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都市風雲

正文 第28章 打了章梅一巴掌

書名:都市風雲 作者:易克1 本章字數:278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3


喬梁把包放在茶几上,直接去衛生間洗臉,章梅從沙發上下來,跟在喬梁身後,哼了一聲:“真牛啊,為了保護美女,連組織部長的兒子都敢打,得罪了組織部長,看你今後在官場怎麼混,還想進步,進步個屁!”

“你懂個頭,唐部長明辨是非,不但沒為難我,還表揚感謝我,說我做的好,做得對,感謝我替他教訓兒子。”喬梁邊洗臉邊道。

“幼稚,官場上的人說的話,有幾句是真的?都是口蜜腹劍笑裡藏刀的東西。”章梅不屑道。

喬梁懶得和章梅辯論,洗完臉回到客廳,往沙發上一坐,點燃一支煙,吸了兩口。

以前喬梁是不敢在家裡抽煙的,要抽也得去陽臺,章梅討厭煙味。

但現在,既然已經不再在乎章梅,抽煙自然也沒有忌憚了。

看喬梁放肆在自己面前抽煙,章梅微微一怔,這傢伙已經不在乎自己了,肯定在外面有了女人。

雖然自己在外有男人,但想起喬梁在外有女人,章梅竟然莫名其妙有了醋意。

“說,昨晚和哪個狐狸精一起的?”章梅開始盤問。

喬梁生氣了,尼瑪,自己是騷狐狸,竟然敢罵方小雅是狐狸精。

“章梅,我警告你,嘴巴放乾淨點!”喬梁怒視著章梅,一字一頓道。

章梅一時有些膽怯,喬梁在自己面前可從來不敢這樣。

“我不就是問問嘛,又怎麼了?”章梅的聲音有些軟。

“告訴你也無妨,昨晚老三和我一個女同學給我過生日的。”

“啊,昨天是你生日!”章梅失聲道。

喬梁哼了一聲,從認識到結婚到現在,章梅就從來沒記得自己的生日,從來就沒給自己過過生日。

不知為何,章梅心裡湧出些許歉意,或許是因為這些日子喬梁照顧自己媽媽的事。

“抱歉,我忘了。”章梅的聲音很乾巴。

“不用道歉,你從來就沒記起過,我也沒奢望你會記得,習慣了。”喬梁無謂道。

“你那女同學是誰?”章梅又追問。

“你管呢。”

這時方小雅來了電話,喬梁邊往陽臺走邊接電話:“小雅……”

方小雅來電話是問葉心儀帶走喬梁之後的事,喬梁和方小雅簡單說了下,方小雅聽完笑了:“這個唐部長有點意思,這個徐部長很狡猾嘛……”

喬梁也笑了。

“哎,喬梁,大一的時候你救過我一次,現在又救了我一次,這英雄救美女,不知美女該如何報答呢。”方小雅半真半假道。

“莫非美女打算以身相許?”喬梁開玩笑道。

“你敢要嗎?”方小雅反問道。

喬梁一時語塞,心砰砰跳。

方小雅也沉默了,隨即掛了電話。

喬梁突然感到一陣失落,回到客廳,章梅正從自己包裡拿出那個表盒打開。

“你幹嘛?亂翻什麼?”喬梁生氣道。

章梅拿著表看了看,在喬梁眼前晃著:“好名貴的表啊,看來是你的生日禮物了,說,這表是不是方小雅送的?昨晚和你吃飯的女人是不是她?”

婚後,喬梁向章梅坦白過方小雅和自己的事,剛才自己接電話的時候叫了聲小雅,章梅肯定聽見了。

“是又怎麼樣?把表給我。”喬梁向前一步。

“不給。”章梅往後退了一步,咬牙切齒,“怪不得非要離婚,原來和方小雅舊情複燃了。”

“胡說,你這是小人之心。”

“我小人之心?呸,你才是!是啊,方小雅回來了,還是美女富婆,她的錢你一輩子都花不完

,跟她好,你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章梅越說越氣,拿表的手激動揮舞著,“你個吃軟飯的小男人,讓你舊情複燃,讓你喜新厭舊,老娘摔了它!”

說著,章梅把表往地上用力摔下去。

“啪——”

喬梁一下懵了,心很痛,這可是方小雅送自己的生日禮物,可是價值昂貴的世界名表,就這樣被這臭娘們給摔了!

喬梁壓抑多日的憋屈突然爆發了,不假思索一巴掌甩了上去。

這是喬梁有生以來,第一次打一個女人。

“啪——”一聲脆響,章梅臉頰上多了幾道紅印。

“啊,你敢打我!”自小嬌生慣養的章梅從來沒受過這種虐待,狂叫一聲撲上來,伸手就往喬梁臉上撓,邊發瘋一般嚎叫,“混蛋,小男人,窩囊廢,不要臉……”

“夠了!”喬梁暴怒一聲,把章梅往後一推,章梅倒在沙發上。

喬梁的表情很兇狠。

章梅一時被喬梁的樣子嚇住了,呆呆看著喬梁。

喬梁惡狠狠瞪了半天章梅,什麼都沒說,轉身撿起那塊表去了客房。

躺在床上,喬梁看著表,似乎沒摔壞什麼地方,只是錶蒙子有摩擦的痕跡。

到底是世界名表啊,好結實,真耐摔。

喬梁有些安慰,聽到客廳裡傳來章梅的哭聲,也懶得搭理。

一會章梅不哭了,接著傳來出門的聲音。

臭婊子,愛去哪去哪,不回來才好。喬梁心裡罵著,困意襲來,睡了過去。

從週六到週末,章梅一直沒回來。

季虹給喬梁打了電話,說章梅在她家裡。

對他們吵架的事,季虹沒有說什麼,只是讓喬梁照顧好自己,早點睡覺,記得吃早飯。

喬梁覺得實在季虹是個知冷知熱的好女人,想起楚恒費盡心思,暗中找私家偵探調查她出軌的事,不由感到悲涼。

婚姻和夫妻到底是什麼?是日子還是情愛?是利益還是欲望?

喬梁不曉得,也說不清。

週一早上,喬梁剛到辦公室,楚恒就進來了。

楚恒來是問喬梁打唐超的事,喬梁把事情的經過說了,說到第二天在徐洪剛辦公室唐樹森來的事,不由又誇讚了一番唐樹森。

楚恒聽完,臉上不動聲色,心裡卻很清楚,自己對唐樹森的性格太瞭解了,他是一個報復心極強的人,還很自我,喬梁打了他的寶貝兒子,唐樹森必定會懷恨在心,必定會擇機報復。

他在徐洪剛和喬梁面前的一番表現,不過是在演戲。

得罪了組織部長,喬梁今後的日子不會好過。

但楚恒此時不想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附和著喬梁欽佩了唐樹森一番。

然後楚恒又提起和章梅打架的事,以老大哥的口吻責備喬梁不該打章梅,說女人是用來疼的,用來過日子的,不管什麼理由,男人都不能打女人。

喬梁被楚恒一番話說得神情很尷尬。

楚恒數落喬梁一番後剛出去,葉心儀進來了。

“走,去松北縣出差。”

喬梁忙拿上包跟著葉心儀下樓,到了樓下,沒見到徐洪剛。

“徐部長呢?”

“吳市長今天要下去視察文化產業項目,徐部長要跟去參加,不和我們去松北了。”

吳市長叫吳惠文,40出頭,是全省最年輕的正廳級女幹部。

本來說好週一徐洪剛要一起去松北的,但現在計畫變了,只有喬梁和葉心儀去。

想到要和葉心儀一起單獨出差,喬梁心裡有一種微妙的感覺。

不知此行會發生些什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