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非得已

正文 第28章 圈套

書名:婚非得已 作者:紅家 本章字數:261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9


“不……不曉得……我不曉得!”

我拼命的擠出這幾字,用盡周身的力量,把自個兒的所有都賭在此刻。話講出口時,我就覺得身子的力量都隨著這話灰飛煙滅,手腳軟綿綿的全然不可以動了。

不過這般的賭博果真有用,那類肺腑的空氣被一絲絲擠壓出心口的無法喘息感著實刹那間消除。

權馭野也發覺了自個兒的失態,迅疾收回手立在原處,望向我的目光變得非常複雜,乃至居然還夾帶著幾分愧疚。

我不曉得他在愧疚什麼,僅是我非常清晰自己接二連三的倒楣,好容易才從鬼門關回來了。

伸掌摸了摸頸子,我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究竟是為啥,我居然選擇待在這般一喜怒無常的傢伙邊上!

真是自找罪受呀!

仔細想想,實際上杜烷那類人渣壓根就不曉得我為復仇做到這地步!

權馭野可能察覺到我的情緒不好,過了片刻居然破天荒的開了口。“這枚耳墜對我而言非常關鍵,僅是不小心遺失了。你是從哪兒找到的?”

我一下就聽出了權馭野沒說實話,可我非常清晰即便他講的是假話我也不可以當面揭穿。聯繫厲薇薇提及的事,實際上我也大約串聯出一真相。

大約這枚耳墜是權馭野心上人的東西,也不曉得由於什麼原因倆人分手了,權馭野失去跟心愛的人的聯繫,此刻猝然見到舊愛的東西才會導致情緒失控。

可是倘若事真是這般,問題卻又一下變得複雜起來,究竟這般別致的耳墜一看就知道價值不俗,那女孩應當不會不小心遺失才對。可是倘若厲薇薇是找人仿製的,權馭野應當也不會有這般大的反應。

要知道對心愛的人,他應當是非常熟稔的,一點有關她的事都決不搞錯。

那人的東西怎會落在厲薇薇的掌上,乃至還用來布下這般的局?

我思索片刻,終究相信以自個兒的智商過來是要不透其中的關鍵,我掌握的線索原就太少了。索性也沒繼續糾纏這事,而是等著喉嚨可以順利發聲以後就徑直把事的原委一五一十的跟權馭野講了一遍。

“我也不曉得這枚耳墜是誰的,唯有一點我可以確認,這是厲薇薇留下來的東西。倘若你有啥想問的,你就俐落去問厲薇薇好了。”

講完這話,我就覺得手腳發軟,感覺即便站都站不穩了。真是太刺激了!

權馭野聽了以後邊色變得鐵青,整個身子好似是一頭積蓄力量的野獸,他把耳墜小心收好,隨即穿上正裝就看也不看的沖出,看模樣應當是去找厲薇薇算帳了。

我瞧著權馭野離去的背形禁不住想笑,有這般一馭野寡性的名字,沒思量到居然意外的癡情。可是他這般的舉動不正是合了厲薇薇的心意麼?

瞧著權馭野毫不躊躇的離開我就明白過來,這應當是權馭野的父母聯合厲薇薇設的一圈套。

在被告知我跟隨著權馭野一塊進入集團以後,權馭野的父母並沒急著行動,他們先讓厲薇薇靠著他們的關係成功進入集團,趁機留下耳墜,順便挑撥一下我跟權馭野的關係,自而功成身退。

只不過事的發展比他們設想的還要順利,我不單蠢蠢的入了圈套,乃至還給厲薇薇送了一份大禮,把耳墜拿給權馭野,使得他親自跑去找厲薇薇。

想明白整事的來龍去脈以後,我都不曉得是應當哭,還是該笑了。

不知厲薇薇在見到權馭野親自上門以後會有啥反應,會不會還有後招,利用權馭野的心頭肉做要脅,要求他跟她在一塊?

我開始發散思維,想了一陣覺得沒結果,索性也沒再多想,拾起自個兒的包包就回了別墅。

路過這一日的折騰,我感覺骨頭都要散架了。

原本我還當是這事終究告一段落,即便權馭野跟厲薇薇真的由於那枚特殊的耳墜產生什麼火花,也不是我可以阻止的。

躺在柔軟的大床上,我只想好生休息一下。

恰在我意識逐漸變得模糊,眼瞧著就要進入夢鄉時,臥房的門猝然又開始強烈的傳來,把我一下嚇蘇醒了。

我謔的從床上跳下來,還當是那類可怖的體驗又要來臨,不料這一回敲門的人卻不是權馭野,而是別墅的管家。

“華小姐,你睡著了麼?權總煩請你如今即刻換好衣裳,片刻會有司機過來接你。”

管家的聲響清晰的傳入我的耳中,很遺憾在一段時日內我居然不可以聽懂他話中的具體意思。

也許是由於我遲遲沒響動,門邊的管家又重複了一遍他的話,這一回可以非常清晰的聽出他聲響中充斥焦灼,可以感受到他正處於非常焦慮的狀態中。

我朝窗外瞧了一眼,感覺還是有些懵。大半夜的,究竟是多麼十萬火急的事居然可以令訓練有素的管家都感到惶張了。

“曉得了,你等一下,我馬上出去。”

為不令管家繼續砸門,我緊忙應了一聲,到衣帽間挑選一身設計平平淡淡又不失典雅的裙子換上,平平淡淡的洗涮了下就徑直開門走出。

權馭野張羅的司機非常快就到了別墅,接了我以後就猛踩油門朝目的地出發,一路上自始至終一言不發,令人的情緒都跟隨著他受到一定的影響。

我一路上胡思亂想,眼瞧著車輛上了高速又下了高速,最終居然到了機場。非常空曠的停機坪上停著一架私人飛機,敞開的機艙大門在提醒我這便是我下一步應當去的地方。

“華小姐,權總已在飛機上等候許久了。”

司機把我送到機場終究開口講了第一句,僅是他這話對我而言跟廢話差不離,全然沒更多的訊息供我參考。

我深籲一口氣,思量到白天分明跟權馭野那樣不快而散,沒思量到大夜間的卻要在這兒碰面。很遺憾如今我已是騎虎難下,司機也不可能再送我回去。

一咬緊牙關,我暗暗的為自己鼓氣,隨即就踩著細高跟徑直登上飛機。

權馭野見到我現身也僅是淡淡的掠了一眼,緊接著就從新垂首去看掌上的平板電腦,全然沒要為我解惑的意思。

我無可奈何的深籲一口氣,好在目之所及還有一熟人,謝安民居然也隨行了。

想起今天白天他面對招待厲薇薇的態度,我勉強把他當成我這邊的人,對他顯露出一和緩的微笑。“謝秘書,不曉得你可不可覺得我解釋一下,我們這是預備要去什麼地方?”

既然權馭野不預備跟我解釋,我索性就找一可覺得我解惑的人。

謝安民先是瞧了權馭野一眼,見到他全然沒反對的意思也就放鬆下來,對我顯露出一公事公辦的職業微笑。“華小姐,猝然要你過來真是抱歉。我為你預備了休息的地方,請跟我來。”

謝安民沒徑直當著權馭野的面為我解釋,不過他的話已要我清晰,他稍後會為我解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