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非得已

正文 第19章 爛醉

書名:婚非得已 作者:紅家 本章字數:228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9


假笑幾聲,我緊忙帶著自個兒的東西迅疾從權馭野的目光中逃離,徑直回了別墅。

回至房間,躺在柔軟的大床上時心中還是一陣後怕。

怎麼都未思量到自己一氣之下居然會作出這類全無理智的舉動,居然蠢蠢的跑到權氏大樓,期望可以令權馭野為我出氣。

仔細想想,我跟他單單是互相利用的關係,並且倆人的關係之中我自始至終處於劣勢,怎麼都不可可以令權馭野摁照我的想法作事。

扯了扯唇角,我禁不住譏諷自個兒的無知無畏,莫非這般令杜烷被解雇即便報仇了?著實是要的太平平淡淡了。

深吸一口氣,思量到李蕾的指責,我還是有些困惑。李蕾講得那一番話非常奇怪,我覺得她好像意有所指,卻沒徑直點破她跑到集團大鬧的緣由。

想了下我還是給關璐撥了一通電,電話一接通就迫不及待的開口追問。

“璐璐,你老實跟我說,你那日令人去教訓杜烷,有沒下黑手?”

著實是我太瞭解這閨蜜,她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定會令人吃不了兜著走。

果真,聽了我的問題,關璐恰在電話那端笑得花枝亂顫起來。“怎麼?你也曉得了?是不是該表揚我一下呀?”

“究竟怎回事?杜烷他媽今天到集團鬧了!並且還顛倒黑白,一下子指責我使得他們家斷子絕孫,一下子又說我有外遇在先,污蔑編排她兒子。你曉得我今天多慘麼?”

思量到被解雇的現實,我感覺整個身子都不好了。

關璐還是一副沒心沒肺的模樣,聽我抱怨過後才嘻嘻一笑。

“雖不是真的斷子絕孫,不過那傢伙再膽敢動歪腦筋的話只怕也要掂量幾番。這是由於啊,我找人結結實實把他揍了一頓,專揍他的命根子。他不是管不住自己下半身麼?那我就使得他學會如何管理呀!”

“我天!你真如此做了?”

震驚歸震驚,聽見關璐的話,我還是一掃以前的鬱悶,猝然覺得被解雇也不算啥大事。至於被李蕾污蔑跟權馭野找外遇在先的事,我就更不擔憂了。

憑藉權馭野的身份,不止是江都,乃至是全國都沒幾人敢在背後說他的是非!

想明白所有我就放鬆下來,也沒追究璐璐的意思,究竟她如此做全然是要幫我出氣。

“對了,你這麼火急火燎的尋我就是為這事?莫非出啥事了?”

關璐非常快就反應過來,知道她做的事給我惹麻煩了,語氣中帶著不安。

我聽見她的問題只是歎息一聲,實際上最初的忿怒消散以後,我也曉得自己今天險些犯蠢,意氣用事,險些讓權馭野發怒。

好在最終關頭智商線上,總算蒙渾過關了。只是這般一來,我不清晰權馭野會不會對我產生厭煩,不想再跟我合作。

雖然感覺煩惱,可我也清晰這些話不可以對好友明說,於是就轉移了話題。“沒啥,就是被李蕾一鬧,被集團解雇而已。你也曉

得外資企業不好混,以前就聽說集團要開始裁員,現在可不是撞槍口上了。”

既然被辭退已成事實,我也不再多想,反正以前是為能多掙錢早日有自個兒的小窩才那般拼命,現在既然已跟杜烷分手,我也應當從新開始了。

不知不覺的,我跟璐璐居然煲了個多小時的電話粥,互道晚安後正預備起身洗涮一下,就聽見門邊傳來一陣強烈的聲響。

似乎是有人在拼命的扳動門鎖,可是對方全無章法,一通折騰卻遲遲沒把門敞開,最終居然開始不住捶門。

“開門!快點開門!”

“權總?”

聽著門邊的響動,我感覺手腳一陣發軟,不曉得大半夜的權馭野這是唱的哪出,居然猝然來砸我的門。

戰戰兢兢的開口發問,得到的並非預料中的回應,反而外邊居然開始不住的撞門。眼瞧著門就要被撞開,我也顧不得其它,索性徑直向前把門鎖敞開。

只覺得臉前一黑,就看見一龐然大物謔的沖我撲來,還來不及驚呼,就被權馭野徑直抱起來一枚扔到床上,他魁梧的身軀也隨之壓下。

我不曉得他是受了啥刺激,周身的酒味紮鼻難聞,可即便如此我卻還是無法擺脫遭人束縛的局面,只可以小心謹慎的挪動,期望能逃離這兒。

權馭野顯然比平日還要肆無忌憚,兇狠的壓著我,大掌開始使勁的揪扯我身上的衣裳,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即把頭埋在胸前,使勁的嗅著聞著,不住用牙齒啃噬著,鎖骨的疼楚要我清醒地知道行即發生什麼,卻又不期望就這般發生。

“權馭野,你喝醉了!你知道自己在幹嘛麼?”

感覺身上無一處不疼,好像被重重碾壓,心中的空氣好像都要被擠壓殆盡,我拼命的喘息,雙掌不住的揮舞,想抓到一顆救命稻草。

倘若再繼續這般下去,我會被折磨死的!

權馭野似乎察覺到我的想法,唇角上揚,揚起一縷殘戾的曲度,講出一句森冷無比的警告。

“想逃?我會要你再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說罷,他似乎是要證實自個兒的話一般,又重重的開始撞擊,一下又一下,力道大得出奇,每一回抽離又伴隨著更巨大的衝擊,要我險些昏死過去。然卻頭上的傷勢愈發的疼,要我在這般疼苦的時刻還仍舊維持清醒。

一波折磨下來,我覺得靈魂都要從這具軀殼中離開,僅存幾分理智的大腦開始運轉,想搞清晰這所有究竟是怎回事。

莫非是由於我今天闖到權氏大樓的行為激怒了他,因此藉機報復,想要我畏懼麼?

然卻仔細一想,這想法又非常快被我推翻,由於我非常清晰權馭野是非常有自製力的男子,他倘若想懲戒我也不會用這類兩敗俱傷的辦法。

瞧著在邊上方才經歷一番激情,恰在不住喘息的男子,我覺得事不會這般平平淡淡。到底是啥樣的事居然會讓這般一淡漠得仿似移動冰川的男子猝然失態,居然喝得醉如爛泥?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