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非得已

正文 第1章 報復

書名:婚非得已 作者:紅家 本章字數:2451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9


三個月前,老公堂妹搬進了我家,看在一女孩家一人在外打拼不易,住我家起碼有個照拂,她在我家一住幾月我都沒說一句。

豈料,這是在開門招狼。

我跟婆母通電提及了這事:“媽,回頭跟杜慧的父母說,她在這兒挺不錯的。”

婆母一懵:“杜慧?誰呀?”“堂叔家的女兒啊!”

“說什麼渾話呢,堂叔家只有一兒子呀!”

刹那間我心都提到了喉口,卻壓制著靈魂深處的波濤兇猛:“媽,您再仔細想想,萬一你只曉得人家小名兒呢!”

“還用想嘛,咱杜家遠近上百口人,就沒個叫杜慧的人。”

婆母的話,令我的心就如被滾油澆淋了一般,霍然抖動了下。

那日晚餐前,杜慧跟杜烷一先一後的進門,原本素顏示人的杜慧居然開始畫妝了。一身古墨山水色洋裝穿在她身上,時尚又靚麗。再垂下頭瞧了瞧自己萬年不變的內衣,更加驚惶失措了。

左一聲“嫂子”,右一聲“嫂子”。那一聲聲的嫂子就似是紮在我心肉上的棘紮一般鈍疼,我竭力忍耐著情緒。不令自己暴發。

用餐時,我心神不定的凝視著他們說笑,這景象如此扎眼。

木筷無心之間被我碰在了地上,屈身揀木筷的刹那間,我豁然看見桌底下杜烷迅疾收回的腳,整個身子仿似平地炸雷,方才發生了什麼?

腦中臆測的景象令我整個身子疼得要無法喘息了,杜烷仍舊溫儂細語的關懷我:“老婆,你面色怎不好,哪兒不舒服麼?”

那小心謹慎的樣子,目光中躍動的心虛情緒令我全身無力。“沒事兒,有些小感冒!”

我回屋躺在床上,翻來倒去的回憶杜慧搬進我家後的細微痕跡,大腦空無一物,我自始至終不敢相信,那跟我共患難的男人在時來運轉往後找外遇了。

過了片刻,杜慧端了杯溫水走進,眼眸中全是探究。“嫂子,要不然我到醫院為你買些藥?”

我竭盡全身氣力令自己不露聲色:“沒事兒,睡片刻就可以了,你不必擔憂。”

“明晨你可不可以做早餐?我怕起不來!”

我顯然在杜慧的目光中看見了欣悅:“可以的!”

凝視著她那張偽善的面龐,我氣忿到了極致,卻只可以啞忍下來,究竟這所有還未有實錘,不可以先亂了方針。

夜間,杜烷進屋滿面的關懷:“老婆,好些了麼?”

他目光裡仍舊是我貪享的儂情,如今卻變為紮疼我的銳器:“你把我梳化臺上的鎮靜藥取過來,我睡片刻就可以了!”

“老婆,你又吃鎮靜藥,這對身子不好!”

“沒事兒,就只吃一回!”

打拼時我罹患上了神經官能征,非常大一段時日都要依賴藥入睡,此刻那藥已被我暗渡陳倉。這應當是我求證懷疑最佳的時間。

杜烷上床一般把我摟在懷中,分明如往常一樣的摟抱,我靈魂深處卻非常厭惡。

三五分鐘後,我佯裝藥效發作了。在杜烷的懷中睡去。杜烷喊了我幾聲,起床存心搞出非常大的聲響,見我毫無反應,便徑直出了臥室。

在他悄悄走出去時,

我張開了眼眸,眼眸中全是淒哀,整個身子顫地仿似風中的枯葉,全無疑問,這壓根即是個假“堂妹”。我的大腦轟隆隆的似是要暴開一般,整個身子幾近要瘋了。明知我無法承受那刺激,卻仍舊要起床看個明白。

立在杜慧房間的門邊,裡邊的聲響令我整個身子搖曳將傾,淚滴沿著眼圈淌下。我想沖進去捉姦,但我沒有。

多年以後每當記起此時的情景,我都暗歎自己牛氣,都到這種程度了,還可以不露聲色。

拖著搖曳將傾的身子回到臥室,我恨不能狠抽自己幾個耳刮子,這究竟是有多蠢呀,老公明目張膽的把第三者帶回家,我居然還當親人招待,事事周全,唯恐人家住得不適。

聯繫到這些時日杜烷的改變,我想掐死自個的心都產生了,以前杜烷一周幾近有四五日都在加班,而自從這假“堂妹”來至我家往後,他幾近沒加過班,每日準時回家。

清晨,他們鴛鴦成對一塊上班,我上班的地方距家近,每一回我都主動要老公送杜慧上班,而自己乘公交,私家車讓給了偷我老公的第三者。

他不是富翁,也不是權貴,居然還可享受齊人之樂,我這個做老婆的沒少為虎作倀。

我在用自己賺的血汗錢給老公養二奶。

不知是誰給他的膽量,有膽公然把賤女人往家中帶,我還蠢地跟那什麼似得,與這個恬不知恥的貨色共用男人。

在被窩裡偷偷哭過的我,起誓要讓這男人跟狐狸精遭到報應。

午間,我悄悄去諮問了律師,律師說離異時除非抓到對方找外遇的實錘,到時財產分割才會有所偏倚,否則,就只能便宜渣男賤女。

此路行不通,我左思右想,終於想出了個辦法,可以讓杜烷從此翻不了身。

魅色,江都最奢華繁靡的夜總會,若非vip會員,即便樂拋千金也可能會被婉拒入內。

而我,卻一大早的守在魅色門邊,等著某輛熟悉的車駛來。

權馭野,江都的頂尖富少,身家數十億,顏值,財富,氣度,堪稱完美的男人......這些外部傳聞的符號標記,男神的標準配置,用在權馭野身上都完美的契合。

這些原都跟我全無關係,只有一點,他是杜烷所在企業的大boss。

過了不知多久,一輛布加迪威龍終於進入了我的目光,車牌號五個6。

此刻我不安到了極致,生怕這條道也行不通不說,還會搭上小命。

眼瞧車要駛到臉前,我闔上眼,一鼓作氣沖出。

吱!!

一聲紮耳的急刹車聲響在靜默的黃昏裡分外紮耳,布加迪威龍停下,我卻感覺掌腕傳來一道劇烈的撕裂的痛。

我躺在地下,一動不動,片刻,一道沉寒令人禁不住發怵的陰鷙嗓音從車中灌出。

“去瞧瞧,死了沒。”

“是。”

步伐聲傳來,在耳際喊了幾聲:“小姐,小姐,你沒事罷?”而後伸掌擱在我的鼻翼處。

“總裁,沒死。”

“送醫。”

那低醇戾氣的聲響愈來愈近,迫人的氣宇令我幾近無法喘息。

而後,我便真的昏了過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