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商路風雲

正文 第22章 真相

書名:商路風雲 作者:梅三弄2018 本章字數:234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22


王若曦使詐,先答應下來,等陳一凡松了手,她趁機把門關掉。

女人心海底針真沒錯,說變臉就變臉,都不帶任何過渡的。

陳一凡提著一袋子東西,走又不是,留又不是。

想到自己還不知道怎麼害了她,陳一凡終歸狠不下心來離開,他沖裡面說道:“王小姐,昨晚我真的沒空,我在外面等你,你生氣完了再給我開門吧!”

裡面沒回應,連狗叫聲都沒有。

陳一凡在門前坐下來,刷刷朋友圈,看看新聞,打發著無聊時間。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門終於響了,打開了,王若曦對他說道:“昨晚沒吃飯,今晚想吃,你給我做。”

“沒問題。”陳一凡立刻從地上彈起,提著袋子跟了她進屋。

用最快的速度,陳一凡給做了一個蘑菇炒肉,一個番茄炒蛋,又盛了一碗飯,端到王若曦的面前。

狗狗也吃上了,在陽臺的一個籠子裡面吃狗糧。那是一條白色的很乾淨的小貴賓,才十個月大。王若曦說是她同學讓她代養的,同學去了出差,過兩天就回來。

陳一凡剛門來那會,王若曦一張臉拉長,吃上飯這會才有了笑容,她對陳一凡說道:“你竟然會做飯,手勢還不錯,很難得。”

陳一凡說道:“這有什麼難得,不會做飯才奇怪呢。”

“有錢人家裡都有保姆,有幾個會做飯的?”

“我不是有錢人。”

“你開賓士越野,別刺激人了好麼?”

陳一凡幾乎忘了這個茬,好想把真相坦白相告,看她吃得滋味,怕說了以後她會吃不下,陳一凡又暫時忍了下來。

吃完飯,收拾好,陳一凡看看她的腳,還是腫,而且更腫,像豬蹄子一般,陳一凡不解的問她:“你是不是吃錯了什麼東西,怎麼你的腳不見好?”

王若曦說道:“喝了點酒算麼?”

“廢話,你說呢?”陳一凡去把藥酒拿出來,拉了椅子擺好,她把腳放他腿上,他又倒了藥酒幫她擦了起來。

“你是本地人?”她問陳一凡。

“外地,孟州的鄉下。”陳一凡實話實說。

“騙我呢?”她不信。

“對,那輛賓士越野不是我的,我就是個窮鬼,微信裡面就剩兩百塊。”陳一凡停了手望著她,心裡七上八下的等待著被審判。

很奇怪,她並沒有絲毫的生氣,只是盯著他,稍微帶點驚訝而已,隨後連驚訝都消失掉。

“對不起!”陳一凡很抱歉的說道。

“談不上對不起,你可能還幫了我。”王若曦勉強笑笑。

“啊?”陳一凡稍微有點蒙,他害她這麼慘,竟然還幫了她?他理解不了……

她臉上淡淡的憂傷襲來,凝視著陳一凡,思索著,幾秒後,一咬牙,緩緩說起了自己的故事來:“我老家也是孟州,清源鎮,父母都是農民。六年前我考來港海外語外貿學院,我家裡有個弟弟小我五歲,我上大學第三年,他因為保護媽媽和流氓打架,把人打到腦出血,如

果沒錢陪,他要進少管所,我不想他的前途毀於一旦,只能把自己賣了十六萬,我跟那個男人三年。這三年來,我打過一次孩子,時間到了我想走,我讓他給我錢,十萬塊本金,那都是我的錢,我的工資,我讓他幫我投資。剛開始他有答應,後來讓我給他一點時間,多呆半年再走,我沒答應,吵了一架,我心情不好去喝酒,帶了你回來,然後我被打了,他說我背叛他,錢也沒了。”

陳一凡簡直聽呆了,完全反應不過來。

天啊他被孟才騙了,助紂為虐了,事情根本就不是孟才說的那樣,真實版本是孟才不想王若曦走,要走可以,空身走。

整件事的真相,陳一凡突然間不敢說了,她會恨死他。

“我,是不是很賤?”王若曦突然問陳一凡。

“不,賤的是那個男人,不是你。”陳一凡連忙說道。

“我覺得我挺賤。”王若曦露出慘澹的笑容,隨後,眼中閃起了淚花。

陳一凡心裡無比的內疚,都把孟才給罵慘了,王八蛋,出那麼陰損的招,他就不怕遭報應?十萬塊而已,他不缺錢,畢竟跟了他三年,好聚好散不行?

心裡罵著孟才,他嘴裡安慰著王若曦:“王小姐你不要亂想,是他對不起你,是他賤,你當初找他是為了你弟,你是一個偉大的姐姐。現在事情過去了,錢拿不回來可以再賺,你不要想太多。”

王若曦搖搖頭:“不是錢的問題,是突然發現自己什麼都不是。房子是他租的,工作是他幫找的,我能賺錢也是靠他的關係,我什麼存在感都沒有,我對不起父母家人,更對不起我未來的另一半。”

孟才那王八蛋太黑她了,聽她說的話,她絕對不是一個壞女人,一個壞女人可不會那樣想。

陳一凡勸她:“王小姐,無論如何你要振作起來,忘記他,靠自己去打拼,我覺得你行。”

她把腳收回去,雙手抱住,整個人收縮成一團,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我連工作都丟了。”

陳一凡問:“他讓人解雇你麼?”

王若曦沒言語,這也是默認了。

孟才太可恨了,媽的往日沒少山盟海誓吧,到分手的時候卻當仇人對待,這就是個王八蛋,渣男,不得好死……

陳一凡說道:“工作沒了再找,就當是徹底斷了,你行的,你要有信心。”

王若曦低著腦袋一聲聲抽泣起來,那一刻的她變得無比憐弱,令人看之難受。陳一凡遲疑了好久要不要給她一個擁抱,給她一分力量?最終他過去了,抱住她的腦袋,讓她的腦袋靠在自己寬闊的胸膛上面。

小小的動作沒讓她感覺舒服,似乎還適得其反了,她哭出了聲音來,雙手扒住陳一凡的衣服哇哇大哭,仿佛所有的委屈都在這一刻徹底決堤了。

聽著她的哭聲,感受到她的身體在自己懷裡因為放聲痛哭而一下下抽搐,陳一凡心在滴血,同時也是生氣了,他暗暗對自己說,既然已經扯進來,他欠王若曦的肯定要還,孟才欠王若曦的他也要孟才吐出來,不然,誓不為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