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非得已

正文 第5章 女友

書名:婚非得已 作者:紅家 本章字數:239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9


下一刻,我卻話音一轉,言語鋒利無比。

“一毛都別想,想去跟權馭野說你就去唄,我倒是要瞧瞧,他信我這火辣女友的話,還是信你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卒子的話……不過,我還得好心提醒你一句,想跟權馭野說話你還不夠份兒,要不我替你引薦一下?”

“華青,你不要欺人太甚。”

“噢,欺人太甚呀,我華青從不欺誰呢,因為被我欺的都不是人!”

講完我給了杜烷一輕鄙的目光扭身離開了,留個他一高高在上的背形,我要杜烷看見我跟他的差距,離開他我照樣活,且活得更出彩,他杜烷只不過是我的一塊墊腳石。

就這樣,我離開了,這麼一個打擊報復他的絕好機會,我沒料到我居然就如此放棄了。

我要要杜烷跟杜慧在宴會上難看,可真進入這氛圍後,我馬上失去了興致。

撕逼當然爽,可那樣的華青又怎不是旁人眼中的笑話呢?

損人不利己,即便是為報復杜烷犧牲我的公眾形象我也不樂意。

我消無聲息的回到了權馭野的邊上,只須一趨近權馭野,我全身神經都進入某種備戰模式。

與惡魔共舞興許就是這樣罷。

見我回來,權馭野屈身在我的頭邊輕語:“速度還挺快的,只是手段還嫩點兒。”

“......”

我居然不曉得該如何答覆權馭野,權馭野顯然心知肚明我去幹嘛了。

我有一大膽的猜想,他知道我費盡心思接近他的目的,只是不點破而已。

天哪,這男人真的太危險,隨便一句都可以令我膽戰心悸。

正在我還未有緩過神來時,權馭野的手猝然擱在我的腰際。

“啊!”

我低聲驚呼,可聲響還未完全發出,權馭野英俊的面龐就在臉前倏然放大。

他用他的唇封住了我的唇。

全場霎時一片譁然。

所有人的目光都沖我們看過,祝福的,詫異的,嫉妒的。

我整個身子都石化了,目光不敢相信的凝視著權馭野,我沒有思量到權馭野居然會在大庭廣眾下吻我。

即便是我跟權馭野在床上最癲狂時他也從不碰我的嘴,我理解,由於我二人僅是情人關係,吻,如此神聖的東西,我是不配享有的。

下一刻全場傳來了一片熱烈的喝彩聲。

“該你陪我演戲了。”

我還未有明白權馭野的話是什麼,就被他帶到了禮賓臺上。

“華青,我女友。”

鎂光燈瞬間閃爍到我們身上,我一時懵了,權馭野方才說陪他演戲,莫非就是這?

等我明白過來後,唇角揚起一縷優雅的笑顏,對著臉前的麥克風:“大家晚安,我叫華青,感謝大家一齊見證我們的愛情。”

我只感覺講話期間權馭野擱在我腰際的手不住的加大力度,簡直要把我的腰揉斷。

我從未見過權馭野這樣失態過,這男人本身就是個謎,一投一舉都令人揣摩不透。

權馭野就是那樣高高在上,目空一切,即便是引薦他女友,姿

態仍舊十分強勢攝人。

一夜間,我被權馭野帶著見了非常多的富商、政要、名流,不住的賠笑,如此的感覺我非常不喜愛,可又覺得非常公平,權馭野陪我演戲,我陪他演戲恰好互不虧欠。

坐在回去的車上,我繃不住了,雖然想明白了什麼事,瞻前顧後卻更多了。

至始至終權馭野坐在那兒仿似一尊神明一般閉目養神,只會給人以壓迫的感覺。

“權總,公佈我是您女友有些不妥,我結過婚,只須有人調查就曉得了。”

“我是小人物,不在意名譽,可您不一般啊。”

權馭野唇角揚起了一縷譏諷的笑顏,即便如此扎眼卻明豔不可方物。“你是要走路回去?”

他講話的語氣非常溫儂,非常柔情可是內容卻令我刹那間沉靜下,分毫不敢挑戰權馭野講話的真實性,愈是瞭解權馭野我對他愈是忌憚。

他絕對有可能就這麼把我拋下去,令我走回別墅。

刹那間我閉嘴不講話了,靈魂深處卻充斥了自諷,我在擔憂什麼,我一離婚女人還在意什麼名譽。

實在就是狗咬呂洞賓,不過權馭野這種目空一切的男人壓根不須要旁人的擔憂。

他是所有的主宰,怎會任由事物脫離他的掌控呢。

我心中雖不適權馭野在我無一點的防備下,在大庭廣眾下公佈我是他的女友,但這事對我卻是有益處的。

頂著權馭野女友的名號我可以做更多的事,譬如去權馭野集團耍威風,譬如在杜烷臉前狐假虎威……

只是我並未有預料到,我試想的這些益處都未有落到我身上,反而令我捲入了一場死無葬身之地的無底深淵。

回至別墅,第一時間就是卸妝洗涮。在我裹著一張浴巾從洗手間步出來,權馭野居然在我房間。

點了一根煙慵懶的坐在沙發上瞧我。那目光隨性卻充斥了我捉摸不透的情愫。

“過來!!”

我沒有分毫的躊躇就走去,搬進這別墅的那一日我就明白我的身份是啥。

不管心中樂不樂意,我還是非常清晰自己如今的身份,得罪不起,索性就乖覺享受。起碼權馭野可以給我足夠的享受,這點就足夠了。

乖巧的向前,沿著權馭野的意思躺到床上,他就似是野獸一般猝然壓下來,開始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揪扯我的寢衣。真絲寢衣非常絲滑,被他的大掌一扯非常快就滑到地面。我的肌膚刹那間被激起一陣小疙瘩,惶張之餘居然還隱約帶著幾分興奮。

他也未有令我失落,非常快就屈身下來,徑直含住我的唇,此刻他的鮮唇竟帶著熱度,跟平日冰山的樣子大相徑庭。

“我教你什麼叫作吻,不要忘了!”

我聽見權馭野用某種戲謔的語調講完,隨即就覺得唇上一疼,似乎帶著懲罰的意味。仍不及我抵抗,細細密密的吻排山倒海的襲來,有種癢癢的感覺從靈魂深處油然而生。

即便是跟杜烷結婚如此長時間,我都未有跟人如此親密的熱吻,可此刻我居然產生某種詭異的幻覺,好似我跟權馭野真的是一對雙方密不可分的愛侶一般。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