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