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非得已

正文 第8章 鬥法

書名:婚非得已 作者:紅家 本章字數:2406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9


權馭野也察覺到這點,他對自個兒的相貌擁有十二分的自信,平時裝出一副禁欲系的樣子,實際上在床上比誰都要癲狂。

見到我面紅耳臊的樣子,他只是好整以暇的翹起二爺腿,對我勾了勾手指頭,著實該死的勾人!

不管了!即便是死也要先舒服過再說!

我摸了摸有些發燙的面頰,走向前就毫不客氣的伸出胳臂摟住他的頸子,毫不躊躇就吻上。

模仿著他以前吻我的模樣,溫儂的輾轉,盡力顯露出自己魅惑的一面。只須他對我還有興致,鐵定不會輕巧放手!

男人的心沒用,可是男人的權力卻可以變為我的武器!

倆人糾纏在一塊,也不曉得最終是誰點燃了誰,只不過待到一場巫山雲雨過後,我緩過神來就已躺回大床上,邊上的男子則開始仔仔細細的穿戴好衣裳,看模樣是預備離開。

“要走了?”

我不清晰他這是啥毛病,每一回即便倆人纏綿到極致,只須結束他就會毫不留戀的離開。莫非要他留下來過夜是多困難的事?

雖然並不期望他真的留下,不過我還是禁不住開口問了句,當然這純粹就是好奇心作祟。

權馭野聽見我的問題眉頭就是一蹙,掃了我一眼,唇角翹起一譏諷的曲度。

“記住,想留在我邊上就要安分守己,多作事少講話!”

他這是嫌我問題太多,惹得他不滿。

我闔上嘴,心中卻非常不服氣。待到事結束即便你求著我也不會留下來,不要真的覺得自己就是啥唐僧肉,人人皆想咬上一口!

心中雖然如此想,外表上我還是佯裝乖巧的模樣,點頭答允下來。

等權馭野離開我就安心的睡下,也不曉得是啥原因,這些時日失眠症好像好了不少,總而言之在別墅的期間居然沒再出現徹夜難眠的狀況。

不過我不找不痛快,麻煩獨獨喜歡尋上我。這天剛下樓用早餐,仍不及我喝完牛奶,就見到別墅的管家滿面不安的拿著電話遞到我邊上,仍不忘低聲囑託。

“華小姐,是夫人的電話。她想跟小姐通話。”

我聞言只是抬眼瞧了管家一眼,接過電話徑直摁下免提鍵,聲響一下就傳入眾人耳中。

湯迅不虧是知名影星,即便罵人時聲響都非常好聽,鏗鏘有力,幾近就要要我拍案叫絕了。

我不出聲色的把電話放到桌上,仍舊不慌不忙的用餐。

開玩笑!已知道對方是要來找不痛快的,我莫非還真的蠢到真的要她遂願?

取過一塊漢堡咬了口,感覺今日的早餐廚師分外用心,酥軟的吐司片夾著清爽可口的生菜跟恰到益處的肉卷,每一口皆是享受。

可能是聽見我這邊遲遲聽不到動靜,湯迅終究停下罵人的舉動,在電話那端沒好氣的質問。

“華青!你究竟有沒在聽我講話!”

“權太太,我當然在聽。只是長輩講話時,我們小輩怎可開口頂嘴呢?你說對不對?”

我輕笑一聲,居然覺得湯迅身為權馭野的母親,居然有幾分無法描述的純真。

不過我非常快就

搖頭否認了自個兒的想法,對方究竟是高門貴婦,怎可跟純真扯得上關係?

見到她預備談正事,我也順勢放下掌上的食物,沉靜的等待她開口講出下文。

果真,雖然被我頂了句,湯迅倒是也未有繼續歪樓,徑直就說明自個兒的目的。

“我已派車過去接你。到老宅來,我們夫婦有些話要跟你說!”

其實她預備跟我說啥我都已心中有數,不外乎是電視劇裡的那一套,拿錢打發我離開,又或者使用旁的手腕要我走人。

不過我並不在意他們預備怎樣的手腕對付我,俐落的應下來,給權馭野發了條資訊,跟他報備去向後就乖覺坐向前往權家老宅的車,徑直預備跟權家夫妻過招了。

到了權家老宅,剛走進客廳就見到權氏夫婦已久候多時,瞧我出現連眉毛都未挑一下,好似我就是一團空氣。

不過他們既然大費周折的把人帶到老宅,心中鐵定不會真的把我當做空氣。

我見他們沒招待我的意思,索性找了個舒適的位置坐下,接著就拾起手機開始刷微博。

知道權家有意要令權馭野娶厲薇薇之後,我開始關心這名女星的動態,究竟她如今可算是我的‘情敵’了,倘若我對她一無所知就真的太失策了。

權馭野父母見我居然忽視他們,湯迅就首先禁不住先開口了。

“華青,你還要不要臉!進門不先跟長輩打招呼,有你這般做小輩的?”

她估摸是思量到清晨我跟她講電話的內容,這時候居然拿我講過的話來堵我。

我發覺權馭野的母親還真是有些小孩子脾氣,一揚眉,毫不客氣的答覆。“來者是客,既然我是受邀過來的,好賴算客人。不先招待我落座,怎麼皆是主人的不對罷?”

“你!狡辯!”

湯迅估摸這一生太過順遂,少年早早成名,青年嫁入豪門,現在生的兒子又極有出息,完全沒遭人這般面對招待過,一時間氣得面色通紅,卻怎麼都說不出下一句。

看她即便生氣還是這般豔光四射的樣子,我不由得有些感慨,權馭野真是繼承了父母的良好基因,外貌上壓根是無可挑剔。

見我這般不客氣,權鎮山也禁不住蹙眉,卻沒像老婆一般急於發火,而是伸掌輕拍老婆的後背,安撫她的情緒,這才把目光投向我。

究竟他是馳騁商界的老狐狸,目光之中自然流露的淩厲氣宇要我有些招架不住。

可是思量到權馭野跟我在一塊的目的,我也唯有強行忍下不適,作出一副悍不畏死的樣子。

“伯父伯母,今天尋我過來應當不是要跟我敘舊的,不如就有些話直說罷!”

我非常清晰這事沒解決,我跟權馭野就不會有沉靜的日子,既然已清晰這點,我當然也想快刀斬亂麻,起碼讓他們清晰我的態度。

果真,聽我這麼說,權鎮山的面色就緩和一些,估摸是覺得我亦是那類見錢眼開的,見到他們的態度就先伏低,想藉此拿油水走人了。

他清了清嗓子,沉厚的嗓音聽在人耳中非常是舒服。不過他的話卻非常不客氣,乃至會令人感到被侮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