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宦海商戰 > 香路:微末崛起

正文 第3章 看得直流口水

書名:香路:微末崛起 作者:歸璨 本章字數:2367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11日 22:15


離開李紅梅家,陳冬生便往自家而去,自己的父親陳大寶還沒睡,獨自坐在院子裡的搖椅上,一邊吹著小風兒,一邊冒著煙,悠然自得的樣子。

“爸,又在院子裡喂蚊子呢。”

陳冬生沒好氣地說了一句,走過去替他將熏蚊子的艾草給點了起來。

他也陪著父親一起坐在凳子上,父親陳大寶突然說道:“冬生,現在你德安叔不在,你可得把自己的嘴管好了。”

陳冬生能明白他的意思,現在他只是一個小小的臨時委員,平日裡全都仰仗著村長趙德安的照顧,不然按照他這二流學校的文憑,哪兒能進了村委會。

而他這一進,可就惹了盧大偉了,按照盧大偉的意思,本來是想讓他的大侄子當這個臨時委員的,可被趙德安搶先一步安排了,盧大偉只能吃了這啞巴虧。

“我知道的爸,你放心吧。”陳冬生釋然應了一聲,因為他不喜歡和父親頂嘴,要不然兩人又得吵一晚上誰也睡不好覺了。

說完他便獨自回了屋躺上了床,他的床上雖然搭著蚊帳,可不知道用了多少年,滿是破洞,根本防不住蚊子的入侵。

閉上眼睛,陳冬生的大腦裡又不禁浮現出了剛剛在李紅梅家裡捏她胸口的場景,還有在水缸裡聽到她被盧大偉搞的咿咿呀呀叫喚的聲音。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想著這些入睡,竟然夢見了李紅梅這個騷蹄子,夢見她笑嘻嘻的爬上了自己的床,一個猛子撲到了自己的身上。

陳冬生覺得身下一熱,乍然從夢中醒來,原來只是一場夢,神奇的是,稍微挪動一下身子,竟然感覺床上有一絲涼意,伸手一摸,就和尿床了一樣,濕漉漉一大片。

無奈的一搖頭,或許是生活裡真缺個女人,該找了。

一夜無語。

第二天早上起床,陳冬生還覺得渾身無力,心裡暗想著李紅梅昨晚答應的那話,一定得找個機會把她給解決了,畢竟那是白送上門的福利,不要白不要嘛,除非是傻子才會拒絕。

只是可惜,這是自己的第一次,就這麼送給一個騷蹄子,真是可惜了!

吃早飯的功夫,陳冬生越想越覺得虧,放下碗出門的時候,突然改了主意,還是先去找張佳涵的好,畢竟那才是自己的真愛,畢生所求要將第一次給她,怎麼能如此輕易地因為李紅梅放棄?

這麼想著,他便咬咬牙,直接去往了張佳涵的家裡。

他有信心能夠將這塊兒地給張家搶過來,走路的氣勢也不禁提了起來。

卻在來到張佳涵家裡的時候,連續敲了幾下門裡邊兒都沒有回應,張佳涵和張平貴竟然都不在家,難不成是大早上下地幹活兒了?

這個可能是極大的,趁著早上涼快,許多人喜歡早起去地裡幹活兒,陳冬生撇撇嘴,這下子無奈了,不如主動去找吳二黑先替張家談談地的事兒,畢竟張佳涵最關心的也是那事兒。

當他來到吳二黑家裡的時候,他們家也是沒人回應,陳冬生不禁起了疑慮,這個點兒吳二黑應該回來了才對呀。

突然他想起來昨晚李

紅梅和盧大偉的話,極有可能是吳二黑回來去找盧大偉了,於是又轉了方向,去往了盧大偉家。

果不其然,他到了盧大偉家裡的時候,吳二黑正在他家沙發上坐著呢。

“冬生來了呀,坐下說。”盧大偉表面上笑容滿面地說道。

陳冬生禮貌性的笑了笑,實際上心底對他討厭到了極點,這個傢伙渾身脂肪,贅肉堆了一身,而且有傳言,他是因為把整個西涼溝的女人給上遍了,所以才變成現在這樣。

陳冬生是站在村長趙德安那邊兒的,對這個盧大偉自然不怎麼待見,但趙德安曾拿經驗教到過他,知彼知己方能百戰百勝,你只有對敵手瞭解的透徹了,才能好好的贏他。

無疑,這話說的是極有道理的,趙德安也是陳冬生十分欽佩的人,沒有之一。

村長趙德安和盧大偉是冤家對頭這是全村人都知道的事兒,也可以說是村裡的兩大勢力,起起伏伏,你爭我奪,但又彼此腦不出什麼大事兒來,畢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

陳冬生不管盧大偉是如何看自己的,只顧著向他交代昨晚與孫秘書見面的工作事宜,畢竟這是自己的職責所在,你若不說,還可能落得一個過失之罪,實在不值。

在他將自己知道的說完之後,便將目光轉到了吳二黑的臉上,他自然明白陳冬生的意思,點點頭道:“冬生說的不錯,後來冬生先走了,我又陪著孫秘書喝了兩杯,不過沒說什麼事兒,孫秘書最後也沒給出個肯定的話。”

“冬生,其實這件事你們向我彙報不彙報都行,畢竟我和二黑的關係村裡百姓都清楚,我若是插手,豈不是落得一個壞名聲,按你說,二黑和張平貴的事兒應該怎麼調解呢?”

盧大偉表面上是在詢問陳冬生,而實際上卻很明顯沒安好心。

陳冬生輕然一笑,擺擺手說:“盧支書你真是高看我了,我只是一個臨時委員,沒經驗沒權力的,哪兒說得上話,只想著虛心向老幹部學習經驗,提高自己罷了,這件事,我還得指著盧支書你幫我呀。”

這些話,也得益于村長趙德安,他曾經和自己說過,不管對方是敵是友,你都得懂尊卑,懂規矩,該說的話就說,不該說的話,堅決不說。

陳冬生謹記,自然說話也是小心的很。

事情最後也沒說出個結果,陳冬生隨即離去了,回去的路上,他還在想著昨晚在米缸裡躲著的時候,就應該當場推開缸蓋,站出來指出兩人的關係。

回到家裡陪著父親幹了些活兒,自家門口就有一塊兒地,正好種的涼薯全都熟了,挖出來,父親好拿到鎮上去賣錢。

午飯後,父親把東西涼薯背好,就去往了鎮上。

陳冬生躺在院子裡的樹下休息,剛剛吃完飯,困意來襲,眯著眼睛不大會兒的功夫就要睡著了。

卻在這恍惚之間,陳冬生看到了正門外熟悉的一個身影,她正彎著腰挺著大屁股在她家門口的地裡拾著東西,那薄薄的褲子,把她中間的股溝都映現了出來,看得陳冬生忍不住直淌口水。

她便是對門兒的桂英嫂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