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都市女人香

正文 第27章 不要丟下玉兒

書名:都市女人香 作者:白熊 本章字數:2383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07


“鄭老闆,可以了,我不需要你親自來招呼,我來這裡玩,可以和玉兒單獨呆在一起就很開心了,其它的都不需要。”許媚的聲音透露著不耐煩。

“哈哈,我懂的許科長,我來就是送瓶好酒讓你們享用的,好,不打攪你們的正事兒,我們喝一杯就出去,”那個中年男人笑著說道,就聽到他們碰杯的聲音。

我側著身子朝裡面看了一眼,見他們都舉著杯子喝酒,然後好像老闆發現什麼一樣轉過頭來看了門一眼,我嚇得趕緊縮回了頭,應該那人馬上就會出來,我閃開讓他出來先。我走了幾步就轉身回來,故意裝作剛從洗手間出來的樣子,見剛才那個矮胖的中年男人就出來了,帶上門的那一刻,他的臉上好像還有一絲得意的表情罵,我想自己是不是多心了?看他離開後,我去了一趟洗手間。

然後就準備再看一下許媚,要是她們兩個還在親吻互摸的話,那我就先離開回家去了,聽她們說話的語氣,在這裡玩也不是第一次了,應該沒有什麼事情的吧。

我放慢了腳步,還沒有到門邊就聽到許媚憤怒的聲音傳了出來:“姓鄭的,你無恥,你一個老闆竟然敢在我的酒裡下藥。”

“許媚許科長,你一個這麼美麗的女人,怎麼和我一樣喜歡美女呢?我告訴你,今天晚上你們兩個都是我的菜,讓我幹完你後才知道男人的滋味,女人和女人磨豆腐能過什麼癮?我讓你們兩個都好好享受一下人生。”這個就是剛進去的那個什麼又矮有胖的鄭老闆的聲音。

我一聽有點迷糊了,去洗手間之前,他們不還在碰杯客套著嗎,聽那人還叫許科長想必也是熟人了,怎麼一下就下什麼藥了?難道……

“放開你的爪子,要是今天你敢碰我一下,明天我會讓你無法在花都立足下去,讓你在牢房裡生不如死。”許媚吼叫起來。

“哈哈哈哈,許媚,你當我是傻子嗎?老子告訴你,我早就想上你了,我敢下藥就已經想好了退路,明白不,女人?”鄭老闆笑的肆無忌憚。

我走到門口,透過玻璃望了進去,發現許媚和那個林妹妹都是軟癱地斜倒在一起,而那個醜鬼鄭老闆真在解自己的衣服扣子。

“我告訴你,上完你們兩個大小美人,玩一個完美的雙飛,然後拍下視頻和照片,你許科長以後敢有什麼動靜,我就會讓你在花都一夜成名,乃至全世界美名遠揚,我想像你這樣傾國傾城的美人的赤裸視頻和照片,一定會讓天下所有的男人垂涎萬分的。”鄭醜鬼獰笑著對許媚說道。

“無恥,你敢。”許媚的聲音聽起來開始有些絕望起來。

“我有什麼不敢的,我現在就讓你看看我怎麼幹你的,今天就是神仙搭救不了你們了,我想幹你已經很久了,今天終於稱心如意了,哈哈哈……”鄭醜鬼說著就開始撲到了許媚的身上,一下就把許媚的衣服撕了下來,而許媚好像動不了,抬了一下手就軟軟的垂了下去,沒有任何反抗。

我看到許媚身上的文胸是黑色的,我認識這件內衣,在浴室裡我還摸過聞過……

那個醜鬼看到半裸的許媚,嘴裡發出野獸

一般的嚎叫,開始迫不急待的解自己的皮帶。靠你奶奶的,老子結婚這麼久都還沒有碰過的女人,你是死醜鬼敢下藥,想死是不是?我再也無法忍受,憤怒讓我紅了眼,我用力的推了幾下門開不了,就全力一下撞開了門沖了進去。

“你大爺的,敢上老子的女人。”我撞進去後,抄起一個酒瓶,敲在他的頭上酒瓶和著酒碎開了,鄭老闆倒在了地下,血一下就湧了出來。

我顧不了那麼多,抱起軟軟的許媚就跑。

估計是在就酒吧這樣的事情很常見了,喝多了被扶出來、背出來、抱出來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也沒有人注意我們。

人喝了酒,真的會膽子大一些,此時我沒有一點害怕的感覺,把許媚抱到了我車上的後坐,就準備飛速打道回府。

“張凡,不要丟下玉兒。”許媚軟軟的在後座上說道。

“玉兒是誰,我不認識。”我發動了車,不想去管與我無關的人是事。

“就是剛剛和我一起的女孩,你把她也要弄出來。”許媚說道。

“你這是命令?”我別過臉看著後座的許媚,冷著臉問道。不知道為什麼,雖然對方是個女孩,可我就是不舒服,她可以親許媚摸許媚,而我這老公,卻什麼也不可以做。

“那我求你,張凡,我求你把玉兒救出來好嗎?”許媚哀求著我。

她眼中的著急,在那一刻,狠狠地刺痛著我的心。我沒有想到的是,高傲的許媚竟然為了那個女孩會求人,還是求我這個她不放在眼裡的男人。

我歎了口氣,還是下了車沖進了酒吧,推開門一看,裡面的人還沒有被人發現,鄭老闆在裡面昏迷不醒,玉兒還是倒在開始的位置上,好像睡著了一樣,我抱起玉兒就用最快的速度就跑出了酒吧,此地不宜久留,把玉兒也丟在後排,我火速離開了。

當車子開到路上後,我開始害怕起來,也有些後悔,我怕那個鄭老闆會有事。要是他死了怎麼辦,萬一沒有人及時發現他,那一直流血,流多了也會死人的。

為什麼我會這麼衝動?許媚把我當一個買來的工具一樣看待,我卻看她有危險就不顧一切,我對自己的行為有些好笑,也感覺到些許的悲哀。

不一會兒,我的車開進了芙蓉苑,停好了車後,發現她們兩個已經是暈睡過去了,我檢查了一下她們,呼吸很勻稱,也沒有發燒什麼的。

原來那個鄭老闆下的不是春藥,是直接把人藥暈睡了,然後人就毫無反抗,那他就可以拍視頻和照片,許媚沒有事就好。

抱起許媚,回到家裡後,把她放在了床上,她的身子軟軟地,沒有任何的知覺,我的心裡一下說不出是個什麼滋味,那個蠢豬下的應該就是安眠藥之類的吧。

她的衣服被撕破了,看她雪白的皮膚露在外面,我在她的手上握了握,還是沒有膽子摸上她的胸部,想了想,還是把那個叫什麼玉兒的抱回來先。

玉兒和許媚是完全不同的兩個類型,如果說許媚是牡丹玫瑰的話,那玉兒就是百合和玉蘭。許媚是女王般高貴的女人,玉兒卻是小家碧玉的小清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