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非得已

正文 第2章 賤人

書名:婚非得已 作者:紅家 本章字數:2519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9


在我再次蘇醒過來時,是在協和醫院的vip病房裡,凝視著素白的房頂,我唇角揚起了一縷無奈的笑,終究,我是自掘墳墓了。

“小姐,你醒啦?”

司機的聲響令我霍地一抖,扭頭對上一對陰鷙的目光,驚的我大氣不敢喘一下。

旁邊,權馭野滿面的陰沉戾氣,仿似刀刻的五官,遍及寒峭之色令人望之膽顫。

除了那天生的攝人氣勢,我從未有見過如此讓我驚豔的男人,只須一眼足以然令人沉陷。全身上下都露出一道誘人而淡冷的氣質,尤其是他的一對幽黑狹長的明瞳不經意間發出一道道迫人的威駭力。

仿佛可以看透前生今世一般,他知曉我的陰謀?如此的認知,令我更不敢迎視他的眼睛。

一張金卡徑直丟在了病床上。

權馭野諷笑一聲:“拿到錢了,現在滾吧。”

而後看都不看,轉身要走。

我亂了陣腳趕忙開口:“等等……”

權馭野扭身淡冷的眸冷冷的掠過我的臉,聲響是不客氣的疏漠:“怎麼,仍不滿足?”

在他看起來,我碰瓷是為錢,而我卻是要他人。

“煩請你收回。”

刹那間,權馭野仿似白頭鷹般鋒利的目光徑直射過來,我趕忙垂下頭不敢凝視。

“要多少,報個數。”

“我要你。”我聲響非常小,無分毫的底氣,可獨獨卻透露著執拗。

我聽著權馭野走過來的步伐聲,仿似碾在我心肉一般令我膽顫。

“抬起頭來。”

隨著權馭野的聲響,他攫住我的下頜兇狠抬高,迫使我跟他對望。只見他眉心一動,面色寒峭,仿佛有團黑霧正盤集在他的頭頂,墨黑的的幽瞳凝聚做一道陰鷙之氣。

邊上那司機也瞠目結舌,倒抽了口涼氣,但凡可以令權馭野面色變黑的人,都沒好下場。

不過此刻我看見權馭野的那目光就已心虛到了極致,哪兒還可以注意到他的情緒,分明非常懼怕,乃至全身血液都似是凝結,而我卻依舊倔強的凝視著他。

“非常好,有種!”

權馭野垂下頭瞧了一眼我穿的病服,眼眸中全是嫌惡。

我此刻非常狼狽不堪,不敢多言,咬唇不語等他下文。

“阿豬阿狗我都要?病癒後主動來找我,能爬上我的床,是你能耐。”講完權馭野決絕的離開了,那瓊瓊獨立的背形都透露著天賦的高雅氣質。

直到多年後我才明白,權馭野這僅是隨意一說,而我卻認真了……

變成權馭野的女人哪那麼簡單,他全身上下都彌散著生人勿近的味息,一般人,一般的女人,哪能進他的心?

曾有媒體總結,權馭野這些年參與各類活動的影像全都是面無神情的模樣,兒身邊亦無半個女性的影子。

女人這生物,在他這裡似乎不存在一般。

我是已婚女性,雖然尚有幾分姿色,但跟其它小姐千金名媛女星比較起來我什麼都不是,可就是憑著我對杜烷的仇視,我並不服氣。

杜烷打電話問我大晚上去了哪兒,我撒謊說出差明日才回,他深信不疑,溫儂細語的囑託我在外邊留心,聽著那些言語我反胃到了極致,一想起杜烷那張偽善的面龐,我就恨不

能把他撕爛。

扣掉電話,我眼眸中充斥了淒傷,不過更多的是釋然。

因為,所有都會在今夜結束。

在我去辦出院註冊時才被告知花費已清算完畢了。

從醫院出來我開了間房洗涮,又買了套1000多的衣裳,即便是結束,我也要漂亮高傲的對杜烷說再見。

夜間10點,我回到孫家,在樓下望向熟悉的樓層,主臥房的燈開著,此刻杜烷跟杜慧鐵定在床上苟合。

走上樓,我悄無聲息的用鑰匙敞開門。

果真,才到客廳就聽見了令人面赤耳臊的呻吟聲。

但我卻一點沒有感覺,靈魂深處只有忿怒。

徑直敞開門,床上杜烷跟杜慧被開門的聲響驚動,隨手拉過床單遮住了兩人裸露的身體。

杜烷還爬在杜慧的身上,我唇角揚起了一縷諷笑:“你們是眼下出來,還是我等你們做完事再出?”

“老婆.....”興許是由於我沉靜得不像個樣子,杜烷看的我的目光心虛到極致。

不過我已毫不在意了。

“住口!不要喊我老婆,真噁心!”

講完,我離開了房間,存心開著屋門等他們。

我聽見一整嘁嘁喳喳穿衣裳的聲響,他們要是可以繼續,我就真信他們是真愛。

我看上去非常沉靜,可此刻心卻仿似被數不清尖錐紮進去一般。

他們雙雙步出,杜慧一直垂下頭不敢瞧我。我諷笑了下。徑直拿出預備好的離婚協議丟在桌上:“簽了罷.....”

我沒思量到,杜烷恬不知恥的在我臉前跪下:“老婆,不是這樣,是她先勾惹我的,老婆.....”

看見此般的杜烷,天搖地晃當初我怎就腦子進水嫁了這麼個渣滓呢?

“她勾惹你,你就這麼輕易上鉤把她帶回家?”

“你要是無動於衷,你那破玩意兒可以立起來?”

“你以為我華青是傻還是蠢?”

沒有理睬跪著的杜烷,我目光鋒利的望向杜慧。

“怎麼?不講話?你不是整日嫂子嫂子的叫得帶勁兒麼?”

“我調教的老公好用麼?令你欲罷不行罷。”

杜慧垂下頭不講話,乃至不敢跟我對望,那副姿態就似我欺壓她一般,我最恨這類白蓮花。拾起桌上的煙灰缸徑直砸在了杜慧的腳邊:“說呀,杜烷怎就吸引你了?”

“是他那方面功能強大?還是你杜慧沒男人要了,非惦記有家庭的男人?”

偌大的房就只有我一人的聲響,杜烷跟杜慧都緘默著,說著說著也無趣,我起身又一回的拾起離婚協議書丟在了杜烷的面上:“明日民政局見。”

講完我徑直離開了。這家我一分鐘都不想待,即便空氣都令我反胃。

杜烷沒有追出來,我也並不奢望他追出。

回酒店躺床上,我禁不住回憶起跟杜烷曾經在一塊的絲絲縷縷。

當初嫁他時雖沒吃不飽飯這麼誇張,但也著著實實生活拮据,如今好了,打拼下房車,過上了好日子,他卻迷失了。

手機不住的響,杜烷決不放棄的打了我幾十通電話,我卻不想接,於是他就開始發微信。剛開始他賠不是,坦承錯誤,要求我不要離婚,因為他還愛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