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美麗上司愛上我

正文 第23章 刁民職工

書名:美麗上司愛上我 作者:清泉流水 本章字數:225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1:50


羅正平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覺得自己沒有看走眼,身邊的這個年輕人,的確是個可造之材,他將那張又掃視了幾眼,順勢者好夾緊自己的筆記本中,就朝外面走去。

劉豐見領導率先出門,他也不敢耽擱,連忙拿起早就準備好的筆記本跟了上去,隨著羅正平來到了會議室。

羅正平是會議室裡面最後一個到的,官場講究的就是個先後順序,沒有領導等待下屬的道理。

全場在羅正平進門後,就安靜下來,紛紛把目光看向他,等著羅正平做開場白。

羅正平落座後,將茶杯放在手邊,先是微笑著在全場掃視了一圈,在場的這些人他基本上都認識,畢竟以前也有打交道的地方,只是和這些人的熟悉程度不同罷了。

劉豐沒有坐在會議桌前,而是會議桌後排,離羅正平最近的那張椅子上,一方面可以方便記錄,另一方面也能夠隨時聽候領導的調遣。

在場的只有他一個局長秘書,因為這種分局班子的會議,其他領導秘書是沒有資格參加的,這已經在官場形成了慣例。

羅正平清了清嗓子,說道:“想必大家對我並不陌生,這次到內義分局就任,是路局領導對我的信任,出於這種信任,我就不能讓上級領導失望,希望大家能夠齊心協力,把我們內義分局的成績再上一個臺階。”

在坐的各位分局班子成員,聽完羅正平的這些套話,稀稀拉拉的鼓了幾下掌,算是對他的到來表示歡迎,雖然大多數人的表情十分淡然,卻有一個人明顯露出不屑的眼神。

羅正平肘部支著桌面,雙手抬起向下壓了幾下,等掌聲停止,然後接著說道:“我就任之前,局裡面出了些事情,想必大家也都知道,我來之前路局領導明確指示過,務必要保持我們內義分局的穩定形勢,不能再出任何的亂子,想必大家應該能明白路局領導這番話的苦心。”

羅正平這番話剛說完,在坐的那些人臉上,多日以來積攢的陰鬱減輕了不少,看這個新任分局長的目光中,都顯現出不少的善意,他們生怕這新官上任三把火,來找他們的麻煩。

要知道,只要想查,手中略微有些權利的領導,屁股都不乾淨,那個人沒有點花花腸子。

羅正平到來之後,定了內義分局當前形勢的基調,這場會議的氣氛頓時輕鬆了不少,從在場這些人的坐姿都能看出來,他們的身體都微微放鬆,臉上也都掛起了笑容。

對於這些人的微表情,劉豐都看在眼裡,他只是這場會議的看客與記錄者,根本沒有他說話的地方,將羅正平的每一句話都記錄下來,以便於日後推敲學習。

這時候,羅正平感到有些口渴,端起茶杯輕輕抿了一口,然後看著分局黨委書記馮德義,笑著說道:“馮書記講兩句吧,我初來乍到,對咱們分局的情況還不是很瞭解,作為老前輩,給我提提要求。”

馮德義有五十多歲年紀,將近大羅正平十歲左

右,他頭髮有些花白,臉上的皺紋也很深,聽到羅正平的話,笑著擺了擺手,因為笑容,臉上的皺紋又加深了幾分。

鐵路作為一個企業,與政府部門有些不同,任何部門的一把手,都是由行政領導擔任,雖說作為黨政領導的馮德義與羅正平是同樣的級別,但分局內的主要事務,還是要由羅正平來定奪。

“不敢,不敢,我也只是虛長幾歲而已,分局以後還要由羅局長來掌舵,今後老頭子我竭盡所能配合羅局長的工作。”

馮德義的姿態放的很低,說話時候臉上的笑容一直都沒有停止,似乎把什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

見馮德義已經表過態,羅正平點頭笑了一下,並沒有再說什麼,他接下來把目光看向了分局第一副局長馬夏陽,說道:“那馬局長也來說兩句吧,看看對我今後的工作有什麼要求。”

馬夏陽放下手中一直捏著的簽字筆,臉上擠出些許笑容,只是斜斜的看了羅正平一眼,然後就把目光落在自己的茶杯上,說道:“要求談不上,不過建議還是有些的。”

說完之句話之後,在場的人紛紛把目光移到了馬夏陽的臉上,都有略微有些驚訝,羅正平說的那些話只是客氣而已,根本不是真心想讓別人去提什麼要求,而真要有不開眼的人提要求,那跟拆這位新局長的台也沒什麼區別。

雖說馬夏陽把要求換成了建議,但性質上也沒有什麼區別,無疑是要給這個新任分局長難堪了。

羅正平臉上的表情絲毫都沒有變化,依舊是笑著對馬夏陽說道:“馬局長有什麼建議,說來聽聽,我們大家共同學習。”

馬夏陽嘴角微微上揚,鼻孔裡噴出一股熱氣,然後才說道:“羅局長剛來可能還不瞭解情況,我們內義分局雖然地處偏僻,但刁民職工卻是不少,職工的心思已經不再工作上了,請羅局上任後要好好殺殺,這股職工中的不正之風。”

劉豐聽到他的話,心中猛的一震,心中有些憤恨,他是剛從下面上來的,見過的大領導也就是副處級,還從來沒有聽過哪位領導會形容職工是刁民,這明顯是帶有侮辱性質的詞彙,他直到現在還沒有轉變過來一線職工的思想,所以聽到正處級領導馬夏陽的話,極其不舒服。

羅正平收起臉上的笑容,表情變的很是嚴肅,他沉著聲音說道:“刁民這兩個字,用在我們一線職工身上,是不是有些不太妥當吧,畢竟我們在坐的大多數人都是從一線上來的,難道都是刁民出身?”

說完,羅正平冷笑了兩聲,他已經看出來馬夏陽是在向自己發難,也就不給他什麼好臉色看了。

馬夏陽愣了一下,沒想到羅正平這麼快就抓到了自己的話柄,他臉上頓時露出尷尬的神色,的確在坐的很多都是一線上來的,只是各自背景不同罷了,這樣說話,是要得罪不少人,他連忙擺手說道:“我把刁民那兩個字收回,但是目前江汝西站的事情怎麼辦?”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