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婚非得已

正文 第29章 億萬

書名:婚非得已 作者:紅家 本章字數:280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9


“那便麻煩了。”

我覺得權馭野這類面癱有謝安民這般能力卓絕的秘書真是幸運,起碼非常多時候他不須要親力親為就有人能把一應事務打理妥當,著實是貼心無比!

謝安民為我預備的是一間獨立的房間,雖然是在飛機上,卻給人某種在高級酒店的感覺。等我安頓下來他才平平淡淡的替我說明了當前的狀況,僅是愈聽見後邊,我就愈發的吃驚。

“華小姐,這一回只怕要勞煩你了。總裁的祖父病情猝然惡化,據傳只剩下不到一月的時間了。總裁亦是為照料祖父才會匆促決意這回行程的。期望你可以配合總裁,完成他的心願。”

謝安民的面色非常嚴肅,目光也一改平日的淡冷,變得鄭重起來。

我沒思量到事居然會是如此,詫異的幾近說不出話來。思量到自己跟權馭野如今的關係,覺得這類事著實無比荒謬。

“旁人不清晰,謝秘書總是知道的,你明白我跟權總不是那類關係。他的祖父病重跟我有啥關係,為何要帶著我一塊過去呢?”

我有些惶張的瞧著謝安民,期望他可以給出一合理的解釋。

謝安民一開始顯然被這問題問住了,面上閃過一刹那間的不自在,僅是他非常快又恢復如常,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般。

“實際上,權總的祖父,也就是權老太爺,一直都期望權總可以儘快成婚,組建自個兒的家庭。很遺憾權總這些年一直都沒交女友,更不必說結婚了。因此老太爺一直覺得這是個遺憾,期望自己有生之年可以見到孫子結婚的那一日。”

謝安民解釋這事時顯得有些窘迫,不過非常快就從新調整情緒,變得比以前更為嚴肅了。

“老人家會有這類願望是非常正常的,究竟是關懷自個兒的孫子。可是這跟我有啥關係?我就只是個配合演戲的,莫非連老人家都要幫著一塊誆騙麼?”

雖然感覺這事還算情有可原,可是仔細的一想又覺得不對頭。雖然權馭野不樂意接受父母的安排,可是老人家既然都已時日無多,莫非到了這時仍不可以坦誠以待?

“華小姐,你不清晰,權總實際上是個非常注重感情的人,他不期望老太爺最終時刻還留下遺憾,因此才會選擇用這類辦法的。更況且,如今要找到合宜的人,也太難了。”

我聽著謝安民的話,想著自個兒的家人,也有些感同身受了。究竟誰都不期望自己最親近的人在臨死以前還留下無法化解的遺憾,權馭野會選擇這類作法亦是正常的。

更況且我們除卻雙方清晰這類關係是假的之外,實際上該做的不該做的也都做了不少,自某種意義上而言,我們雖不是真的情侶,卻也跟真的差不離了。

除卻沒真的感情,我們在外人眼眸中就是一對。

雖然對於謝安民口中的那句‘權總是個非常注重感情的人’覺得不敢苟同,除此之外我一時居然也說不出其它反對的理由。

並且如今我也正處於失業階段,也不須要摁時上下班,平日也閑得非常。

“那好,我接受這理由。不過這已算是超出我的責任範圍了,我須要相應的酬勞。不多不少,一日1000塊!”

我存心獅子大開口,著實是早先兩次被權馭野險些掐死,我覺得倘若不可以找補回來著實太吃虧了。既然要找他算帳,那般就應當疼下殺手,雖然這筆錢對他而言可能只是九牛一毛。

“這事華小姐不須要擔憂,權總已講了,只須華小姐同意幫忙,事成以後會把1000萬打進華小姐的卡上。”

聽著這令人咂舌的數字,我禁不住瞪大眸子。著實是不可以怪我沒見識,而是從

小到大我從來都沒接觸過這般的天文數字,即便有時候作夢想著有一日天上會猝然掉餡餅砸中我,也從未想過這般的好事。

老實說沒人會跟錢過不去,尤其是眼下這世界,錢真是最關鍵的東西之一。我吞了吞口水,有些不敢相信的瞧著謝安民,期望能聽見他的保證。

不出所料,謝安民非常善解人意的對我點了頭,確認我的想法。

“總裁說到做到,更況且這對他而言並非啥難事。”

“那便可以。”

我訕訕一笑,覺得幸福來的太猝然,我都要懼怕這只是一場美夢了。“那般我須要幹嘛?你可以跟我說說老太爺的喜好麼?這般我也好應對,你說是罷?”

既然都已答允這般一筆交易,我也要儘快的進入角色才行。要知道這類事雖不討好,可是只須聽說巨額酬勞就不曉得有多少人哭著喊著都要接下來。

謝安民應當早即做了預備,聽我問話就從屜子中取出一資料夾就塞到我掌上,對著我不懷好意的一笑。

“這是總裁預備的,要求華小姐今天夜間即把上面的內容都背下來。”

聽著這話,我霎時感覺頭疼欲裂,1000萬果真不好賺!

可我也清晰倘若不可以把這些資料一一掌握,沒准到了老人家臉前沒多長時間就露陷了,於是只可以硬著頭皮接過資料夾敞開認真瞧起。

飛機行駛的非常平穩,等我把資料都記下以後,飛機也抵達了目的地。

我一整晚都在跟那一堆該死的生平事蹟跟權馭野不曉得哪個犄角旮旯翻出來的三俗言情劇情打交道,到最終乃至都險些哭出來了。

下了飛機就跟權馭野一塊乘車前往權老太爺的住處,期間倆人單獨待在加長林肯的後車廂中,自始至終是一言不發的狀態。

也不曉得過了多長時間,久到我終究忍受不住這般窘迫的氣氛以後,我終究鼓起勇氣對權馭野開了口。

“權總,你好賴說句話罷!聽謝秘書說,只須完成任務你就會給我1000萬,是真的麼?”

還是從這類平平淡淡粗暴的話題著手比較實際,我認真的凝視著權馭野,期望能得到肯定的答覆。

他聽見這話只是輕鄙的一笑,乃至眼皮都沒抬一下,好像這般的問題壓根是不值一提的。

可是對他而言不值一提的事,對我而言卻全然不一般。思量到1000萬足夠我未來的所有開銷,我就覺得只須稍微想像一下就會非常激動。

“究竟對不對?”

由於沒得到滿意的答覆,我又大著膽量追問,這才終究看見他抬了下眼皮,掠了我一眼才點了頭。

“依照我講得去做,事成以後你想得到的,都可以得到。”

這還是權馭野第一回用如此肯定都語氣對我講話,自這話中我已迅疾的理清思路,知曉他這是答允幫我報仇的事了。

思量到只須可以完成這回任務便可達成目的,我霎時感覺一顆心都火熱起來。

“可以!你安心,我不要的不會,可是照料老人的事可謂駕輕就熟,保證讓老太爺安心!”

這話我倒不是在吹牛,而是真的。以前祖父祖母還沒去世,他們生病期間皆是由我跟母親一塊照料的,這些事對我而言是駕輕就熟了。

只不過權馭野要請我做的自然不是護工的事,聽見我誇口也無分毫神態。

他瞧著窗外不住掠過的風景,似乎是猝然思量到一般,冷不丁就開口問起。

“厲薇薇跟你都講了啥?”

這話沒頭沒腦,可是也許是由於路過太多的危險,我居然一下就懂他話中的意思,感覺心臟謔的顫動一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